关灯
护眼
字体:

466.他气愤,她把他当成另一个男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滑流的几夫犹如丝绸,轻轻扫过所有的神经末梢,像被托起来,飞在半空中,不着地,但是又很飘荡,很舒服,凉沁凉沁的感觉。

    程又萸虽然纤细,但是身上所有的比例都非常好,该大的大,该均匀的均匀。

    不会,两人身上衣裳尽褪,他复在她的上方,吻着她美丽的同体,听着她深浅不一的喘呼,只觉的血管要爆炸了。

    血管要爆炸不止江涤城一人,而且还有被他压在身下的程又萸,本是满脸通红的程又萸在江涤城一系列动作后,感到身体一阵空虚。

    她扭着身子,紧紧的攀住了江涤城的脖子,好像攀住了一颗大树,想吸取的更多。

    那种感觉江涤城也有,于是一直在忍,就当他在功陷程又萸的时候,听见一声,“如风。”

    他的身子顿时明显怔了一下,望着醉眼迷离的程又萸,这一刻,江涤城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同时又觉的很挫败跬。

    什么时候他也成了别的男人代替品了。

    虽然这段婚姻一开始只是各自利用,但是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突然决定假戏真做了。

    程又萸给他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舒服。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她心里存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的,这就势必他是跟一个死人对抗。

    她说她的初恋是征远,但从她的心结看,不是征远,而是那个季如风。

    可今就算她心里有那个人,又有什么用,他相信,只要他努力,他肯定能把那个季如风从她心里剔除。

    这么想着,他决定先从夺取开始,要将她心里的那个人一步一步除去。

    那么第一步就从她的身体开始。

    他继续着动作,特别是当他身子往下沉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了那一层阻挡。

    她是个货真价实的雏。

    江涤城从来没有过这一刻的开心,那是走在路上,捡到宝石的鹊跃,狂喜。

    雏,他不是没碰过,但是从没有这刻感到欢喜,庆幸。

    虽然一早就知道她是个雏,但是当他亲自证实的这刻,还是无法掩饰那股狂喜。

    不是他在意他的妻子就要多清洁,而是他觉的在茫茫人海中,捡到宝了,还是稀世珍宝。

    看似无心无肺,大大咧咧,甚至有些神经质的女子,其实她心里对什么都清楚,对什么都看的透。

    正是这样透,才能无心无肺,无欲无求,用大大咧咧来掩饰她对婚姻,对世事的失望。

    那次她跟她父亲讲电话,江涤城又怎么会看不出她对婚姻的态度,是因为受到了父亲的影响。

    母亲被那般逼死,而后父亲随后将外\\遇带回家,甚至还生了一个儿子,对这个儿子是百般宠爱,对她则是嫌弃有加,这些又怎能不叫她心寒。

    心寒婚姻的不真,所以宁愿找一个人假结婚,也不愿跟人真结婚。

    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他要坐实这段婚姻。

    程又萸被一阵疼痛刺激的张开眼睛,看见江涤城的时候,不知是惊还是痛,只是瞪着眼,眼角流下泪。

    江涤城伏下去吻掉她的泪水,在她耳旁低语。

    “萸萸,从这一刻开始,我护你。”

    不知道这话她是不是听进去了,江涤城开始他的动作,一下一下很深,深到让人动情。

    当然,这晚的程又萸动情的变成一朵漂亮的玫瑰,热情又奔放,美的让江涤城不愿结束这个夜晚。

    ————————————————————————————

    翌日,程又萸缓缓张开眼。

    醉酒后遗症便是头痛(谷欠)裂,这点程又萸有,但除了头痛之外,她还有身痛,醉酒能让身痛?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望着天花板,脑子一片浑沌。

    怎么回事?浑身会酸痛到这种程度,像是被撕裂后的感觉,又有像被大石压过?

    又因为头痛,纤细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扶上额头,可是抬手都觉的乏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