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道士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漠的笑容,他的袖袍挥动,数道白光浮现,在空中幻化成一个巨剑的样子,朝着三人砍來。

    和尚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全身灵力都灌注在胸前的那颗光滑洁白的圆珠上,随着他的灵力不断涌入圆珠,那珠子浮现在和尚的头顶,发出阵阵金光,将三人罩在其间。

    而同一时刻,东沧海手中的龟壳盾也丢了出去,一片龟壳化为四枚,在金罩外面旋转。

    嗡!一声巨响,白色巨剑斩在那龟壳上,龟壳变如同纸片一样被轻易的撕开,跌落在地。

    巨剑去势不止,一直砍到金罩上。

    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金罩和巨剑相撞的地方,忽然发出数道金色的光弧,仿佛丝线一般,将其缠绕,竟阻挡了那巨剑的斩势。

    那道士在外轻轻咦了一下,显然对于一个练气九层的和尚,祭出的护盾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符宝感到有些意外:“竟然有筑基期高僧的舍利子?”

    尽管意外,但道士并没有露出惊骇之色,他的手朝着怀里摸去,显然是想要找什么更厉害的法宝来击破和尚的护罩。

    “快!我的金罡罩顶不了多长时间!”明月心着急起来,朝着张凡说。

    张凡和东沧海互望一眼,两人同时祭出自己的宝物。

    鬼道和魂器同时呼啸着飞出金罩之外,鬼雾朝着道士涌去,其中的厉鬼张开嘴,朝着道士咬去。

    道士的眼中露出杀气,他的手在怀里一拍,一片蓝蒙蒙的光雾出现在他周身,挡住了这些厉鬼的吞噬。

    东沧海和张凡同时催动武器,张凡犹可,东沧海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灵力如同放闸的洪水一般,朝着魂器涌去,本来被道士制住的厉鬼,猛然变大数分,张开口,疯狂的吞噬者那蓝蒙蒙的光雾。

    眼看那光雾在厉鬼的吞噬下,渐渐变得暗淡,但道士一声大喝,一个蓝色的玻璃小瓶被他捏在手中,一口灌了下去。

    光雾和那白色的巨剑猛然大涨,噗的一声,和尚金罡罩就此破裂,而东沧海的魂器在半空中裂开,就此报废。

    张凡见势不妙,赶紧召回自己的鬼道,但还是慢了片刻,那道士一伸手,食指和拇指轻易就抓住了刀刃,两根手指轻轻一撮,历经数年耗费心血收集了五十个厉鬼,才炼制的鬼刀,就此被搓成了飞灰。

    三个人脸色大变,张凡当机立断,朝着一旁闪去,东沧海和张凡心意相通,他朝着张凡相反的方向逃窜,而早知不妙的和尚,也脚底抹油,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

    道士昂然而立,冷笑一声:“都去死!”

    他的脚步微抬,运起缩地术,伸出手朝着东沧海的背心抓去。

    就在道士的手碰到东沧海的背心,想要一把抓出他心脏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改变了主意,似乎舍不得杀死眼前的人一般,竟稍稍缩回了点手,只是将他的衣衫抓破,留了一个手印。

    张凡见机极快,趁机出手,无数道符箓尽数砸在那道士的后背上。

    道士回过头,面对张凡的时候,他就没有这种感觉了,毫不犹豫的出手。

    噗!

    一道血光飞溅在阅览室内,张凡用尽自己练气顶层的修为,祭出鬼符护罩,也没能挡住这犹如幽冥鬼爪一般的一抓。

    他单膝跪在地上,满头是汗,单手捂住心脏处。

    心口一阵剧烈疼痛传来,他苦练百年,才能够在刚刚那最关键的一刻,避开自己的心脏。

    但肺部受损严重,血从他的喉咙中冒出,不断的往外涌。

    “凡哥!”东沧海失声叫了出来,他冲到张凡面前,将其捞起,图书馆内已经密密麻麻尽是蛛网,道士知道自己舍不得对东沧海下杀手定然是中了某种类似*的东西,不过他也不急在这一时。

    一出手,练气十二层都不是对手,何况其它人呢?道士在这一刻,有些享受这种杀戮的快感,他大跨步的走向前去,只一瞬,就来到了和尚面前。

    道士的鬼爪再一次伸出:“轮到你了!”

    道士没有半点犹豫和怜悯,但随即,一阵剧痛传来,道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尚停留在半空中的手掌。

    手掌中间有个小洞,正汩汩的往外冒血,而他面前的和尚,嘴角带着一丝志在必得的笑,一根手指伸出,指尖泛出微微红光。

    “血钻指!!”道士忍不住低叫了一声,自己看走了眼,在这个地方,原来最危险的,是这个练气九层的和尚!

    “没错,就是梵天血钻!”和尚的手指再次一指,全身的灵力关注在指尖,那指尖泛出红色的妖异光芒,妖光绽放,竟如同一颗血莲,开在他的指尖一般。

    嗖得一声,红色妖莲化为一枚血钻,再次朝着那道士射去。

    “凡哥,梵天血钻是什么?”那和尚与道士的争斗,给了张凡和东沧海一些喘息的时间,张凡拿出自己背包里的红药水喝下,恢复气血。而东沧海则守在他身边,帮其护法。

    张凡轻轻吐出一口气,缓缓站起,他受的伤虽然重,但并未伤及要害,又在红药水的帮助下,迅速的恢复着体力。

    “那是一种秘法,它是集全身力量和所有修为,灌注在一点,犹如一颗血钻飞射一样,击穿敌人。因为这种秘术难以修炼,且必须要结丹期以上的修士才能够使出。”

    “你是说……那和尚是结丹期修士?这不可能!地球上有结丹期修士吗?”东沧海根本不敢相信。

    “当然不可能是结丹期……”张凡说,“如果是,他早就动手了,根本不需要在我们面前示弱。”

    两人说的话很自然的就传到了道士耳中,道士一开始看到血钻吓了一跳,但这个时候冷静下来倒也不再慌张。

    他再次扬手,蓝蒙蒙的光雾出现在他周围,那血莲化成的血钻刺入光幕,却根本无法再前进半点。

    和尚双手合十,朝前催动血钻,而道士的嘴角只是露出轻蔑地笑。

    他冷哼了一声,蓝蒙蒙的光幕猛然收缩,将那枚血钻包裹其中,而道士在虚空中一抓,一只巨大的鬼手浮现在天花板上,朝着和尚的头顶而来。

    就在这一刻,东沧海和张凡再次出手,两人同时丢出数道符箓,东沧海数道冰锥朝着没有防护的道士射去,而张凡则数道火球,亦跟着上。

    那道士一办身体前浮现出冰锥,而另外一半身体前,则是漫天火球。

    仿佛冰火两重天。

    道士哼了一声,大袖一挥,将所有的符箓火球冰锥尽数甩开:“去死!”

    鬼爪猛然变大,朝着三个人的头顶抓来,仿佛捏死一只蝼蚁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喘口气的和尚,从荷包里摸出了套奇怪的玉牌:“两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