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19.番外 34问她收到花幸不幸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注资平台被封,几大股东涉嫌违规交易,证监会的人明天就到吴氏调查,除非那几个大项目动工,否则吴氏的股票没有回暖的可能。还有,t市的项目都在赵市长的手里压着,剩下的几个外省项目,资金我挪用了。”

    大半夜,吴浅深把吴拥锦吵醒,就为了给他汇报这个。说他折腾出来的烂摊子收拾不了,然后还把钱给花了,现在知道找他这个老子了!

    “简直就是瞎胡闹!”

    吴拥锦穿着灰色真丝睡袍,威严的吼了一句,人在椅子上坐不住,来回在书房里踱着步。

    “玩不下去了?现在给我说有什么用?”

    看看低着头站在自己眼前的大儿子,吴拥锦开始还在犹豫吴浅深是不是又在跟自己打马虎眼,或者他的新把戏。他吼了两句都不见吴浅深撩话走人,看来、吴拥锦鹰眼一沉,晓得吴浅深应该真的遇到难题了。

    没有再数落儿子一句话,吴拥锦并不是真的对吴氏袖手旁观。国家严令五申高管不得进行短线交易,而且有两个还是跟着他打天下多年的老部下,由他出面还能有回旋的余地。

    “股市倒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实话!”

    必须搞清楚整个情况,他才好做决定。吴拥锦一只手放在桌上,目光放远,吴浅深反反复复的将钱投入然后撤回,据他猜测,他这个精明能干的儿子怎么可能应付不了这个局面。

    “原计划我注入几十亿的资金盘活股票,然后逼他们抛售,以短线交易的名义没收他们的盈利,顺便收回股份。现在注资平台被封,庞飞儿手里有10%的股份,我只能等她行动。可是、”

    吴浅深顿住话,他也为自己的决定感到不可思议。明明胜利就在眼前,他偏要说成自己无能,为什么?在经历了许多,看了太多的不择手段之后,他找到了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不像跟吴拥锦一样,一辈子守着吴氏,失去了多年的亲情等到年纪大了才想到找回来。

    他不想这样雠。

    “我和简然的伤都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吴氏还望父亲多费心!”

    从来都是喊他吴董,今天,这么多年吴拥锦这是第一次听到吴浅深喊自己父亲,他皱着眉狠狠的眨了眨湿润的眼睛,依旧是那副威严、高高在上的模样,心里却软了。吴拥锦知道吴浅深身上的伤,而简然也是,大儿子一低头,他真有些想冲到他们前面帮他们扛下一切的冲动。

    “吴氏的情况jessie明天会详细跟你汇报,放任不管对吴氏没有任何影响,如果吴董想插手,我没有任何异议!”

    开头好好的,儿子跟老子低头服个软,怎么突然又变成这幅爱管不管的臭脸,求人还有这种态度的!就那么一声父亲,怎么又喊吴董了。吴拥锦听不惯吴浅深怠慢的口吻,忍不住敲着桌子提醒儿子,在老子面前要放低姿态。

    吴浅深不屑的歪嘴一笑,不恭敬反而带了痞气。

    “我们最近会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如果瞧着不习惯,我们就不出来碍吴董的眼了!”

    “叫我吴董就别在我家里住!”

    第二声吴董,终于,吴拥锦还是被吴浅深激怒了。跑到他这里避风头,还这幅嘴脸,他还听不得他喊声自己父亲了!

    “这片土地还是我外公留下来的,我住这里不是要你同意,通知你一声,免得打了照面都不高兴!”

    没想到的是,吴浅深故意拿话噎他。

    “混账,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让老子给你擦屁股你还理直气壮了,你非要跟我抢吴氏的执行权,还把我手里的股份都骗走了!你说你,潘晓兰再怎么说也在这里当了二十几年你的继母,给她3%的股份多吗?吴若馨是你妹妹,你看看你是怎么对待她的!浅深、浅墨是你的手足你尚且心疼,若庆就能让你扔出去不管吗?”

    吴拥锦一口气说出了心里话,他最看不惯大儿子的就是对待潘晓兰和吴若馨的态度,也知自己的行为在吴浅深年幼的时候留下了阴影,可他就是不许他的儿子做事情泯灭良心。

    吴浅深丝毫没有动怒,镌刻的脸上却扬起邪恶般的笑容。

    “你该好好的跟贺伯聊聊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和浅墨都不喜欢潘晓兰和吴若馨,为什么我会拿吴若庆威胁他们?还有,吴若馨生了你的孙子,她今天骗我回思南公馆准备了一份惊喜给我,有空好好的问问你的宝贝继女!”

    在见吴拥锦之前,吴浅深想过心平气和的跟吴拥锦交代自己的安排,可是吴拥锦似乎纠结于自己骗走了他手里的股份,而症结在他介意自己没有做到对潘晓兰和吴若馨母女两人的承诺。当初,为了让吴若馨顺利的跟刘北纬结婚,他的确承诺把股份给她们母女,他反悔又怎么样!

    留给吴拥锦一个傲慢而欣长的背影,他吴浅深也有自己坚持的事情,比如,他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不要的东西就是不要了。

    这个半夜,吴拥锦气的按铃找贺东给自己送药。破天荒的要贺东给他下碗清水面,他饿了,想吃东西。

    贺东侍候吴拥锦惯了,听他吩咐一怔,但从不反驳他的要求。

    贺东再回到书房,手上的托盘里有一碗细如发丝的龙须面,还有一小碟雪菜毛豆。吴拥锦又问他要了酒和花生米,要跟他喝两杯。

    看到吴拥锦点的这几样东西,贺东突然就明白了,吴拥锦一定是想起了以前的许多事,在这幢别墅里,留下了吴拥锦很多回忆。

    ……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吴浅深推开门,走廊上的灯光刚好照到大床上。当他一眼看向简然柔美的睡容时,如漆般的眼眸中逸过宠溺的笑意。

    他的确该花时间好好的跟简然呆在一起,自从他们复合后,事情层出不穷,连坐在一起吃饭的次数都不多。

    瞄了一眼静音设置的手机,吴浅深冷漠的掠过上面的一条短消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的将手机关机。

    将伤口用不透水的胶布贴好,吴浅深简单冲了个澡,心满意足的爬上床搂住简然的细腰,两人甜蜜的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简然醒来,意外的见到吴浅深还赖在床上,开口要他起床。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捏着简然的鼻子,嘲笑她是公鸭嗓。重新将她搂到自己怀里,像哄孩子一般哄她继续睡。

    “你不上班?”

    “嗯!”鼻腔里哼着,吴浅深闭着眼睛,为了打消简然的顾虑,他又补充了一句。

    “伤口痛的厉害,养几天!”

    一听他说痛,简然在他怀里挣扎着要起来,被吴浅深紧紧的压在身下。

    “乖、别乱动,老实陪老公养几天就好了!”

    那种漫不经心的口气,让简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她仰视着吴浅深憔悴的脸色,心疼他操劳。满脑子都在盘算她该怎么给吴浅深补补,想着想着,简然捂住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反手环着吴浅深的窄腰又睡着了。

    简然是真的又睡熟了,八点钟,她翻了个身,甜甜美美的继续睡下去。

    吴浅深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服,身上带血的t恤早扔掉,他穿了件衬衫,袖口挽至手肘,看起来既干练又帅气。

    望了眼熟睡的简然,他特别交代下人不要吵到简然,让她继续睡。命人将早饭准备好,简然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上。简然问起自己,就说在后山散步。

    吴拥锦在七点一刻就出门去吴氏,这一点,没有人比他再准时。

    既然吴浅深主动将大权还给他,还给他惹了一堆的麻烦,吴拥锦去吴氏的心自然是无比着急的。

    看了一下腕表,感觉时间差不多,吴浅深驾车出门。到了市区,他找了家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

    他约了宋静,在宋静家楼下。

    五分钟后,宋静穿着家居服下来,神情看起来还算是正常,见到吴浅深手里捏的药,她也很了然。

    不啃声就将药片塞进嘴里,吴浅深比她想的周到。

    将避孕药的包装盒塞在车门的置物槽里,吴浅深开口感谢宋静。简然虽然哑了嗓子,但是能听出她表达的意思,她说宋静跟自己换了衣服,那人把宋静当成自己带走了,她则被人随便扔到郊区,她要吴浅深去救宋静。

    吴浅深并没有告诉简然思南公馆发生的事情,他淡淡的回道宋静没事,早被他派出去的人找到,已经顺利到家,这才安抚了简然。简然心思单纯,自然没想到宋静后来发生的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