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20.番外 35精虫得培养三个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席间吴浅深接了一通电话,简然觉得他脸色忽然变了,瞬间的功夫他眸色一片平静,反而倒像简然大惊小怪。

    简然想问他今天为什么不去吴氏上班,昨天他还说自己最近要处理很多公务,早上偷偷溜出去还骗她说去散步。

    对面的骗子一脸的无辜,慢条斯理的将剥出的骨髓夹到调羹里,朝她的嘴巴送过去。

    看他另一只手攥着纸巾擦手,还不忘照顾自己,简然脸上不好意思的别扭着,人已经凑近调羹缓缓张嘴紧。

    吴浅深凝了简然一眼,唇角微微上扬,收回手又开始剥另一块骨头里的骨髓,并没有忽略简然低头害羞的样子。

    虽然骨裂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简然不仅没有静养还到处跑,她嘴上没喊痛,可是吴浅深看到她小腿上的淤青就晓得她的腿经过昨天一折腾反而严重了。

    他咬了咬下颌骨,眸光闪过一抹暗色,下一秒他柔和了眼中的光,低声要简然多喝骨头汤。

    打着饱嗝,简然拍了拍胸口,表示已经喝的很饱,她捏着一块去脂的猪蹄朝吴浅深晃了晃雠。

    “我再啃块。”

    伸手将沾在简然嘴边的纸巾沫帮她摘掉,吴浅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鼓励她多吃。又问简然吃完饭想去哪里,要不要去看电影,时间还早。

    “你真的不回吴氏处理事情吗?”边啃着,简然不放心的问道。但是许久没这么被吴浅深陪着,她偷笑着问他,能不能陪自己逛街?

    秋天了,又该买新衣了。在律师所困的那两天,吴浅深忙公事,她就窝在床上睡觉,又不能睡一天,看他没有歇息的打算,她就玩手机打发时间,干看着网上花花绿绿的新衣心里也痒痒啊!

    其实,简然坐在床上发呆冥想那些衣服,小脸上充斥着购物的***,吴浅深刚好起来倒水喝刚好看到。

    人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大脑里会自动分析出什么才是对自己重要的,什么是过眼云烟。站在主卧门口的那几分钟,吴浅深就给自己起誓,如果可以后悔,他会好好的守着简然,不再让她受一点伤害。

    宠溺的拿起纸巾擦简然嘴角的油渍,吴浅深凛冽的眼眸染了笑意,略作思考的表示道。

    “我用轮椅推着你逛街,还是你自己拄拐杖?”

    简然终于肯放下啃的滋滋有味的猪蹄,她撅了一下油乎乎的嘴巴,很不满的想说吴浅深嫌弃自己,忽而她赖皮的耍赖道。

    “我拄拐杖啊,像个残疾人一样煞你的风景!帅哥又怎么样,还不是我的囊中之物,想、”

    她想说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可看到吴浅深那张帅的让人忍不住想看第二眼的脸,嘿嘿嘿的偷笑。

    “想什么、”吴浅深坏笑着,压低了嗓门。“想让老公精尽人亡!”

    “瞎扯!”

    简然受不了的翻翻白眼,继续捡起碟子里的猪蹄啃,引得吴浅深点了点她油亮的鼻尖,笑出声。

    这丫头什么时候爱吃猪蹄了,看到简然伸向下一块猪蹄的手,吴浅深煞是认真的挑了挑眉梢。

    深邃的视线朝着简然平坦的小腹移去,被注射的那晚,他跟简然做了七八次,又没采取什么措施,会不会已经怀上了?

    虽然不过十天,可简然这两天的生活习惯很反常。从不起夜的人,一晚上能起来两次,她还嚷嚷着自己临睡前喝水喝多了。睡眠似乎也多了,今天还抱着猪蹄啃的没完,以前她除了吃点里脊肉和海产,几乎不碰荤腥。

    吴浅深眸底的光轻轻滞停了一下,勾起唇角遮住刚刚一瞬闪现的无奈,收起笑容,他是不是想太多了,人的年纪大了之后,真的期盼着孩子。

    他没忘吴拥锦第一次见到浅墨儿子的表情,听贺东说,自从他把孩子抱回老宅,吴拥锦每天第一件事就是看孙子,还会跟个说不了的话的奶孩子聊天,问今天吃没吃饱、睡没睡够之类无聊的话。以他现在的心疼一想,居然能感觉到温馨,家庭对于男人来说,不就是下了班,能看到妻子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看到孩子高兴的朝自己扑过来,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

    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注射到对面、简然的身上,小女人猪蹄啃的不亦乐乎,察觉到自己在看她,抬头傻乎乎的朝他笑。

    抿唇敛下笑容,吴浅深心里感叹,当初以为自己娶了个冷漠、无趣又死倔、爱面子的女人回来,没想到简然随性起来就跟个孩子一样。

    趁着简然还没吃完的功夫,吴浅深去了趟卫生间。打电话找了个医院的人咨询,如果真的是那晚让简然受孕,以他当时的身体状况会不会对孩子产生影响,毕竟孩子生下来要对孩子一辈子负责。

    他问的人是吴拥锦的老朋友,也是吴拥锦的同学,听吴浅深这么问,郑院长很紧张的问他是不是染了那种东西。吴浅深再三解释说替朋友问的,老头才作罢,说精虫的形成需要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你现在让老婆怀孕的精虫是三个月前培养出来的,从理论上说不会遗传给孩子不好的东西

    。

    愣神的空当,郑院长哈哈大笑,说是不是有好消息了,吴董前几天升级做了姥爷,明年就能正儿八经的当爷爷了!

    吴浅深客气的说没影儿的事,忘记多嘱咐一句,让后面的惊喜没惊喜到吴拥锦。而此刻,吴拥锦正勃然大怒的命人将吴若馨带回来。

    ……

    吃完饭后,两人商量着先看电影再逛街。他执意不让简然的腿走路,这么一直抱着她,他没什么问题,可是简然已经老大的不高兴,路上的人看着她。她窝在男人怀里,还臭着一张脸的矫情模样谁瞅着都不顺眼。

    没办法,谁让他惯着她呢!

    无奈之下,吴浅深舍不得简然自己拄拐杖,带着她去保健品市场买了锂电的电动小轮椅。

    这种组合仍然引来了很多人的视线,毕竟这么一只要颜值有颜值,有金子有金子的男人站在一个残疾模样的姑娘身边,还对姑娘百依百顺的,能不招妒忌吗!

    简然承受不了压力,头脑一发热买了几件衣服就不愿意逛了,死活要回去,她负气的看着自己缠了弹性绷带的腿,等她康复了,再好好的来这里刷脸。

    回到家,吴浅深伺候她上床午睡。

    两人相拥说了一会儿话,简然蜷缩在吴浅深怀里渐渐睡着,她翻了个身,看起来睡沉了,吴浅深将毯子盖住她的手,悄步出来房间,直奔吴拥锦那里。

    在简然试衣服,他去买单的时候,吴拥锦打电话过来质问他知不知道吴若馨的事情,他知道多少。

    他冷冷的回复吴拥锦,说自己只是给他们做了dna检查,把结果告诉他。至于为什么吴若馨会生了浅墨的孩子,要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他操不了那个心。吴拥锦又追问起庞飞儿和简然是否有血亲,惹得吴浅深更加厌烦。

    所以,回来后他直接找到吴拥锦,把这些他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管他查完没查完,他也不想插手了,让吴拥锦自己做决断。

    “如果看我不顺眼,我和简然过会儿就走!”

    吴浅深的态度很强势,就像当初他突然跟吴拥锦闹翻的时候,没有一点征兆,就像某种物质积攒到一定程度,无缘由的爆发了。

    如果吴拥锦继续保持他大家长的高傲做派,大儿子不仅不会低头,反而跟他闹的更僵,何况他现在想从股份上控制吴浅深都控制不了。

    “我带着她们母女、浅墨还有孩子去国外,吴氏就留给你了!好也罢、坏也罢,你吴浅深看着办,这幢老宅子是我跟你妈妈亲手设计的,要是你愿意留着就留着,不想留着就处理了!那几个大股东我已经让他们把手上的股份交出来,依最近股市的情况他们也没挣到钱,我让他们签了转让协议,这事就这样算了。至于庞飞儿和赵市长,随你怎么应付!我离开是非之地,你可以把这些责任都推到我头上,是我跟儿子不对付,让吴氏受损连累了大家!”

    大家长吴拥锦破天荒的没有怪罪吴浅深,像处理自己身后事一般交代自己今后的去处,他仍旧是舍不得那两母女,也要一并带走,不让吴浅深为难。

    这一番话不仅没让吴浅深感动,反倒引来他的嘲讽的叫好声。

    “吴董这是以死谢罪的态度?在商场上叱咤了那么多年,你难道不明白,赵市长一纸施令,还能让我们留下什么?吴氏、还是房子?你跟上层打交道,会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