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3章 终战(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雾挤得黑气上涌,越缩越小。

    黑龙金龙互看一眼,露出无奈神色,不顾怒极的元承天尊,齐齐将他勒住,顺带也将他护住了身后。

    “登高临下失所秉,履危行险忘玄伏,你已失其道,仙界不容。”

    南鸿子掸袖一拂,无数道利剑出现,横空划出刺目光芒,生生将那一处与周围斩断灵气。

    众仙来不及反应,天幕塌陷下去一块,利剑聚拢成阵,转瞬消失。

    与此同时,狂澜飓风忽起,吹得天穹片片破碎,地脉嗡鸣做响,无不在预兆着仙界面临崩溃危机。

    “浮初小世界的裂缝合不上!”

    释沣一眼看到情势不妙。

    白雾缩回诸多黝黑裂缝里,南鸿子手掌过处,裂痕均被抚平,唯有那道狭长的缝隙,像叶片脉络自主干上延伸出分叉,此消彼长,这处合拢又有别处绽出新的缝隙。

    一来二去,这道裂痕竟生生挪出去好一段距离。

    陈禾用气运都压不住,裂缝肆无忌惮的蔓延,碰触到躁动的仙界灵气时,比之饕餮的贪婪有过之而无不及。

    “趁火打劫。”清合仙君咕哝。

    仙界遭逢不测,浮初竟然趁杆子爬上来,大有取仙界而代之的意图。

    众仙忍不住将目光移向陈禾,没有人乐意看到仙界出事,更别说原有的三千世界也将随之覆灭。

    气运在陈禾这边,倘若他动了念头,想要成为新仙界的天尊——

    南显天尊顾不上用真元压住伤势,神情难看,在他想来,陈禾必定会这么做的,这是一本万利的事情,能彻底解决元承,能回到故土,还能做真正执掌仙界的人。

    释沣是他师兄,南鸿子是他师父,姜初是被北玄天尊,谁会去阻止他?杨心岳?

    然而杨心岳不言不动,仿佛置身事外,看得众仙心急如焚,偏偏没有人敢出声。

    寒松仙君皱着眉头想说话时,姜初抬手一拦,他想这件事若要开口,还是由他来更好,以免寒松日后在陈禾面前吃苦吃亏。

    “仙界…”

    北玄天尊只说了两个字,声音就戛然而止。

    陈禾满头冷汗的问释沣:“师兄,现下如何是好?”

    南鸿子干咳一声,惹来释沣陈禾焦急的一瞥:就知道师父靠不住,最关键的事情总是要出岔子。

    跟别人不同,释沣与南鸿子半点不愁。

    浮初也许会吸干仙界重新变回去,但世间的凡人却无法承受这样大的变迁。

    仙界毁灭,浮初兴起,再分三千小世界,仙人随着裂缝进入浮初——如此一来,能够活下去的,只有眼下待在昆仑山脉附近的仙人,仙界别的地方的生灵,都会因为赶不及去浮初而跟随仙界一同毁灭。

    然后灵气倒灌浮初,形成新的天河,奔流直下。

    仙界比现在的浮初小世界大了何止万倍,浮初的天穹也不够高,天河无法在达到地面前分散消失,它将化为洪水淹没一切,同时浓郁的灵气催生无数仙灵草木。

    身体强悍的飞禽走兽能活着,其他都将爆体而亡、

    很快凶兽就会遍布整个世间,那些侥幸活下去的凡人,也会被它们当做猎物吞噬,仙人们见到的,将是一座座形同废墟的空城死镇。

    差不多的景象,陈禾曾经见过。

    ——小阳山空中火引发的浩劫,将那个喧哗热闹的大院夷为平地,烧炉子洗衣的妇人,翘首盼着镖局的人回来给麦芽糖的小孩,满嘴胡吹天南地北的汉子,全都失去了鲜活的面孔。

    佝偻着身躯的曲鸿,在不成模样的城镇走到了黑夜,始终没有发现任何生息。

    一个人身负旷世之力,举世无双难逢敌手,时常做不到的,是救他相救的人。

    凡世在陈禾眼里不是空虚无意义的事,离焰不懂的道理,陈禾明白。南鸿子还曾经对他说过,自持身份,因居高临下就失去了道心的人,一旦遇到变故,心境立刻就会失衡。

    元承天尊,就是输在这点上。

    南鸿子不觉得自己的小徒弟会犯这个毛病,比起做什么劳什子的仙界之尊,陈禾更在意怎样摆平闹事的浮初小世界,好让释沣停歇下来养伤。

    “无需紧张,为师在这里看顾个三五年,等到仙界灵气重归平静,浮初也就死心了。”南鸿子不紧不慢的说。

    “三五年?”释沣皱眉。

    “正是。”南鸿子有些好笑,调侃徒弟道,“这可是仙界覆灭的危机,牵连仙界气运的大事,哪有如此轻易,就能解决?”

    释沣正想说什么,眼角瞥见杨心岳神情,顿觉不妙:

    “且慢——”

    被唤者已经突兀地踏进裂缝蔓延的尽头。

    清合仙君也大惊:“宗主,你这是要做什么?”

    “仙界非我久居之处,如今元承天尊被困,我这个‘外人’留在这里,总会让仙界天河地脉闹出点幺蛾子。”

    杨心岳蓦地一笑:“也罢,我还是回浮初罢。”

    “宗主你在说什么?”清合仙君急了,“除了拥有气运的天尊,仙人想要回浮初小世界的唯一办法,就是历劫转世啊!宗主难道要去做凡人?”

    杨心岳神色不变:“凡人又如何,吾与浮初,合该共存亡才是。”

    清合仙君还要再劝,杨心岳道:“我意已决,想要逃脱死劫,总得付出代价。既然这是笨吞给我选的路,希望我能活着,那么无论如何,我总得走下去。”

    杨心岳摸了摸还钻在怀里不出来的吞云鲸,叹了口气对它说:“原来想把你丢在仙界,这样三世五次的,我总有能上来看你一次的时候,你失去了一切力量,仙界也不会排斥你,这里许多有趣仙器,还有灵泉,你必定能活得自在开心,但是——”

    小吞云鲸想都不想,一见杨心岳离开,立刻连滚带爬出了赤琼盅,死死抱住杨心岳的腿哀鸣,它主人只能把它揣上了。

    捏了捏肥厚的鱼尾,杨心岳暗想,要是真留下它不管,只怕姜初陈禾会被吵得头痛,最后只能将吞云鲸丢进黄泉地府等杨心岳死了之后主宠重逢。

    久留黄泉,还不如重入轮回。

    清合仙君看着吞云鲸欲言又止。

    “不必担心,纵然我们投生凡尘后分开,小吞总会找到我的。”杨心岳淡淡的说。

    见他这般,陈禾松开气运对缝隙的压制,裂痕立刻扩展到了那边,象征尘世浊气的白雾,很快吞没了杨心岳的身影。

    南鸿子借机将此方灵气全部挪开。

    猛地被“塞回”了本该有的东西,裂痕过了好一会才再次扩展,但它再也碰触不到灵气,踟蹰了下,终于合拢消失。

    风流云散,灵气狂澜也随之消退,天地间重归平静,只剩下昆仑山脉满目苍夷,破碎不堪。

    姜初松了口气,继而苦笑,这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南显天尊就没那么轻松了,他原本还想趁着混乱离开,万万没想到仙界倾覆之危,竟然就这样弥平,杨心岳简直傻透了!自寻死路!

    “事到如今,你还想走!”清合仙君怒喝一声。

    想也不行啊,南鸿子师徒三人还看着呢,清合神清气爽,数万年来都没这么扬眉吐气过!

    “道友吾等不妨改日再叙?”南显天尊这话是对着南鸿子说的。

    在他看来,陈禾不过小辈,姜初又重伤,唯有南鸿子深浅不知,令他分外忌惮。

    南鸿子打了个哈哈:“贫道有徒弟,万事不费心。”

    陈禾看释沣,结果发现所有人包括南显天尊在内都在看自己,顿生不快。

    “天尊还是留下来做个交代吧。”陈禾说得简单,语气却不是那么回事。

    “你待如何?”南显天尊瞟了废墟里爬出来的众仙一眼,他的意思很明显,两位天尊决出生死,败亡的那个想要拖这些仙人垫背,一点都不难。

    这种损失,南显天尊料定对手不愿意付。

    经过方才那番波折,还活着的仙人已经不多了。要是姜初,只能忍怒让人离开,等休养生息过个几千年再找南显天尊算账,反正己方已经有了两位天尊,南鸿子实力比天尊还不好说。

    先封元承天尊,又弥平灵气乱流,南鸿子只怕也是强弩之末,陈禾也受伤不轻,姜初自恃自己更是险些丢命,眼一闭,就想代陈禾应允放走南显天尊。

    孰料陈禾抢先了一步。

    “天尊的事情先不提,将这位仙君留下吧。”

    他指的正是季仙君,后者神色大变。

    “毁北玄阵法,可杀!”寒松仙君冷冷说,季仙君最先破坏阵眼的事情,他看得清清楚楚。

    “可以。”南显天尊眼都不眨,他这次事做得过了,对方想必满心怒火,没有足够的代价,是不会甘心的。

    季仙君面如死灰,急忙找赵微阳,结果遍寻不着,只能当赵微阳真的在混战里死了。

    寒松清合仙君看死人一般的目光,还有南显天尊瞥来的一眼,让季仙君恍然醒悟,想要逃脱,只能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了。

    逃得快,还是有希望!

    身影急转,迅若闪电。

    季仙君忽感面前灼浪扑袭,慌忙避开,待看见陈禾时,心里隐藏许久的恶念也冒了出来,怒喝横过血银杵就是一击。

    “嗯?”陈禾察觉到这件仙器的异样。

    以自身精血抽骨揉筋重重炼制而出的仙器?这可罕见了,简直是拿自己当法器材料用,仙人们很少这样“自残”,除非本相是凶兽什么的,物尽其用。

    季仙君拼命了,受灵气激荡,陈禾原本内腑受到的伤势,让他嘴角沁出血丝。

    误以为是自己能耐的季仙君大喜,哈哈大笑:“陈禾,你想不到吧!师父与我,都与你有深仇大恨,就是为了今日——”

    声音忽止,释沣从后击断了季仙君的颈骨,余势不断震荡,引起灵气共鸣,季仙君周身骨骸寸寸断裂。

    一个拼命吸纳天河灵石修炼出来的仙君,底子本来就差,才会被释沣败得这么轻易。

    季仙君跌坠下去,眼睛盯着抓住了他法宝的陈禾,脸上依旧满是快意。

    “出来!”南鸿子拂尘一扬,硬生生从废墟里拽出一个人,摔在空地上。

    季仙君瞪大眼睛,发现那人正是赵微阳,没有伤痕,好端端的,显然先前是躲藏在那里。

    “躲得还成,但想要瞒过贫道的眼睛,如今只怕不行。”南鸿子微哂,目光所及,万物万灵的变化都尽收眼底,亦能随心所欲的让灵气调换。

    赵微阳再擅长藏匿之术,他是仙人,总还是活着的,跟尸体差别很大。

    “是你,赵微阳!”天衍道人带着师兄驾云过来了。

    这可真是帮了释沣的大忙,因为他对赵微阳到底长什么样没印象。

    陈禾倒是在黄泉撞见了赵微阳一回,但有黄泉迷雾,而且神魂跟仙人的相貌还是有点差别的,在赵微阳刻意收敛气息的情况下,只要不打照面,还真的会将对方忽略过去。

    赵微阳紧紧盯着陈禾拿着血银杵的手,眼底是掩藏不住的疑惑。

    “让我想想,你这般模样该不会是——”陈禾就像想了什么,忽地展颜一笑,掂了掂手里的法器,骤然发力,穿透法器自身的符箓,将它捏得弯曲变形。

    “这,这不可能!”季仙君在半空中一口血接一口血的喷。

    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