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3章 终战(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sp;赵微阳也瞪大了眼睛。

    “师父,你说过,你说过…”季仙君慌乱失措,语无伦次。

    众仙不明所以,面面相觑,南显天尊眉头紧皱。

    “他说过什么?说过你这样炼制仙器,然后好好修炼,总有一天可以报仇雪恨,你本该是官宦子弟,结果家破人亡,父亲坠下马车而死,尸首却又不见了,其实是被人伪造了死亡景象,他跟你的姐姐一起被人掳走,父族也无法收留你,早在你出生不久后,老宅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叔婶堂兄都死得干净,连产业都被宗族其他人瓜分了?”

    季仙君眼珠子都快瞪掉了,赵微阳好像明白了什么,失魂落魄的自言自语:“陷阱,原来这是你故意留下的陷阱。”

    陈禾漫不经心的说:“为了让你这位疑心病重的师父放心,你后来的事情,我完全没有过问,凡人嘛,我不放在眼里也是寻常,谁会想到陈郡守还偷偷生了个儿子呢,这事连他的下属都不太清楚,外人哪里知道。”

    季仙君,不,是陈季满眼惊愕。

    他还没蠢到家,赵微阳也没瞒过他跟陈禾有仇的事情,事实上赵微阳正是用这幌子说是特意寻过来,收他为徒的。

    赵微阳的本事,就是没说一句谎言,但却把陈季利用得彻彻底底。

    “修士很少记挂凡尘,为了让你的仇恨更深一点,想必除了陈家财产被恶仆抢走这种意料之中的事外,你还遭遇了颇多欺凌,最终在快冻死饿死被打死的时候,你的师父恰好出现。”陈禾慢吞吞的说。

    傻子也听出不对了,陈季摔落在地,重伤在身都顾不得,死死盯着赵微阳。

    赵微阳知道大势已去,一反常态,干脆的说:“不错,杀了你母亲,让你们在雪天无家可归,连乞讨都被殴打抢夺,都是我想方设法让你遭的难,事发之时你半懂不懂的年纪,有你母亲念叨,在泥泞里挣扎,你总会记得曾经的好日子,都是怎么丢掉的。”

    陈季眼前一黑,他还是不敢相信,赵微阳事事为他,尽心尽力,连讨好南显天尊,都是因为赵微阳出身聚合派,算起来跟南合宗还有点关系,出谋划策,让他提升修为,如果这样的人都是居心叵测——

    “哈哈哈,原来你就是要把我‘炼’成利刃,对付陈禾?”

    他一边狂笑一边吐血,恨恨道:“那我这个杀手锏,怎么就不好使了呢?”

    赵微阳看着陈禾,他想到了问题症结所在:“难道他与你并无血亲关联,那件仙器上的禁制杀着,绝无差错…不不,我验过他与其母的亲缘血脉,他没有被换过。”

    “他并不是陈郡守的儿子。”陈禾冷冷说。

    “不可能!”赵微阳不敢置信,一个凡女是不可能在法术面前隐瞒任何东西,陈郡守的小妾偷没偷人,对她自己来说这事还不大?

    “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陈禾自己也觉得很巧,当年发现陈季不是他亲弟弟后,就查了一番,又悄悄将所有证据涅灭了,“陈郡守一日闷闷不乐,跟他小妾喝得大醉,一个跟小妾相熟的管事悄悄来寻,他平日给那女子寻药揽钱的,暗中做了很多恶事,本就是不怀好意,也熟知后宅路径,见此机会就下了手,再把烂醉的陈郡守拉上床榻,作假一番,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赵微阳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这般龌蹉的凡人坑了。

    “你故意装作不知,留下陈季,就是为了…对付我?”赵微阳也想吐血。

    “你确实有点能耐,恰好陈季根骨也不错。”陈禾点了点头,似笑非笑,“我估摸着不到有十足把握的时候,你不会再轻易现身,总要给你找点事做做。”

    赵微阳真吐血了,他在人间藏匿不出,教陈季也非常用心,飞升后他先是投效禹仙君,百般努力,都是为徒弟铺路,争抢资源,坑害他人,这才能让陈季成仙后,一帆风顺,得南显天尊看重,更借天河灵石之助成了仙君,赵微阳自己反倒因为复仇心切,心结不解,始终是罗天上仙。

    一千年,整整一千年的工夫。

    赵微阳恍惚间想起伏烈云,赤霞宗的飞升者,也是因为在人间时被离焰尊者坑得去挖了大雪山北玄派遗迹,以为那是什么好东西,成仙后还带着,结果被寒松仙君撵出了昆仑。

    离焰兴致一来想要坑人,就是能隔着仙凡天堑,让伏烈云成为丧家之犬。

    最可怕的是,其实陈禾什么都没做,贪心不足挖东西是伏烈云自己去的,看中陈季想用血脉禁制对付陈禾,是赵微阳自己的主意。

    聚合派本来就擅长血脉咒术符箓,被赵微阳多年苦苦修改,威力越发强大,赵微阳心里最笃定的是——命数天定,注定陈禾要在血亲这里遭劫,陈家都是凡人威胁不到陈禾,但是等陈季成仙,这就不同了!

    “当年的小孩子长成什么样,我认不出,真是不巧啊。”陈禾语气里满是早知道这个仙君就是陈季,他就不计较破坏北玄阵法的意味,他还不忘责怪南鸿子,“师父你手太快,抓了人出来,不然没准过个几百几千年的,成了天尊之后再让赵上仙信心满满谋划了来一场□□,好歹还是个乐子。”

    赵微阳气得浑身发抖。

    随着陈禾实力增长,他给陈季定下的目标节节攀升,原来以为仙君的境界已经足够了,没想到……

    季仙君怒吼一声,真元迸发成利刃,贯穿了神智恍惚的赵微阳眉心。

    不知是惋惜这场戏落幕太快,还是遗憾赵微阳最终的下场,陈禾摇摇头,一手捏碎了半毁的血银杵。

    本命仙器被毁,陈季翻滚在地,眼看是没救了。

    南显天尊神色复杂,再次估量起陈禾来,而其他仙人已满眼畏惧。

    “拖了这么久,天尊怕是急了?我只与天尊过一招,于我属下以及死在这里的仙人有个交代。”

    紫气凝弓,青火成弦,手指扣住,陈禾说得轻描淡写,并不像要赌上生死的样子。

    南显天尊一愣,他身上虽有伤,但比陈禾轻多了,只是刚才小世界裂缝出现时造成的影响,陈禾先截断天河又遇撼劫元刃,更是被元承天尊驱散了焚心仙火,差点反噬重创,十分实力现在留有半分就不错了。

    一个新晋的天尊,难不成他会害怕?

    “怎样的一招?”即便如此,南显天尊也没大意。

    “只是一箭,天尊接下后就可离开。”

    话说到这个份上,南显天尊只能答应,不然他走的时候,陈禾照样可以在背后放冷箭。

    众仙屏息,陈禾甚至没多等,既无惊天气势,也没有什么骇人的动静,只是眯起眼睛,随随便便的一松手,弓弦轻响,利箭发出。

    南显天尊凝神以对,他忽然看到紫弓扭曲起来。

    从真元到神魂都似被禁锢起来,不能动弹分毫,南显天尊大惊,难道是浮初气运压制出身浮初的他?但是不应该,要做到这种程度,陈禾至少要成为天尊几万年,在实力上与自己差不多才行。

    南显天尊勉强定神,再也顾不得面子,一连扔出十几件护身法宝,都是不需真元催动的,可见他甚珍己命,做好了万全准备。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箭,不容分说,接连穿透三件法器,分毫不损。

    “此为何物?”南显天尊慌了。

    元承只是觉得棘手,他面对的却是真真切切的死之威胁。

    第八件法宝破碎时,南显天尊已经连跌带退的闪避出去将近千余丈。

    就在他感到不成,准备硬接一箭时,箭风临身,南显天尊骇然,淬炼多年的仙体只怕也挡不住这种锐气,利箭后面还跟着一股让他无法抵挡的威压,来自浮初气运。

    众仙傻眼的看着南显天尊中箭栽倒。

    “多年前,教我开弓用箭的前辈说,弓为道,箭为执念。”陈禾冷冷看他,“我的箭,就是我的执念,世间胜我者有,能破解我执念的不会有,元承劈不断,你也不能,连天道也曾败在其下。”

    说着身体摇晃了一下。

    “师弟?”释沣见势不妙,一手接住陈禾。

    青火散,紫气溃。

    这与之前与元承天尊对战时失弓不对,寒松清合两位仙君同时感到气运被彻底瓦解了,是陈禾强行所为,他们震惊不已。

    气运失了,就会像姜初那样遭到小世界反噬!难道陈禾不要命了?

    “你这是做什么?”释沣怒极。

    南鸿子瞅了一眼,按住释沣劝慰:“哎哎,没事,浮初气运又不全在小徒弟身上。”要教训师弟回去再说,大庭广众之下较什么真!

    “不耗尽气运,岂能这般轻易杀死南显天尊?”陈禾低声说。

    “就为了杀他?”释沣气极反笑。

    清合仙君虽恨南显,但是为了杀他,赔上一个天尊的境界,他同样感到这事不值,正想说什么,被寒松仙君一瞪,只好悻悻闭嘴。

    “留之终成后患,师父与我不惧,但我还有师兄,师父还有师祖……”陈禾朝赤玄真人那边一瞄,意思很明显。

    他与释沣还有故旧,陈禾也有在仙界的下属,多年之后再跟南显天尊打一仗,哪怕是必胜的,总是会有他们不乐意失去的人死去。

    “那也不用——”

    “师父不能出手,他镇着仙界乱流呢。”陈禾提醒,要是一动手,遭殃的就是整个仙界。

    释沣回头,南鸿子仰头看天,装作自己不存在。

    “师兄不要生气,这气运原本就不该是我的。”陈禾坦然说,“如今用完了,原主不能讨债,还不算赚?”

    释沣默默想地府的詹元秋,方才大概浑身不适,整个鬼都不太好的样子吧……

    无人注意从季仙君袖里滚出的一颗魂珠,寒松仙君扶着姜初上前时,不慎将它踩烂了,地面到处是废墟,到处瓦砾。

    南鸿子看了那个方向一眼,因为气息太微小,似是破碎的魂魄彻底消散,于是他也没在意。

    “师父,浣剑…元承的伴生仙器呢?”

    “也封在里面。”南鸿子不以为然的说,“但是它们分出了两个魂魄,只要有一个在里面负责被枷锁封住,另外一个溜出来逛几圈还是做得到的,因与仙界息息相关。即使不能动用灵力,也杀不死他们。”

    说话间,师徒三人也自半空落到仙宫废墟上。

    “胡闹!”姜初板着脸,却又绷不住,转为一声叹息,“我重伤在身,北玄天尊的名号传给你,并无不可,现在如何是好?”

    他受伤太重,没千年都养不好。

    众仙齐齐看南鸿子,后者一惊,当年一个大雪山他都待不住,做天尊?开玩笑!

    “贫道只是一个玄仙!”

    南鸿子见众仙一脸古怪,立刻改口:“贫道已经感悟大道,合身天道了。”说着身影立刻似幻象般消失,抓都抓不住。

    姜初:……

    陈禾只好把释沣卖了:“我还有师兄,师兄没有不会的事。”

    释沣:……

    站在废墟上的仙人怅然若失,他们知道,整个仙界,从这一天开始彻底变了。

    且说南鸿子胡言乱语逃走后,匆匆赶到昆仑山脉外,找到了焦急不堪的罗波真人以及躺在那里装死的胖墩。

    石中火很不高兴,都是主人胡乱修炼什么火,刚才差点牵连到它!哼!

    “怎么样?”罗波真人看不到那么远的情况。

    “都走了,元承天尊跟伴生仙器闭关,南显天尊也没力折腾了。”

    死人还有个什么能耐折腾?

    南鸿子随口说完,拎起胖墩就走,再顺手发个神念传讯,让释沣来接罗波真人。

    “告诉他们不用来找,贫道要带着小徒弟家的火,让这胖墩苦修棋艺成为世间第一,游历仙界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