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章 立后(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皇城外黑漆漆的一团夜,已是戌时一更。大街上空无一人,雾气又大,静悄悄的夜晚只听得见马车的车轮在青石板上辘辘而响。

    刘子毓坐在马车上,闭目靠在车壁养着神,柔止看着他,疑惑的目光时不时在他脸上投射着,刘子毓始终没有说话,终于,随着“嘶”的一声马鸣,马车到了一个地方时,他赫然睁开了眼,说了声“到了”,然后一掀帘子,拉着她跳下了马车。

    白墙黛瓦,碧竹掩映,一座典雅古朴的宅子很快映入柔止眼帘。柔止一怔,还没来得及细细分辨那泥金匾额所书的两个大字,手已经被用力一握,刘子毓拉着她拾步上了府门的台阶。

    “请问……您二位是?”

    随着一阵房门的轻叩声,门开了,一个穿着银鼠夹袍的老仆睡眼惺忪地看看刘子毓、又看看柔止,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刘子毓随手取下腕上的一串双桃碧玺数珠,淡淡递给了他:“你将此物交给你家老爷,他看了自然知道我是谁?”

    仆从先是一愣,然后目光触及手中的珠串时,吃惊地望了刘子毓一眼,想了想,急忙点头哈腰说了声“是是是,我这就去”,便转过身飞快跑了。

    柔止看着仆人的背影,转过脸不解地问:“都这么晚了,皇上,您把我带到这儿,到底是……?”

    刘子毓侧目看了她一眼,半晌,才摇头轻叹一声:“纪怀远这个老匹夫,脾气出了名的又倔又臭,软硬不吃,所以这次能不能顺利,朕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柔止听他如此一说,急忙抬头望去,却见头上两盏写着“纪府”的红灯笼正赫然醒目地垂在屋檐下……她暗暗一惊,倒也不去疑惑刘子毓为何带她往这里来,只是心下暗忖,偌大的一个府宅,又是姓纪,想必是当朝顾命大臣纪怀远纪大人的府邸了?纪怀远这个人她早就听说过,除了是刘子毓太子期间“三顾茅庐”将他请回朝以外,曾经在童年时期也听自己的爹爹提起过。

    那个时候,明万两党专政,纪怀远因为被先帝不容,因此自请田园,躬耕为农。而好巧不巧的是,她的爹爹薛定之,恰好就是这个纪怀远的爱徒门生……

    她就这么望着那盏灯笼怔怔想着,也不知想了多久,直到院门内一阵脚步声匆忙杂沓响起,一道苍老而肃然的声音陡然钻入耳膜——

    “臣接驾来迟,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柔止回头一看,却是一名身穿绯色官服的老者率着众多家眷和仆从浩浩荡荡迎了出来。夜色漆黑,乌压压一群人跪了满院都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齐齐整整的场面,好不气势壮观。

    刘子毓理理衣袖,负手笑道:“朕今日出宫微服私访,绕了大半条街,没想到走着走着突然路过贵府,爱卿,朕能到你府上讨杯茶喝吗?”

    大半夜?微服私访?还只是路过?

    听到这里,颗颗冷汗一下从纪怀远背心冒了出来,无事不登三宝殿,半夜三更的,这个皇帝,到底要搞什么明堂?

    “臣简舍寒门,若能有幸得圣尊亲临一次,是臣与家眷们三生所修之福,陛下若不嫌弃,还请圣驾速速移步府内,以免夜风寒凉,伤了陛下的御体。”

    尽管紧张无比,面上倒也镇定平静,刘子毓微勾着嘴角淡淡瞟了他一眼,便也不再说什么,只倒背着两手,步履闲雅地朝里面的垂花门走去。

    和历来出将入相的官员比起,纪府这宅子也不算奢侈阔气,三进式的庭院,花是花,树是树,倒也布局得十分雅致。不过,皇帝突然驾临,阖府上下虽然一片惶惑紧张,煮茶的煮茶,焚香的焚香,扫榻接迎,倒也忙而不乱,从这点上来说,却也颇显内阁大臣家宅的气势和风范。

    刘子毓在正堂的花厅闲闲适适坐了,纪怀远忙从夫人手中取过托盘,恭恭敬敬奉上一杯碧螺春:“臣自知陛下金口甚细,如此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