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刘子毓胸口泛起阵阵酸楚和苦涩,孩子,大概这世上再没人比得上他对这两个字的渴望了!皇位继承是一回事,传宗接代又是一回事儿,一个男人,如果能将自己的血脉通过心爱女人延续下去,这种感觉,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呢?

    深黑的瞳仁也渐渐蒙上一层迷离的雾汽来,他重又埋下头,温热的嘴唇吻吮着她的唇瓣,辗转厮磨,通过唇齿的缝隙将舌尖轻轻挤进去,温温润润的,仿佛春风化解细雨,“果儿……”他唤她,声音缠绵得几乎呢喃:“我们会有孩子的,一定会有的,朕是皇帝,就算寻遍天下名医,无论花多少代价,朕都会想办法……”

    他会想办法的,只要她想要,哪怕付出一切代价,他都会给她,……都会!

    光阴走得很快,展眼又是来年的二月初春了。

    太医院的医官换了一批又一批,所谓的民间圣手召进一个又一个,然而,一个在常人眼里小得不能再小的心愿,实现起来却是难如登天:

    “禀陛下,根据娘娘的脉象和形容来看,娘娘所患的应该是‘癥瘕’之症。”

    “癥瘕?”

    “是的,患有这种病症的女子莫说不能生育,而且即使勉强有了生育,都会……都会……”

    “都会怎么样?”

    他只听见“有了生育”四个字,霎时,一丝希望的火苗就要在心中点燃起来,然而,这点希望不过一瞬的功夫,瞬间又被熄灭了下去:

    “回陛下,即使娘娘勉强有孕,也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所以,草民不但不能给娘娘开助孕的方子,而且还应该用‘避子汤’为娘娘免其妊娠的可能。”

    “什么?你说什么?避子汤?!”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响过头顶,刘子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名德高望重的民间大夫表情为难,战战兢兢低下头又解释一遍。刘子毓手支着额头,再也没有问下去的力量,他淡淡说了声“你们都退下吧”,然后满脸疲色地顺着雕龙宝椅坐下来。

    窗外,美丽的杜鹃花开得如火如荼,那灼灼的颜色,似要将整个宫楼殿宇烧起来。刘子毓一动不动坐在御案前,卷帘的微风轻掠过他如墨的鬓发,他对着窗,看着外面的杜鹃花,看着看着,深邃的眸子渐渐浮出一抹惶骇和恐惧——

    “刘子毓!你这个畜生!断子绝孙的狗皇帝!你今日所干的种种恶事,有朝一日总会报应到你这辈子最在意的人身上!……刘子毓,你等着瞧,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断子绝孙的狗皇帝!你今日所干的种种恶事,有朝一日总会报应到你这辈子最在意的人身上……”

    “断子绝孙的狗皇帝……最在意的人身上……”

    那是张被鲜血染污的老脸,恶毒狠辣的诅咒一声声从他嘴里吐出来,仿佛世间最尖锐的一把利器,刘子毓心口一窒,忙用手揪紧着胸口衣领,直觉一种不详的预感瞬间笼罩他头上。

    清明到了,断断续续的雨水从天上落到瓦檐,从瓦檐落到台阶,点点滴滴的,就像人的心情,总是烦烦闷闷的下个没完没了。

    采薇病了,这一病就是好几个月,身子每况愈下,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这天,料理完内廷的一干杂事,皇后柔止撑着伞,照例带着一些滋补用品去看她。

    “奴婢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病榻上的采薇半靠在软垫锦枕上,乌黑的青丝打散了披在胸前,她面色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仿佛已经说不上几句话来,两名宫女正守在她的床榻边,一个在旁边为她擦拭嘴角,一个拿着银匙为她喂着药,两人见了柔止,赶紧放下手中东西齐齐跪拜。

    “都平身吧。”柔止微笑走了过去,从一名宫女手里轻接过药碗,说了声“本宫来吧”,随即坐在床沿的绣墩上,开始悉心帮她喂起药来。

    采薇半阖着睫毛,见了是她,不仅不领情,还将头一偏,一抹厌恶的神色从脸上浮了开来。

    柔止端着药碗的手僵了僵,虽然有些尴尬,仍旧低头一笑,用银匙舀起一勺汤药吹了吹,转首送往采薇身前:“良药苦口,你不喝怎么能行呢?来,再不喝可就凉了。”

    她的语言温柔含笑,一如多年两个人的相处,然而采薇仍旧没有吭声,闭着眼睛,木偶般一张消瘦的脸颊,仿佛对人世间再无留恋可想。

    柔止叹了口气,也不再逼她,只轻轻放下手中药碗,从绣墩上站起身,怅然叹道:“采薇,不管你心里对我有多少解不开的恨,但我希望你还是好好生活下去,人这辈子,能够活着已是相当不容易的,不要拿自己的生命来赌气,你是个聪明人,岂有这个也参不透的道理?”

    采薇仍旧没有说话,柔止无奈,只得转过身朝宫婢吩咐几句,“你们要好好照顾太妃娘娘,若有什么事,尽管到凤仪宫回报一声。”宫婢们应声说“是”,柔止摇了摇头,转身又朝采薇说了声:“你多放宽心,好生养着,我改天再来看你。”撩开身前一道珠帘,终是走了出去。

    外面春光依然明媚,明净的蓝天一片琉璃之色,柔止若有所思望望四周,正要步下台阶,忽然,暖阁里一道女音终于冰冰冷冷传出:“是啊,活着已是不容易,所以他死了,你们现在也总算可以安心了。”

    柔止身子一僵,整个人如木偶般呆住不动。

    屋里的采薇浅浅勾起嘴角,眼望着头上的帐顶又冷冷笑道:“为了得到你,那个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好了,你也终于当上皇后了,薛柔止,”她顿了顿,又道:“你觉得今天所得来的一切,你安心吗?曾经救过你、帮过你多次的明大人,你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明大人,最后,他死了,死在你的手下,薛柔止,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个人只要将这事儿瞒着你,你就可以踏踏实实一辈子?安安稳稳做一辈子的皇后?”

    “……薛柔止,你回答我,你能安心吗?”

    仿佛还嫌不够憎恁,她又加重语气特别补充一句,幽幽怨怨的质问,仿佛聚集她全身所有的力气。柔止久久站在廊檐下,嘴唇发白,手脚凉了,意识被抽空,混混沌沌的空气中,唯有缠在臂上的画帛在风中不停吹卷着,吹卷着,吹到她的脸颊,吹到她的额头上,那感觉,冰冰的,凉凉的,仿佛又是多年前那个下雪的早晨,她头发上沾着几点雪沫星子,明瑟撑着一把油伞朝她走过来,走在雪桥上,然后如兄长般朝她展眉一笑,叫她一声:“薛内人——”

    柔止的心剧烈跳了一下,正要转过身拔脚就逃,然而,无力的双足还没迈开一步,里面吃吃一声冷笑,她又听采薇喃喃问道:“十多年前,你们家爹娘是怎么死的,想必……你忘了吧?”

    柔止嘴唇掣动一下,四肢越来越冷,越来越凉,仿佛一层冰壳子包裹在自己身上。采薇幽幽一笑,又道:“十多年前,永和宫的万贵妃为了秘密杀死前往西郊守陵的三皇子,不惜派遣几名杀手一路跟随,当时,雨下得很大,又恰逢路桥坍塌,三皇子为了歇脚,最后在一户姓薛的人家住下来……呵,他倒是住下来了,却没想到会害得别人家破人亡,那对薛氏夫妇也做了他的替死鬼,啧啧,皇后娘娘,这件事儿,想必他也没有胆量告诉你是吧?…………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柔止终于再也不想听下去,耳边乱嗡嗡地,正要用双手去捂住它,然而,还没来得及伸出手,里面声音又断断续续吁了起来:“‘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吁……皇……皇后娘娘,”她的声音渐渐有些吃力,给人一种努力含恨而又续不上气的感觉:“你说……你说,面对这么一个……一个弑父……弑父亡母的仇人,你说,你……你……”

    柔止手捂着耳朵,转过身掉头就走,然而,脚刚走了两步,突然,里面“砰”的一声,什么东西打碎在地,紧接着,屋里传来宫女们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太妃娘娘!太妃娘娘——!!”

    明媚的春光瞬间黯淡了下去,柔止收缩着瞳仁,一步一步回到暖阁的时候,她虚晃着眼,只见一股股暗红的血液正从采薇的嘴角不停流出来,从下颔流到雪白的绉纱中单,就像怎么流也流不完似地……几名宫女掐的掐人中,叫的叫太医,急的急,哭的哭,忙忙乱乱的,仿佛偌大的殿阁,只有柔止一个人与世隔绝似地失魂落魄杵在那儿。

    “太妃娘娘,太妃娘娘……”

    几名宫女还在哭,柔止轻轻地伸出手,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然而,干哑的喉咙还没发出一个声音,突然,胸口发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