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八章 困龙离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赵云突然这般剖明心迹,孟小满一时间很有些回不过神来。

    须知她素日待赵云并不亲近,生怕露出马脚,又兼她早知赵云心中志向,自听出刘协的心思,竟丝毫不敢奢望赵云肯继续留在曹军之中。如今赵云一句“士为知己者死”,更主动愿意远离天子回去搬兵,直叫孟小满心底有种意外之喜的感觉。

    多亏赵云提到韩暹,才算叫孟小满找回了理智。“那韩暹竟如此大胆,敢闯入天子帐中?”

    “正是,看羽林卫的模样,此举似已寻常。韩暹称主公进洛阳之时曾失礼于他,故而要到陛下面前评理。陛下无奈,便将封赏主公之事暂且搁下不提,以安其心。”

    “大胆韩暹,护卫不力,竟还敢嫉贤妒能!”孟小满紧皱眉头,恼火的怒骂了一句,心里却为刘协的所作所为暗叹不已。想来刘协是见曹军眼下人少势弱,才向韩暹服软。难怪赵云愿意留在自己麾下,这少年天子为人如此凉薄,不辨忠奸,目光短浅,岂是值得天下英雄效死之辈?

    “韩暹此人,不可轻饶。”听孟小满提到韩暹,赵云面沉似水,也不多说,只说了这一句。

    听赵云这话,孟小满不免更加诧异。若论起来,赵云是曹军众将之中公认脾气最好的一个,虽然上阵杀敌勇猛无匹,下了战场却从不见他和人动气,今日说起韩暹这般神色,实是罕见。须知韩暹官拜大将军,位比三公,细论起来,就是直呼其名,都算是无礼了,何况这般敌视语气?

    孟小满虽不知原委,却也猜到必是韩暹当时惹恼了赵云,暗暗称奇,不禁好言宽慰了几句:“韩暹此贼不足惧,待迎还天子,自有机会同他算账。既如此,就辛苦子龙前往酸枣,请元让率兵前来吧!”

    “是!”

    反正搬兵之事也在她与董昭的计划之中,如今赵云主动请缨,孟小满巴不得赶快把他打发到刘协看不见的地方去呢!只不过,孟小满虽然猜到韩暹惹恼了赵云,却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自己的缘故。

    原来韩暹在天子面前岂止不满,更对孟小满大肆诋毁。常言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身为曹将,赵云如何不怒?这事儿也亏了是叫赵云撞见,若是叫高顺、典韦听到韩暹这番话,非当场把韩暹的脑袋拧下来不可——须知就是郭嘉待小满的态度,高顺还嫌不够恭敬,更何况韩暹这厮还在天子面前出言毁谤?

    就是赵云的脾气好,也因这韩暹动了真火,不然以他一向持重听命的脾气,哪会自作主张要回去搬兵?只是赵云自忖一来不便搬弄口舌是非,二来也不欲炫耀自己护主之心,故不多提罢了,否则若孟小满知道这其中内情,怕是今夜做梦也能笑醒。

    赵云头一日在众人面前立下大功,第二日就不见踪影,他这一走,自然引起许多有心人的注意。

    譬如兵力最弱的董承,便猜出孟小满已是看准了现在的局势,派亲信回兖州搬兵,但他仗着女儿嫁给了皇帝,倒也不惧。而韩暹则以为自己三言两语就吓得皇帝和孟小满都服了软,才支开自己看不顺眼的赵云。

    而最在意此事的,莫过于天子刘协了。他昨日被韩暹所迫,当着赵云大失天子颜面,心中正觉不安,也无颜面对孟小满,如今听说赵云离开洛阳,不免松了口气。刘协自登基为帝,惯以天子身份为依仗,故而并不思赵云仍会甘为孟小满所用,只以为赵云是知情识趣,心里益发看重赵云,孟小满倒要退而其次了。

    如此一来,孟小满虽然甫一到洛阳就立下如此大功,却未见半分封赏,反受了天子冷落。杨奉救驾后虽得了个安宁侯的爵位,但听说此事,仍觉有些同病相怜,暗暗打点行囊,打算离开洛阳。韩暹听到这些风声好不得意,十分难得的顺着皇帝的意思整修宫殿去了。

    他们哪知道,孟小满巴不得刘协不来纠缠赵云之事。皇帝既未相召,她无事便到各位公卿处依礼拜会一番,落得自在。也多亏如此,太尉杨彪才知道李乐劫驾之事。

    这杨彪出身弘农杨氏,家世显赫,自其曾祖杨震而至杨彪本人皆为太尉,四世三公,人望威信均非寻常。他对汉室忠心耿耿,甚为刘协倚重。若非他出谋划策,刘协也难寻机返回洛阳。

    只是杨彪一路上担惊受怕、风餐露宿,甫一到洛阳便卧病在床。韩暹、董承皆知自己有失职之过,以至于这么大的事情,竟瞒过了病中的杨彪。

    等送走了孟小满,杨彪再命人四下一打听,才知道这几日出了什么事。他也顾不上自己还未痊愈,一大早就匆匆忙忙赶到刘协面前,谏道:“曹孟德奉旨前来护驾,率兵及时赶到,才将陛下从那李乐手中救回,此乃大功一件,陛下理当重赏,且如今又正是用人之际,怎可冷落忠良?”

    “这……”刘协就是再信任杨彪,也没脸对他说自己是被韩暹威势所慑,自觉无颜面对孟小满,只好含糊带过,反将事情推到孟小满身上。“曹孟德虽救朕于李乐之手,然他此番只带三千人马前来,无人无粮,全无助朕重建都城之心,分明图谋不轨。更何况此人也不知是听了谁的消息赶来洛阳,朕实在信他不过。”

    刘协这番话起初本是托辞,可话说出口,自己倒是也把自己说服了,越想越觉得自己说不定就猜中了真相,说话的语气一发信誓旦旦。

    “陛下毕竟两度颁下圣旨,曹孟德也是奉旨前来救驾,当不至于如此,陛下多虑了。”杨彪不知就里,听刘协这般说,嘴上虽为孟小满开脱,心里倒也有几分起疑。

    当年杨彪原是见过曹操本人的,孟小满假扮曹操多年,连曹操亲信妻子也都被她瞒过,但杨彪能官至太尉,自非寻常人可比。以当年曹操胆大妄为的脾性来看,如今他立了大功反受冷落,多少该有些愤愤不平才是,怎的还这般心平气和?此人性情变得如此隐忍,只怕所图非小。

    但眼下相较那一身匪气的韩暹,怕还是待人讲礼的孟小满更可靠些。更何况拿人手短。这些日子满朝公卿,个个得了兖州来的礼物。孟小满在寻常礼物之外,还加送了衣服。她的礼物算不得贵重,却胜在此刻雪中送炭。逃亡这一路上,连皇帝身边的细软也丢了个干净,何况这些大臣。若放在平时,谁家会缺衣服穿?可如今她拜访众臣之前先送上这么一份礼物,见面时就大大的全了这些公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