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孟德之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经过一个漫长的夜晚,东方的那抹金光终于再度跳了出来,有些惫懒的照亮了这片人烟绝迹、满目疮痍的荒凉大地。黄土滚滚,给眼前这支正在行军的军队增添了几分狼狈。

    这是一支百余人的步卒,人人满身血污,不少人身上还负了伤,领头的将领丢了头盔,骑着一匹没精打采的马儿,任由身边的一个壮汉一手提刀,一手牵马,神色疲乏木然的辨认着方向带队缓缓前行。

    他们刚刚吃了一场败仗,士气低沉,气氛凝重,一路上也无人开口,直走到近午,那牵马的壮汉才打破了沉默:“主公,咱们快到了!”

    眼看远处营地那高大的辕门已经隐约可见,壮汉和兵士们的脸上都露出了激动喜悦的神情。他们一夜奔逃,到现在才算是稍微松了口气。

    那壮汉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紧紧攥着手里的马缰,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天幸主公命不该绝!此番回去,倒也叫那些太守、将军们看看,谁是真心保大汉江山百姓的栋梁,谁是想盗得天下的竖子!”

    马上的将领微微苦笑,却没开口。

    此时乃是汉献帝初平元年。西凉太守董卓屯兵洛阳,以年幼的献帝为傀儡,把持朝政,行事残暴,文武百官敢怒不敢言,洛阳的百姓民不聊生。

    各州郡长官纷纷起兵,以时任渤海太守的袁绍为盟主,为讨伐董卓屯兵酸枣。董卓见联军势大,难以抵挡,索性弃洛阳而去,强挟皇室、臣工、百姓数百万之众逃往长安,并在洛阳城内燃起大火。众将踌躇,不愿发兵,唯有奋武将军曹操连夜带兵前去追赶。不料董卓听谋士李儒计策,留大将徐荣埋伏断后,曹军在荥阳卞水与董卓军大战。曹军寡不敌众,将兵溃败。

    牵马的这个壮汉,就是曹操的从弟曹洪。曹洪在乱军中找到曹操时,见曹操狼狈得连马都没了,就把自己的马让给曹操,自己保护曹操突围。也幸亏徐荣唯恐酸枣屯扎的数万联军真的打来,并不恋战,这才让弃了马的曹洪也跟着一起逃出生天。

    曹洪自言自语的发了一番牢骚,见马上的曹操既不反对也不应声,便猜主公是心里有气。他知道这次曹操出兵追击董卓,诸侯竟然无一人赞同。曹操手下兵少,本就不敌董卓,此次独自出兵,早料到了这一仗多半必败,这次恐怕是拼着性命出去也要争这一口气罢了。不想雪上加霜,还遇到了徐荣的伏兵,连曹操自己也险些丧命,生气也是理所应当。

    曹洪只顾为曹操平安脱险高兴,却不知道他救下来的这个曹操不应声是另有原因:他一路牵着的高头大马上坐的人,根本不是曹操,而是他以为早已死在乱军之中的曹操亲卫之一,孟夏。

    孟夏自曹操陈留起兵就追随在他身边,虽不能说话,但体型与曹操相仿,似乎因此得到了曹操的信任和重视,一直作为亲卫跟在曹操身边。可是谁都不知道,曹操如此重视孟夏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是哑巴,不是因为他和自己体型相仿,而是因为“他”其实是她。

    ——孟夏原本是个小姑娘,还是个精通易容术的姑娘。

    孟夏的真名叫做孟小满,因出生于小满节气这日而得名。曹操年轻之时曾在洛阳遇到过一位异士高人。这人言辞不俗,且似有预知未来之能,对曹操今后发展很是看重,曾许诺今后必将在恰当时机出手,好助曹操成就一番大事。孟小满就是数年之后这位异士送给曹操的第一名手下,有着天下独一无二的一手易容术。

    一年前,曹操在洛阳刺杀董卓失败,仓促逃亡时险些被抓,幸好孟小满手持异士所传令牌及时出现,帮曹操易容改扮,才帮助曹操顺利逃回陈留。而后曹操在陈留募兵,又号召天下英雄反董,孟小满就一直假扮亲卫孟夏跟在曹操身边。

    曹操心里对那位异士这般预知未来的本事虽然既佩服又有些忌惮,可对孟小满是很满意的。要是他当年结识的那位异士给他送来个精通易容术的男人,以他的脾性,多半要疑心,不敢留下这么个手下。

    但既然只是个小丫头,那就不怕最终搞得真假难辨,被人偷梁换柱鸠占鹊巢,至少一开口说话就能分个真假。而且小满年纪又小,比曹操长子曹昂也没大多少,曹操看她就如同子侄,心里先有几分好感。

    等孟小满主动假扮成孟夏跟在曹操身边,随时准备在危机时帮曹操挡灾解围之后,曹操对孟小满就更放心了。

    谁知道就是孟小满这样准备,这一仗,乱军中还是没能保住曹操性命。

    越是接近联军大营,孟小满就越觉得觉心头狂跳不止,耳边再听得曹洪哈哈大笑,更让她心神难安。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奉命来保曹操,才刚一年,就把事情彻底办砸了。

    这次曹军出兵前她就知道情势危急。她本来已经打着关键时刻豁出性命,要当个替死鬼的念头了。谁想得到就是这样,死的还是曹孟德而非孟小满。更要命的是,随后赶来的曹洪竟把她当了真曹操,豁出性命也要护着她安全回到酸枣的联军大营。

    曹洪一路上拼了命的保她,她哪里敢同他说实话?要是说曹操在她保护下最后还是送了命,曹洪只怕当即就会把她活砍了生祭曹操。

    人起初拼着一口气,兴许还能不怕死充充好汉,等到真的从死到活走了一遍了,那才真知道什么叫惜命。孟小满在见着曹洪来救时就是这样。她知道,自己只有继续冒充曹操,才能逃出乱境。

    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真不怕死的人,她小时候遇到黄巾之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跟了这个教她本事的高人活下来的。所以这些年在师父手底下学本事,她最下功夫,其实就是想在乱世中活下去罢了。

    乱世中人,不敢奢求在床上老死善终,好歹多活几日是几日。孟小满思忖着,也幸亏自己当初功夫下得深,若扮成曹操能骗过身边这些人,兴许真能博出一条生路。只要她能找机会偷偷溜出军营,到时候混迹百姓之中,天下之大,恐怕就再没人能找到孟小满这人了。

    她瞥了一眼前面牵马的曹洪,心里默默对这个奋勇保护自己一路的大汉说了声抱歉。你说天下可以没有子廉,却不能没有孟德,可是你哪知道,曹孟德那时候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孟小满还待仔细琢磨脱身保命的办法,可已经没这个时间了。辕门就在眼前,辕门下已经站了高矮胖瘦一大群的人,个个顶盔掼甲,看样子全是来迎曹操的。

    孟小满立刻收了心神,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和曹操十分相熟的。虽说自己在混乱中骗过了曹洪这个武夫,可不见得就能骗过这些一肚子心眼的各方大吏。一旦被拆穿,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领头那个将军打扮的男子看见曹洪和孟小满狼狈回营,早就疾步迎了上来,他头盔缀着白布,相貌英武,孟小满以前虽没身份和他谈话,却因是曹操亲随之故认得这人就是当下联军的盟主袁绍。

    今天一早就有斥候来报,说曹军大败,曹操本人生死不知,身为盟主的袁绍心里便有一番盘算。

    这次起兵,乃是曹操最早举义兵,号召天下英雄除董卓、保皇室。袁绍所以后来居上做了这个盟主,虽然是曹操领头推举,袁绍却知这不过因曹操眼下官职低微,而他袁家四世三公,门生遍天下,威名素著罢了。

    更何况袁绍起兵之后,董卓杀了袁绍叔父袁隗及袁家在京宗族,如此一来袁家与董卓结下死仇,袁绍号称与董贼有国仇家恨,盟主当得更加理直气壮起来,浑然忘了当初大将军何进邀西凉刺史董卓进京诛除宦官势力,结果反而引狼入室,就是他出的馊主意。

    袁绍本就是个有野心的人,当了几日盟主之后愈发的得意。他与曹操乃是少年至交,素来知道曹操才干不凡,起初还曾盼着曹操能因此一战附骥于他。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袁绍便知曹操虽然态度还算恭谨,其实并不把他这个盟主真放在眼里,否则就不会接连在议事时屡次驳了他的面子,这次更是不顾他的反对,坚持发兵去追赶董卓。

    昨日曹操发兵之后,又有时任豫州刺史、本次联军先锋的孙坚自作主张出兵去洛阳救火,行动前压根没和袁绍这个主帅打招呼,还是袁绍派出的斥候打探回情报来的。

    袁绍憋了一肚子火气,这次特意邀齐各方将帅前往辕门,说是迎接曹操回营,显得他关心曹操安危,实则是带人看戏,故意让溃败回营的曹操在众人面前丢丑,也好出一口气,顺便给他人一个教训——这就是擅作主张的下场。

    这点小心思,在场的人没有哪个不明白的,就连曹洪远远看见那一帮子不动兵的太守、刺史们,也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但是知道归知道,此时谁也不好再直接驳了袁绍的面子,于是以袁绍为首,众人不等孟小满等人走进辕门,就先迎出来,每个人都是满脸诚挚,一副关切之意。

    孟小满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仿照曹操平日举止,先在马上提鞭抱拳回了一礼,冷冷的扫了一眼这些甲明铠亮、不肯发兵上战场的将军们,然后才不紧不慢的下了马。这下马的动作也是她私下细心留意揣摩过的,连细微习惯都和曹操如出一辙。

    孟小满尽量模仿曹操平日举止,可等候的众人看她脸上、身上虽满是血污,发髻歪斜,头盔不见踪影,一身铠甲也多有残破,但这下马的动作潇洒矫捷,精神不见萎靡,非但看不出丝毫狼狈,倒是显出几分征战杀伐的血腥霸气,心里不禁把幸灾乐祸的心思收了五分。

    袁绍眯了一下眼睛,一脸欢喜的迎上前,“孟德,你终于回来了。”

    “累诸位在此久候,操如何敢当。”孟小满清了清嗓子,开口答道。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