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二章 何谓大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话一旦出口,郭嘉突然觉得自己那朦胧不清的醉意一霎间清醒起来。他的主公,可不就是整日让他牵肠挂肚的女子么?

    平日想到孟小满,郭嘉心里每每有种慧眼识英雌的得意与发自内心的佩服,但此刻细细想来,才觉出其中竟是早有了些不一样的情愫。

    是初次见面时那双如小兽般警惕的眉眼,还是落难徐州时一路的机巧多变、贴心扶持?

    难怪。

    难怪他总觉得寻常女子再怎么美艳温柔也都是庸脂俗粉乏味得紧——他哪儿还能找到第二个既能在人前统领千军万马,又能在他生病时为他捧汤奉药的姑娘?

    可荀彧不知就里,听到郭嘉这番话,反而颇为担心的摇了摇头。“奉孝,我亦知年少风流是常事,但若想要成家,就不能太过荒唐,总要看看家世门第……”

    说着,荀彧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晦色。荀彧的夫人唐氏温柔贤惠,和他琴瑟和鸣,夫妻俩的感情很好。但是唐氏的出身却很糟糕——她是中常侍唐衡名义上的女儿,是唐衡仗势欺人硬把女儿塞给荀彧的。荀彧那时前途正好,却偏偏娶了个宦官的女儿当正妻,当年在洛阳没少被人取笑。他视郭嘉一如亲弟,自然不希望他于此事上授人把柄。

    郭嘉与荀彧相交多年,自然知道荀文若当年的故事,也不多解劝,更感激他为自己着想,可偏偏自己的心事不能坦然相告,只好敬酒道:“多谢文若兄长,嘉省得的。”

    听郭嘉换回小时候的称呼,荀彧微微一笑,这话题点到即止,仰首将杯中淡酒一饮而尽。

    郭嘉啜一口酒,默默垂下眼帘,也勾唇笑了笑,可笑意间却有几分发苦:自己的麻烦,可比那家世门第要艰难得多了。

    孟小满全然不知郭嘉被她那一壶酒勾出了满腔的柔情绮思。作为兖州重归安定的象征,今天的酒席意义非凡,她纵无兴致,也要表现得兴高采烈、乐在其中,每句话、每个举动都不能出半分差错。

    酒宴自有酒宴的好处,也只有在这般场合,有些话才能说得出口——害怕露馅且又向来不喜此类交际的孟小满,直到从徐州陶谦身上才多少学懂了这一招。

    元日设宴,不止为了与一众属下同乐,更是为了安定人心。孟小满于觥筹交错间同郭嘉开的这点玩笑,不过是其间的一点消遣。这样的酒宴之上,总归是要有那么一些看似随意的话,细想之下却绝非寻常。

    就像当初袁绍拿出玉璧与和氏璧相比一样,眼下,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程立的一番话吸引住了,再没人去羡慕嫉妒郭嘉桌上那一小壶酒。

    “说来也巧,自吾登泰山后,便常有一梦,梦中吾复临泰山之巅……”程立说着,忽而顿了一顿,啜一口酒,才又说下去,“双手捧出一轮旭日,冉冉东升。”

    其实梦中景象远非如此简单,但程立每每说起此梦的时候,心底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从没把梦里场景全都说出口来,今夜亦不例外。

    程立的这点谨慎,旁人自是不知。但泰山二字,却着实撩拨了在座众人的神经。就是郭嘉也是闻言一凛,把心中苦涩抛在了脑后。

    自秦始皇以来,泰山便为帝王封禅之山。在如今这汉室衰微、群雄并起的乱世,程立自称在泰山捧出一轮旭日,这话中深意,已不言自明。随着他这话一出口,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宴席竟忽而有些安静。

    郭嘉不由看向身边的荀彧,发现他倒不似旁人那般吃惊。察觉到郭嘉目光,荀彧偏过头低声道:“当初主公下落不明时,仲德兄便曾说起此梦,还是我劝仲德兄把此梦说与主公的,只不知他竟在此时说了出来。”

    堂上众人神色各异,但无一例外的都等着看孟小满的反应。郭嘉听了荀彧的话,又瞥了一眼上首似乎对这种气氛无动于衷的孟小满,喉头动了动,没有说话。

    “旭日东升,光明普照,仲德先生此梦,定是吉兆无疑。”孟小满似乎已有了几分酒意,不假思索道:“先生既梦到登上泰山以手捧日,何不依此梦中预兆,易立为昱,就改名程昱何如?”

    “天意如此,昱敢不从命?”程立,不,程昱闻言,起身还礼的同时,不紧不慢的望着孟小满笑道。

    “好,好,”孟小满愣了一瞬,突然大笑着走下座位,亲自来到程昱面前,伸双手扶他直起身子,环视在座众人:“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如今兖州已定,又有先生及诸公助我,今后操何愁大业不成?”

    闻听此言,在座一众文武皆不约而同起身拱手,齐声道。“愿为主公效命!”

    孟小满回到上首,举杯向众人还礼,脸上犹带笑意,“好!请诸公满饮此杯!”

    众人同饮了一杯酒后,方才纷纷落座,厅上的气氛重又轻快起来。郭嘉却觉孟小满虽然满脸志得意满的微笑,眼中却殊无笑意,心中便有一番打算。等到酒宴结束,众人纷纷告辞,郭嘉却假称不胜酒力,赖在刺史府里不肯离开。

    但明知郭嘉是找借口,孟小满此番也不以为忤。倒不如说,为程昱那一番话,她早知道郭嘉会留下来,甚至期待他能留下来。

    “不料主公竟在此贪杯独饮。”

    郭嘉一路从客房走来,也没遇见一个从人侍卫,便知孟小满是早猜到自己想来见她,做好了准备。待他走进孟小满书房的时候,见孟小满竟然除下了面具,正拿着酒壶一边翻看文书,一边自斟自饮。这般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的姿态,更令郭嘉的心情倍感愉悦,连声音也显得格外轻快。

    孟小满见郭嘉进来,指指一旁座位示意他坐下,口中兀自道:“奉孝既是不胜酒力,不在客房好好休息,怎么深夜来此?”

    孟小满这一开口,郭嘉只觉一股甜香扑鼻,又见灯火照映下,她双颊赤红如火,心中不由一荡,忙将视线移向案上酒壶。

    “这不是酒。纤儿说我今日吃多了酒,就派人给我送了这壶蜜水来,说喝些蜜水能祛祛酒意。”察觉到郭嘉视线,孟小满举起酒壶,满满的斟了一杯,将酒爵推到郭嘉面前,“奉孝今日也吃了酒,不妨也喝些。你的身体不好,酒却不能再多吃了。”

    “多谢主公。”说到酒,郭嘉不禁咂了咂嘴。他大约猜到了孟小满会取下面具的原因。整日戴着面具当然不会舒服,何况是有几分醉意的时候?喝了酒,人总会比平常更坦率几分,这多少算是郭嘉的经验之谈。

    等他接过酒爵,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杯子是孟小满刚用过的。往日在徐州,孟小满为郭嘉端汤送药,早习惯了用嘴先试试温度,如今共用一个杯子,她也没放在心上。可郭嘉当初适应得很快,偏偏此时却觉出些不自在来。到这时,他也不知该埋怨自己从前太过不以为意,还是埋怨现在的自己突然又在意起来。

    “奉孝,依你看来,何谓大业?”孟小满突然问。

    “……上扶社稷,下安黎民,救百姓于水火,免生灵遭涂炭。天下至大功业,莫过于此。”大约因为经常模仿男人的声线语气,孟小满自己说话也不似寻常女子那般惯于轻声细语娇柔婉转,但却自有一番独特的沉稳大气,同她本人相得益彰,直听得郭嘉表面镇定自若,心里却难得有些狼狈慌乱,只得匆忙捡了个最简洁浅显的答案。

    他早清楚孟小满既然支走所有人,所说的话便不会太过简单,偏偏不能克制自己的心猿意马——尤其是孟小满偏偏在此时以本来面目同他商谈。

    孟小满却不察郭嘉的心思,她边下意识的用拇指摩挲着酒壶把手上的花纹,边听郭嘉的回答,听到最后,竟然笑了出来。

    “不错,记得当年曹公也是如此说,想来文若同仲德,还有今日宴席上的人们……也都如此期待。”孟小满的笑容中满是自嘲之意。“可我有何德何能,去成就这般大业?”

    郭嘉听到这里,才觉出孟小满很有些不对劲,顿时懊恼自己方才答得莽撞。就是当年初掌曹军时,郭嘉也未曾听她说过这样的丧气话。他分明记得很早以前,孟小满就不再把这些放在心上,总不成为了程昱今晚的那些话,就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早知无论我再如何精于模仿,总会有些细微之处同曹公不尽相同,何况曹公文韬武略,我远远不及。”孟小满眯了眯眼睛,望向一旁照亮书房的那盏精巧的铜铸侍女灯。据卞纤儿说,这灯还是曹操心爱之物,曹操始终将之摆在书房。若此物有灵,不知是否也觉自己比不上曹操?“这五年来,我故意调开了同曹公交情最深最久的夏侯元让,竭力避开同曹夫人相处,在人前一点一滴的抹掉曹公的痕迹,做的像是曹公自然而然有了改变,今日酒宴,连元让也再不觉我有何异样……可仔细想来,若非易容之术太过匪夷所思,怕是不等到今日,早被众人觉出我并非曹公。”

    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