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三章 各怀心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孟小满一脸意外的模样,郭嘉忍不住眉眼带笑,又补了一句,“主公有此见地,嘉甚佩服。”

    郭嘉的心情既失落又欣慰。

    孟小满愈是优秀,也就意味着他才意识到的一片情思愈加没有指望。可眼看孟小满智谋眼界日益成熟,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再不囿于对曹操的模仿,有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势头,郭嘉这个“老师”仍不免觉得欣慰。甚至直到现在,他也还是难以舍弃当初的一时兴起——他太想看看孟小满在自己的辅佐之下,究竟能走到怎样一步了。

    孟小满却一头雾水。在徐州时她同郭嘉斗口得多了,本拟他这次也必要拿出一肚子的学问反驳自己,自己也正好把那骂死边让的伶俐辩才拿出来给郭嘉见识见识,却没想反被郭嘉称赞了两句。

    这原本倒也算不了什么,郭嘉平日玩笑的过了头,也常说几句好话给孟小满消气。可方才这平平淡淡的肯定赞叹,却总叫她觉得郭嘉有哪儿不大对劲。

    她一时不及深究,遂暂且将这种感觉放在心底,冷哼一声,道:“哼,说到袁绍这厮,真亏了还是四世三公,如此深受皇恩之家,却养出一介国贼来……我迟早要代曹公把这笔账讨回来。”

    “这笔账迟早要讨,但此时还却不是时候。”郭嘉知道孟小满最恨之人,莫过袁绍,忙出言提醒道:“徐州之事,主公想得十分周到,嘉甚佩服。但对袁绍,主公万不可大意。袁军近年同公孙瓒交战,已渐渐稳占上风,而今他虽是为臧洪之事率军赶到东郡,可若一时处置不周,恐怕还会无由生出事端来。”

    “兖州如今好容易重获太平,我断不能叫这袁绍搅了我这盘好局。”孟小满情知郭嘉提醒得对,勉强忍下心中不快,点了点头,“只是若等到东武阳城破,再任凭袁绍觊觎东郡,终究也不是办法。”

    袁绍匆匆赶来,不过是怕曹军前来参与攻城,若是城池被曹军攻破,那他在东郡便再无法插手了。孟小满讨厌袁绍,倒也不只是因为记仇,实是因为袁绍是个威胁。若非当时她恰好不在徐州,由曹昂出面,示弱退让一步,只怕他们还没赶走了吕布,就又要和袁绍对上了。

    “若说此事,嘉倒有个以退为进的办法。”郭嘉思索片刻,突道。

    “哦?”

    郭嘉假作若无其事的凑近孟小满面前,寥寥几语,便说得孟小满火气消了大半,笑道:“那就盼着这臧洪真能如我们所愿了。”

    比起早早打了败仗的吕布和张邈,在东武阳的臧洪虽然孤立无援,倒是出人意料的支撑最久。也不知是袁绍小看了臧洪守城的本事,还是袁军攻城不肯出力,孟小满已平复兖州全境,可小小的东武阳,袁军却迄今没打下来。

    袁军攻打东武阳的功夫,孟小满早趁着平定兖州的机会,不着痕迹的把东郡黄河南岸顺理成章的重新收入麾下。然后才碍于面子询问袁军是否需要兖州派遣援兵攻城。

    袁军领兵的麹义素来性情高傲,自恃武勇,区区东武阳城,久攻不下他已引以为耻,又怕坏了袁绍的计划,更不肯接受援军,但军中缺粮,兵无战心却是事实,只好拉下脸皮,向曹军使者隐约透露出军中粮草不足的意思来。孟小满听到这个消息,暗悔自己不该多事问这一句,只得给袁军拨了一批粮草过去,数量虽不多,可如今兖州粮荒,就这些粮草也足够叫孟小满心疼的了。

    这般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也难怪孟小满总是一提起袁绍就是满腹火气。

    可孟小满生气,袁绍却要比她更生气。

    他本来还打着兖州一乱,孟小满众叛亲离,只能依附自己俯仰鼻息,到时候自己正好顺理成章接手兖州的如意算盘。谁知如今袁军一个小小的东武阳还没攻下来,孟小满却已经将兖州收拾得气象一新。

    袁绍怒气冲冲赶到东武阳城外,一见了麹义,真恨不得踹他两脚。可他袁绍素有礼贤下士、宽厚待人的美名,不但人前不能发作,还要忍着火气安抚麹义几句,又命人安排犒军之事振奋士气,几乎憋得吐血。

    臧洪再有本事,在这灾年守城这些时日,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袁绍才来没两天,东武阳城便已被攻破,臧洪也被生擒。这么快就攻下城池本是好事,可袁绍却觉高兴不起来,心中对麹义总有些猜忌。

    “主公才来两日,东武阳城便被攻破,可见那麹德善,分明是依仗主公信任,故意在外迁延时日。麹德善当初曾先反韩馥,后同主公结盟,素来自视甚高,不以臣下自居,如此肆意妄为,主公纵然宽仁,也不可不防。”

    听到这番正搔到自己心中痒处的贴心话,袁绍的心情好了不少,脸上也有了笑意,嘴上却推道:“德善这几年为我四处征战,战功赫赫,必不负我。但公则所言,也不无道理,绍省得了。对了,孟德可曾有消息来?”

    这察言观色,说中袁绍心事的,也是袁绍的谋士之一。此人姓郭名图字公则,要是细论起来,他和郭嘉还是同宗远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