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五章 昔日筹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当今天子刘协自从初平元年被董卓劫到长安,到如今已有五年。

    董卓死后,其旧部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人赶走吕布,杀死司徒王允,坐索官职爵位。这其中又以李傕、郭汜势力最大。二人联手杀死了樊稠后,张济为求自保,率部避居弘农,离开了长安。自此,李傕、郭汜二人假借天子名义把持朝政,占据长安作威作福,视皇帝于无物,将百官做马牛,更挟持皇帝同文武百官,将之拿来做了二人之间争权夺利的人质,整日里交战不休,作恶还在董卓之上。

    幸有太尉杨彪、大司农朱隽献上离间之策,趁着李郭二人内讧,皇帝同一众文武这才寻得脱身时机,更诏令天下各路兵马前来勤王救驾。

    消息传到兖州时已是十月金秋,曹军自攻打豫州以来,诛杀张闿,平定黄巾,连战连捷,早已挽回失去东武阳的损失,不久前又刚刚攻下许县,正欲趁胜追击。如今出了这样的大事,孟小满当即一面令夏侯渊、张辽领兵继续攻打颍阴,一面匆匆返回许县,召集一干文武商议此事。

    “五月时还接到圣旨,不想如今又有了这番变故。”为免师出无名,除诛杀张闿外,孟小满每次平黄巾,莫不上表朝廷。于是五月间,朝廷颁下圣旨,令孟小满承曹嵩费亭侯爵位,加封建德将军,以为勉励。“不知诸君有何良策与我?”

    “而今天子东归,乃天赐良机,主公不可错过。”功曹毛玠最先开口。他从最初来投孟小满时,就提出主张要“修耕植以蓄军资,奉天子以讨不臣”。孟小满虽然知道他主张有理,可当时西凉军势大,她想奉天子东归也是有心无力,毛玠只好将此事暂且搁置。如今听说皇帝即将返回洛阳,他的心思又活泛起来。“李傕、郭汜之流名为汉臣,实系国贼,挟持天子已久,扰得天下战乱不休。主公此时若奉天子至兖州,则天下皆知主公有勤王之义,主公师出有名,则天下可期也。”

    毛玠抢着开口还有另一个缘故。他虽然颇有见识才干,为人又耿直清廉,可运气却着实有些差劲。起初因其族人毛晖勾结黄巾,害鲍信送命,连累了毛玠的前程。后来好不容易被好友毕谌举荐成为孟小满的僚属,毕谌又在兖州之乱中因父母家人被挟持而叛入张邈军中。虽然孟小满表明体谅毕谌苦衷既往不咎,但官场中事,升降褒贬自有一番玄机,岂是嘴上一句既往不咎便能掀得过去的。毛玠虽然自恃立身甚正,心里也有些怔忡难安,不免就有些急于表现。

    在场众人多半都知道毛玠的心事,又知道他是个性情耿直之人,倒也无人怪他。孟小满亦笑着点点头道:“孝先所言,甚是有理。”

    “还望主公三思。”万潜却不同意,道:“天子尊贵,便是东归,也必回三辅之地、洛阳京师,岂肯到兖州栖身?何况主公方定兖州,正欲大举屯田安民,若将那一班皇亲国戚惹来,岂非又要横生许多枝节,主公施政时,必定处处掣肘,更遑论为父报仇。何况要奉天子,需得先修筑宫殿城池,既要耗费钱粮,又要抽调百姓服徭役。以我兖州情况看,此事不可不虑。”

    万潜这话一出口,便有不少人随声附和。虽说万潜话说得已经十分婉转,但在场的人又有哪个蠢得听不出来他话中之意?

    一来,皇帝未必看得起兖州,没的主动上前自讨没趣。二来,若真是把皇帝请到了兖州,和那朝中文武百官相比,孟小满这区区兖州刺史又算得了什么,哪里还有如今山高皇帝远,自己关上门做土皇帝的日子舒服自在呢?更何况万潜还特意指出,兖州现在仍是民困粮乏的时候,孟小满正要推行新法,更不宜叫旁人有机会干涉兖州事务。

    原来今年年初,程昱举荐了东阿令枣祗给孟小满。因兖州缺粮,枣祗献一屯田之策,即将无主荒地租给无田无地的百姓,将各户编组,又将缴获到的农具、耕牛以几乎等于白送一般的低价田租价格租给农民,务使百姓有田可耕,有地可种,较之过去粗略纯以各县人口总数安置流民的办法要好上许多。若有战事时,还可依据屯民之数抽调青壮补充病源,实在是一条妙计。孟小满令枣祗在定陶、雍丘等县试行此法,果然金秋丰收,得粮草百万斛之多,正想将屯田之策推行到兖州全境。

    本来这屯田的办法也不是枣祗首创,可一旦牵涉兵制,就难免在朝中惹人非议。孟小满虽然知道万潜身为兖州本地世族,必然也有自己的私心,可还是无法否认他这些话倒也是为自己着想,也很有道理。众人一时间各怀心思,倒叫本来早已拿定主意的孟小满不好开口了。

    荀彧见状,以为孟小满有些动摇,忙劝道:“昔日晋文公纳周襄王,得诸侯服从;高祖为义帝发丧,而天下归心,今天下大乱,主公素怀大志,有救天下百姓于水火,挽社稷于危亡之宏愿。奉天子以从众望,正合此时。主公当速决断,不可错失良机。”

    听了荀彧的话,万潜等人顿时不敢再驳,心里个个腹诽不已:平日看着这荀文若也是个赤诚君子,想不到说起话来句句意有所指,十分诛心。荀彧这话里话外,都把主公同文公高祖相比了,谁还敢再拦着主公不把天子请来?

    郭嘉眼睛一眯,视线扫过万潜等人,见他们脸色难看,差点笑出声来。兖州所剩这些官员,虽说也算忠心,但终究私心太重,眼界也未免太窄。他不知这些人腹诽荀彧说话诛心,反倒还觉得文若说得也忒柔和客气了些。

    “文若不愧王佐之才,真乃吾之子房!吾早有奉天子东归之意。”听荀彧几句话弹压众人,孟小满心中大喜。她这话再一出口,万潜更觉悔之不迭。早知主公早有此意,自己又何必多嘴呢?

    孟小满却不理会,续道:“只是此时出兵,恐怕还不是时机。”

    “天子车驾声势浩大,又有宫中內侍宫娥、文武百官相随,行速缓慢,不比寻常行军。”荀彧深以为然。他曾任职朝中,对诸多冗杂礼仪和仆从排场最清楚不过,“从长安到洛阳有百里之距,一路上跋山涉水,陛下如今怕也还未到洛阳,动手太早确实太过惹人注意。只是夜长梦多,主公也需防有人抢先行事。”

    “这倒是不怕,”郭嘉对荀彧的担忧并不在意,“放眼四方,荆州刘景升为人过慎则怯,坐定荆襄便心满意足,轻易不会行动。冀州袁本初谋多而不断,又正盯着幽州公孙伯圭,听说天子东归,他多半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至于河内太守张稚叔更是向来心无大志,又同主公交好,也不足为虑。”

    听郭嘉这般分析,众人均觉放心不小。

    “然,嘉唯一所虑者,却是李傕、郭汜等人。”但郭嘉脸上的神色却难得的郑重,并未因此露出轻松模样:“此二人无甚谋略,却残暴善变,只怕陛下东归,路上不会太过顺利……”

    “不错,此事十分蹊跷,”程昱手拈长髯,一脸不解道:“自董卓死后,李傕、郭汜把持朝政已有数载,如何突然肯答应天子重回洛阳?”

    程昱嘴上说着,眼睛却不住的偷偷打量上首的孟小满。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家主公对于天子东归这么惊人的消息,似乎从一开始便没有多少惊讶之意。细论起来,简直……简直就像是早在预料之中一样。想到孟小满刚刚还说早有此意,程昱不禁暗暗怀疑,难道这事的背后还有主公的手笔?

    程昱越想越觉合理,又思及孟小满曾表刘备为徐州牧,必是同朝廷关系密切。可他前思后想,却偏偏盘算不出孟小满能在何时布下这么一手,更想不出文武皆在,孟小满又能派谁去做这样的大事。

    “陛下东归,想来有人从中筹划。早听说李、郭二人不合,想来是趁乱找了个脱身的机会。可若这二人回过神来,恐怕不会善罢甘休,陛下东归路上的风险不小。”程昱皱眉不语,荀彧却早已接过话来。

    “不若我领兵前去接应天子?”夏侯惇一向性急,比起谋定,他更喜欢先动起来再说。“反正如今主公平定兖州,可从陈留直奔洛阳,再不用先去同那张杨打通关系。”

    平定兖州后,孟小满调任夏侯惇为陈留太守,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