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5章 番外的番外一、《明末大乱斗》副本大魔国篇之【大圣出嫁】(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市井闲人呼为猫大人,故而又称猫疲。久而久之,倒是让人把他的本名给快要遗忘了。

    只见移山大圣猫疲先生一边慢条斯理地如此说着,一边伸手提起桌上的澳洲玲珑壶(透明玻璃茶壶),往平天大圣黄海诺面前的茶杯里满满地斟上了一杯红茶,随即又给自己也添上了一杯。

    “……唉,这个……猫疲兄,实在是一言难尽呐!说不得,说不得啊!”

    平天大圣黄海诺虽然接过了茶杯,但依然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然而接下来,却架不住通风大圣戴舒一句话戳穿了他的老底,“……还能是什么说不得的事?自然是咱们这位牛魔王家里的葡萄架又倒了呗!”

    (平天大圣就是西游记里的牛魔王。)

    “……没错,猫疲老弟,你是回来得迟了一步,没看见前天早上老黄被他夫人抄外宅的场景!诶呀,咱们这位牛魔王,可是跟两个娇滴滴的波斯胡姬一块儿光着膀子在城里乱窜,被铁扇公主提着鞭子追了三条街!那场面可真是……嘿嘿,也不知道老黄后来怎样伏低做小,跪了几个时辰的搓衣板,才熬过这一劫!”

    坐在另一边的驱神大圣张永龙也嘿嘿地笑着,不顾平天大圣黄海诺涨红的脸色,添油加醋地向猫疲描述着这货的丑事——事实上,差不多类似的事情在海州已经是家喻户晓、司空见惯了。这位“平天大圣”黄海诺,之所以会如此夫纲不振,三天两头挨那河东狮吼,乃是因为他的“平天大圣”头衔和庄园产业,都是从岳父兼师傅那里继承来的,偏偏又改不了贪花好色的浪荡性子,总是想着家花不如野花香。

    而他老婆胡广燕,在跟着岳父造反之前就是跑马卖解的江湖女郎,不仅练得一身好功夫,擅长各种奇门兵器,而且杀人如麻、性情霸道剽悍,属于女汉子的女汉子,什么女德之类一概不知,人称“铁扇公主”。

    黄海诺原本是他岳父收养的孤儿和徒弟,乃是被胡广燕这个小师妹从小揍到大的,婚后在老婆面前如何硬气得起来?于是,“铁扇公主暴打牛魔王”就成了海州民间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街头一景。

    “……哎,黄兄,你在外头养女人被老婆抓住又不是第一回了,怎么还是把外宅安在府城里呢?”

    听完了前因后果,猫疲不由得笑道,“……海州府城里头就这么点儿地方,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闲言碎语,哪里瞒得住有心人?这不是等着被抄外宅么?难道黄兄就不会在乡下弄个小庄园金屋藏娇?”

    “……唉,实不相瞒,这乡下的外宅,在下也是置办过。可惜才过了一个月,就被淮上不知哪伙马贼流寇给趁夜偷袭,杀掠一空,烧成了白地。花费重金买来的两个西湖船娘,也都不知去向了……”

    平天大圣黄海诺苦笑着说道,“……府城里再乱,好歹还有点秩序。外头可就当真是弱肉强食了。”

    听得这话,诸位大圣也都沉默了。作为一个非常扑街的半殖民地小政权,海州大圣国的有效控制范围,从来没有超出过距离海岸线二十里以外的范围。出了城墙的咫尺之外,就是无法无天的人间炼狱……由于大片耕地抛荒成了草原,在这华夏腹地的淮河两岸,居然出现了宛如蒙古骑兵的马贼团伙和野马群……

    但是,若是跟更西边的豫东、皖北地面比起来,哪怕是海州附近的苏北地区,也已经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尤其是豫东的开封一带,自从在二十年前被清军水攻开封扒了黄河大堤,到现在都还没能堵上,形成了一片绵延千里的黄泛区,几十个曾经人烟稠密的府县,如今都只剩白骨森森,处处荒无人烟。若是曹操复生于这个年代,看着他老家的模样,恐怕也要再含泪长吟“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了。

    南面的两淮,曾经是清军和大顺军多年厮杀的主战场,大明王朝强盛时期沿着运河星罗棋布的众多繁华城市,如今随着战火摧残和运河淤塞,早已全部荡然无存。尤其是最为繁华富庶的扬州,更是在清军内讧之中被乱兵纵火付之一炬,迄今依然是一片焦黑的残垣断壁,著名的“扬州瘦马”也从此断了传承。

    至于北面的山东,同样是城邑化为废墟、运河彻底淤塞,曾经肥沃的耕地,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榆树林,甚至有一支上万人的农民军割据榆树林称王,光靠吃榆钱作为军粮就足以果腹,对外号称“榆园军”。

    ——虽然听着似乎很有趣的样子,但要知道,当年山东省西部那片绵延数百里的榆树林还是耕地的时候,可是足足能养活上百万人……但时至今日,谁也说不清楚那么多消失的人都到哪儿去了……

    “……呵呵,黄兄真是受苦了。想来等到今日削藩完成,改土归流之后,就会有澳洲大兵登岸进驻,整肃治安,海州地面上也会太平一些。我这次去日本刚好收购了些尼姑回来,不妨送两个给你消消火吧!”

    片刻之后,猫疲才勉强一笑,岔开话题讲起了他不久前在日本的见闻——原来那信奉天主教的毛利家连番鏖战二十余年,先后战死了两代家督,才终于在今年春天碾碎了佛门和关东豪族的拼死抵抗,攻灭了昔日旧主德川家,将其满门老幼斩杀殆尽,如今正在日本大肆反攻倒算,毁庙灭佛,不仅把大批佛寺改为教堂,还用绳子拖着和尚尼姑到市集上发卖。猫疲看着价钱便宜,就买了二十多个年轻尼姑试试水……

    “……这么说来,整个日本眼下都已经成了天主之国?哦,真是感谢万能的上帝……”

    原本坐在一旁半声不吭的混天大圣乌鸦道人,闻言却不由得眼神一亮,在胸口连连划起了十字。

    ——这位所谓的乌鸦道人,当然不是什么乌鸦成精的妖怪,甚至不是道人。只是因为长得又黑又瘦,故而从小就有了个乌鸦的绰号。后来又不知怎么地皈依天主教穿上黑袍当了教士,试图在海州传教,于是被不明就里的土著喊做乌鸦道人。然而,这位“乌鸦道人”的信仰虽然虔诚,交际能力却甚是糟糕,再加上一副好似破锣的沙哑喉咙,愿意听他传道的闲人寥寥无几,在海州的传教事业始终打不开局面。

    不过,虽然他的传教事业颇为不顺,个人的财运却是颇为不错。八年前,一度扩张到山东的河北“大乘国”为了吞并同出闻香教一脉的“大圣国”,派遣刺客潜入海州,不仅企图刺杀女皇,还对其他几位大圣也动了手。结果前任混天大圣因为心腹手下背叛,导致自家棱堡被攻破,全家老小尽数被害,无一幸免。而原本只是旁系庶子的乌鸦道人,却在事后一步登天,继承了混天大圣的名号和剩余家产。大喜过望的乌鸦道人立刻先是感谢上帝,随即更是挥金如土,拿出继承的绝大部分遗产,在海州盖了一座豪华大教堂。

    然而,气派的海州大教堂虽然造起来了,乌鸦道人的传教事业却依旧毫无起色,弄得他整日愁眉不展。

    对于这样一位神神叨叨的狂信徒,其余诸位大圣显然跟他没啥共同语言,只是勉强附和了几句,就又转到了别的话题,比如在大圣国撤销之后,他们这几家人究竟何去何从,是继续留在海州安家立业,还是搬到岭南、台湾之类更加远离战火的太平地界……正当众人各抒己见、说得兴起之际,猫疲却突然注意到了某个不对劲的地方,“……诶?怎么好像少了个人啊?咱们那位覆海大圣浪翻天呢?”

    “……你说浪翻天?他正在码头上伺候澳洲来的首长呢!”平天大圣黄海诺撇撇嘴答道。

    ※※※※※※※※※※※※※※※※※※※※※※※※※※※※※※※※※※※※※※※※

    与此同时,海州新港的码头上,特地赶来观礼的华盟第三任国家主席,出身北美的齐建军老先生,正笑容可掬跟即将迎娶“齐天大圣”徐馨儿女皇的新郎官刘道骇连声道贺,让这位华盟首都植物园的园长一时间受宠若惊——虽然作为华盟首都中华城的植物园长,刘道骇先生不大不小也是个体制内的官儿,但跟国家主席这样的大人物相比,就真是天壤之别,能够被接见一次,就足够刘道骇园长兴奋上半个月了。

    在打发走了前来迎接的新郎官之后,齐建军主席转过身来,就看到一队队穿着浅蓝色夏季作战服的华盟海军陆战队士兵,正在踩着跳板陆续走下运输船,然后在码头边的空场上一批批地集合整队,各种哨子声、口令声、汽笛声连绵不绝。而同样前来观礼兼巡视的国防部长黄石元帅,则乘坐一辆吉普车缓缓驶来。

    “……黄元帅,海州这边的情况看起来如何?”看着黄石跳下吉普车,齐建军主席笑着问道。

    “……海州这边的海湾水文条件还可以,比后世的连云港都要好一些。但是港口设施远远不足,陆上道路状况也很恶劣,至少需要四个月的赶工扩建,才能支撑十万以上正规化军队长期作战的补给需求。”

    已经两鬓斑白的华盟国防部长黄石元帅,抬手向齐建军主席行了个军礼,淡淡地答道,“……当然,以我军的工程能力和运输能力,想要克服上述麻烦根本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政府真的下定决心了吗?这一回可不是什么短促快捷的外科手术式打击,而是切切实实的征服和治理,甚至是泥潭般的治安战!”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华盟鉴于己方地广人稀,物质力量虽强,人力资源却捉襟见肘的实际状况,在中国战场上采取的总体方略,一直是“中国大陆海岸线封闭作战”。简而言之,就是以海上入侵的方式,从中国传统版图最南端的红河口和北部湾,一直到最北方的辽东半岛和海参崴,以直接统治和间接控制相结合的方式,建立一道囊括了整个中国沿海地区的隔离带,把中国内地的对外贸易和交流渠道统统掌握在穿越者手中,防止其它的西方海外势力介入中国战局,造成什么计划外的变数。

    虽然由于各种原因,还有天津卫和松江府(上海)的两小段海岸线,未能被华盟掌握,但在控制了山东半岛、辽东半岛和长山列岛之后,任何未经批准的西洋船只都无法进入渤海,而天津港也就失去了作用。而松江府北面的崇明岛也驻扎了华盟舰队,使得这个被清廷控制的出海口,同样陷入了囚笼之中。

    除此之外,华盟陆军却满足于占领沿海,避免向人口稠密的中国内陆地区过度深入,以节省兵力,减轻治安压力,同时挑动内陆军阀诸侯彼此厮杀,这样就可以通过战争的破坏和频繁的天灾,从华夏故国的土地上“挤出”大量流民,以供盘踞沿海的穿越者招募吸纳,用于对全世界诸多荒凉地区的垦荒和开拓。

    总的来说,这是一种相当冷酷而理智的战略,让立足海外的华盟前后获得了两千多万的中国移民,又经过这些年的繁衍生育,以及其它民族移民和归化民的补充,使得华盟的总人口达到了四千万之巨,彻底摆脱了过去空有版图却缺少人口的窘境。但在这一切“战争财”的背后,却是中国本土社会的毁灭性浩劫。

    每一个走出国门,奔向广阔天地的中国移民背后,都有至少两三个人倒毙于饥饿和刀兵之下。

    ——就像山东省东营市的黄河三角洲的迅速形成和扩大,必然意味着上游的严重水土流失一样。

    很显然,鉴于人类的成长更替周期是如此的漫长,这一吸血过程绝对是无法长期持续的。

    而现在,之前那套只吸人力、不求土地的战略,似乎就已经到了彻底叫停和更新战略的时候……

    “……元帅,你应该明白的,只要我们还把自己当成是中国人,胸中还跳着一颗中国心,那么除非实际情况真的不允许,否则光复中国大陆,征服华夏故乡这一仗,就肯定是要打的!尤其是现在的我们,已经有了这样做的资本!二十年前,我们只有三百万人口,大明却有两亿人,光靠技术优势并不足以让我们以小博大,即使占领了广大的中国内地,也没有足够的基层干部来进行社会改革。而现在,我们有了四千万人口,明朝故地的人口却下降到了五六千万。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华盟也教育出了一支拥有新式知识,足够承担地方治理和改革的基层公务员队伍!即使还有其它战线的牵制,我们也能放手一搏了!

    此外,根据情报部门的评估,在持续了二十多年的混战和灾荒之后,随着中国大陆人口的急剧减少,以及全国土地的大面积荒废,中国本土社会蕴藏的战争诱因和破坏能量,都已经快要耗尽了。自从李自成的大顺朝崩溃以来,中国各地的战争频率和烈度都在大幅度下降,我们能够招募到的流民却越来越少。”

    齐建军主席如此说道,“……也就是说,中华大地已经不再是人烟稠密,而是地广人稀了。即使各路诸侯还想再打下去,也已经是筋疲力尽,无兵无饷。既然如此,我们也就能够下定决心进场参战了。

    中国本土的乱世持续了那么多年,中原的诸侯和军阀们历经多年的混战、灾荒和瘟疫,军力财力都被削弱到了极限,民心也不怎么支持他们。我们却开拓了美洲、澳洲和非洲的万里沃土,实力远非昔日可比。就连曾经把持着舆论和民心,一门心思跟我们作对的封建文人士大夫,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战乱之后,也被杀得差不多了,没法再恶心人。这么好的局面若是还不敢打的话,那么要拖到何时才能光复中华?”

    “……唉,只要华盟中央能够达成共识,并且坚持到底就好,其余的技术问题都不是什么麻烦。”

    听了齐建军主席的阐述,黄石元帅叹了口气回应道,“……说实话,我也是每天都在盼望着能够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亲手让破碎的华夏河山重归一统啊!否则总有种成了********的感觉……”

    正在这时,码头外围一阵喧闹,原来是一群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土著壮丁,在棍棒皮鞭监督之下,被当地大圣国“民兵”用绳子拖着一串串,强行驱赶到码头上。然后被军医好像牲口一样掰开嘴巴查看牙齿,然后捏腿上和手臂的肌肉,并用竹竿拍打他们的腿弯和腋下,强迫做出一些跳跃和翻滚的动作。完成这些基本检查之后,这些壮丁们才被分门别类地驱赶到几个不同的营区,安排他们剃头洗澡和吃饭休息……

    而在这帮邋遢流民的后面,海州本地的地头蛇,“覆海大圣”褚日船,正搓着手满脸谄笑地凑到黄石元帅和齐建军主席,“……两位首长,你们要求征集的壮丁苦力,我都已经凑齐了,看着应该还行吧?”

    ——这位覆海大圣褚日船,绰号浪翻天。曾经是华盟香港海军学校的优秀毕业生,最高晋升到少校巡逻舰长。之所以会有这么个霸气的绰号,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擅长航海和海战,而是因为他在当上舰长之后,居然丧心病狂地在军舰上藏了两个印度女奴,以便于出海巡逻之后也能随时享乐,结果被纪检部门查出来抓了典型而遭到革职,他船上的水手同样因为知情不报而背了处分,连带着他的直属上司也吃了挂落,此外还引发了华盟海军的一场纪律严查行动,前后导致两百多名军官落马或降职……因为这个好色混账的一次作死,导致海军上下几百号人倒了大霉,褚日船的“浪翻天”大名顿时不胫而走、闻名遐迩。

    接下来,被海军开革出门之后,褚日船只得灰溜溜回到海州,继承了老爹的“覆海大圣”头衔,还有在海州的庄园和产业。但尽管受此挫折,褚日船对功名仕途的向往依然不减,总是琢磨着想要在华盟政府里谋个官职。可惜这货的“浪翻天”事迹实在过于臭名昭著,这么多年来愣是没有哪个衙门敢录用他。

    就在“覆海大圣”褚日船四处钻营,图谋起复却无门可入的时候,却突然听说华盟准备趁着“齐天大圣”徐馨儿女皇出嫁的机会,正式撤销“大圣国”改土归流,连国防部长和国家主席都来观礼视察了……于是这位“覆海大圣”褚日船顿时就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主动凑上来想要效力,为各位中央来人鞍前马后地效劳。从征集壮丁、勘察地形、征用土地,不管什么事情都主动往前凑,异常积极。而另一方面,齐建军主席为了在接下来的大陆攻略中招揽地方实力派,也准备竖立一个“千金市马骨”的典型标杆。

    就这样,齐建军主席一边保持着和蔼微笑的表情,听着这位“覆海大圣”褚日船絮絮叨叨地表功劳,一边挑起眉毛对黄石元帅使了个眼色。而黄石虽然不太喜欢这个管不住下半身的家伙,但也只得服从政治要求,叹了口气踱步上去,语气略带冷硬地说道,“……褚日船同志,非常感谢你对我军的帮助,国家永远都会记得你的贡献。然后,出于对未来中国大陆战事的需要考虑,国防部打算在海州成立一个随军劳工公司,不知你可有兴趣出任第一任总经理之职?嗯,如果你现在就任的话,我可以立刻给你授予临时上尉军衔,日后看表现好的话,还有转入正规工程兵部队,获得正式军衔的机会……”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