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01】他只是长辈,她的表舅而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h3 id="htmltimu">【001】他只是长辈,她的表舅而已</h3>

    清晨,西郊的私人墓园。

    一派悲伤寂冷的感觉。

    今天是郭老太太下葬的时间,郭家没有让除郭家以外的人来参拜,尤其是景城的媒体,一家都没有邀请,他们只是想给老太太最后一份宁静。

    郭老太太生前最喜欢的就是安静,不喜吵闹。

    身为长孙的郭宇凡带着妻子曲心幼站在人群之前,目送奶奶最后一程。

    下葬仪式结束之后,郭家的人及亲友陆陆续续的离开,只有曲心幼还静静的站在郭老太太的墓碑前。

    “奶奶,你说过要疼心幼一辈子的,为什么说走就走了呢?”

    整个郭家就是郭老太太真心待她疼她,当初她会嫁给郭宇凡,还是因为郭老太太的坚持,否则她哪里能和郭宇凡结为夫妻。

    “少奶奶,少爷他们都回去了,您请上车吧,否则一会天就得下雨了!”老管家看着杵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曲心幼,心疼的喊着她。

    这个郭家三年的孙媳妇,老管家和郭老太太一样挺喜欢她的,温柔大方,懂事话少。

    “管家,你先回去吧,我想多陪一会奶奶!”曲心幼答道。

    管家离开,天就下起雨来了,稀沥沥的淋湿了她整个人。

    雨帘中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举了一把黑伞过来,走到曲心幼的身边,把乎举到她的头顶。

    曲心幼转头,一脸的雨水和泪水混合着,模糊了她的视线,但她还是认出来了这个男人是谁。

    “表舅?”

    曲心幼赶紧的抹掉脸上的一把雨水,一脸意外的看着他。

    之前奶奶下葬的时候,厉繁都没有出现,却在所有人离开之后,他出现了。

    对于厉繁这个男人,他虽然是长辈,但是却让曲心幼又敬重又害怕。

    “曲儿,这时候淋雨会感冒的!”厉繁把伞塞到曲心幼的手里,然后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表舅,不用了,我淋一下雨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听话!”

    两个字带着厉繁的威严让曲心幼脱下他外套的动作停住了。

    这个男人总是会让她有拒绝不了的理由。

    “表舅,奶奶都下葬完了,你才来”

    “我想单独送送姑妈!”

    厉繁,郭老太太娘家的远房外甥,整个景城商圈的传奇人物,更加传奇的是他的私生活,身为厉氏的总裁,他未婚娶,还鲜少有绯闻,更有大胆的八褂媒体猜测他是不是断袖。

    不过,不管厉繁在外界传来有厉害,在曲心幼的心中只有一个身份。

    她的长辈,她叫他表舅。

    **

    从墓园回到亭心阁的别墅时,天已经黑下来了。

    曲心幼打车到小区门口,顺便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一堆吃的,在路上打郭宇凡的电话时,他一直没有接,不知道他在郭家老宅,还是有别墅,更不知道他吃了饭没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