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最后的任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发现自己瞎担心了一把。在上高速之前,我们跟另一伙人接头了。

    这伙人穿的是便装,开的也只是普通的小货车,但我有个猜测,他们身上有种热血刚正之气,这是军人的典型特征,他们或许是部队来的。

    我们并没太多的交流,刘千手负责把风,我和潘子低调的把男女傀儡交给他们了。收到“货物”后,他们也立刻开车走人。

    这么一来,我们仨全没压力了,一路上刘千手拿出一副真正度假的心思,带着我俩走走停停,吃喝玩乐。

    原本两天的路程,等回到乌州时,我们却用了整整五天,而且这时候的乌州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几乎每个报纸的头版,写的都是它。千盛的向总被下属杀了,凶手还极其残忍,把向总的五官缝得严严实实不说,还用锥子把其嗓子眼戳个窟窿出来。

    报纸上也都说了凶手杀人的原因,是对待遇不满,更因为几件琐事产生的仇视感。警方捉住凶手女傀儡时,她因为心里压力过大,胡乱吃药,也早已变得疯疯癫癫的。

    我对这事有点无语,心里很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心说应该是李峰他们做了手脚,尤其戳人嗓子眼,这明显是孤狼的拿手绝技嘛。

    这次借刀杀人,一方面让向玉麒这个敌方势力最大的boss伏法,另一方也间接破了这几年的几桩悬案,死者都是被凶手戳嗓子眼而亡的。

    我发现女傀儡挺“冤”的,她疯疯癫癫的还无故背了好多黑锅,不过想想她跟男傀儡也不是啥好鸟,我对他们也并没啥同情心。

    我根本管不了这种事,最后只拿出一副看热闹的架势,对这些新闻了解即可。趁空我也给李峰打了电话,把延北之行的经历说给他听。

    我的目的很简单,这次任务做完了,我和潘子到底该不该刑满释放?

    李峰的回答让人极其费解,他告诉我,我和潘子的功劳是够了,能将功补过,但我们还要做最后一个任务。

    我心说这是哪门子说法,功劳够了就放人,咋又来个任务呢?只是我俩想要刑满释放也该有个正式文件才行,组织不给,我和潘子真不敢走。

    李峰给我们一个建议,让我俩去乌州市郊,那里有他的一处房子,让我们安心的继续度假,等待最后一次任务的到来。

    我和潘子没别的招,只能接受了,而且这时候的我们,连甩棍都交上去,除了顶着减刑线人的头衔,别的跟常人一样。

    我俩还是蛮想得开的,该吃吃、该喝喝,一天天尽可量的享受生活。这样一晃过了一个月。

    这期间发生很多有趣的新闻,比如满航客机的连续出事,藏地高速发生的连环相撞导致旅游客车坠落山下等事件等。

    我尤其对客机出事的新闻感到无语,心说现在什么年代了,航空技术早就过关了,别说在地球里面飞了,都有国家尝试送人去火星居住了,怎么可能这么巧合的连续出事呢?

    我猜又是组织的手笔,他们还在清除部分敌方势力的余党。但也有让我想不明白的地方,为何组织要这么麻烦的制造意外呢?难道不能找借口像以前那样,弄个高官**落马的假象么?

    但我也就是想想就过去了。这天晚上,我跟潘子在小院里来了场烧烤,我俩撸串子喝冰啤,好一通潇洒,最后快半夜了,我俩都醉了,也懒着收拾,一起摇晃的走回屋子睡觉。

    潘子是沾枕头就着,我一时间还没那么大困意,正当躺着时,有人敲门。

    我心说谁这么大半夜的来串门?也太不会赶机会了,早点来也能喝一顿。

    我挣扎起身,走到院里把门打开。看着来者,我不由一愣。他竟是陆宇峰。

    我一直听李峰说,陆宇峰还在治疗中,属于封闭式那种,我想找机会看他都不行,怎么今晚这么突然的他就活泼乱跳的站在我眼前呢?

    陆宇峰还穿一身风衣,看到我时,露出很真诚的笑容。估计是心里兴奋劲的一带动,我忍不住打了一个酒嗝,哈哈笑着伸出双臂,软软的抱在阿峰身上。

    我还跟他说快点屋里请呢,可陆宇峰把我扶起来,强调说,“没时间坐了,叫醒潘子,咱们去个地方。”

    我怀疑这时候能去哪啊?但也明白阿峰的脾气,我没多问,晃晃悠悠的走回去,把缺德兽拽出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