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码头集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枪手的死亡标示着我们彻底安全了。我们仨别的啥也不干,更顾不上身体乏不乏的,扭头往楼下跑。等出楼后,一同奔向面包车。

    这次我们运气特别好,面包车没坏,连钥匙都挂在锁孔上,拧一下就给车打着火了。

    陆宇峰开车,我和潘子坐在后面,我俩也对车里检查一番,发现这里还有几颗手雷,估计是敌人匆忙下车,没来得急带上的。

    我和潘子跟盗墓者一样,见到啥好东西,都往自己身上揣。

    陆宇峰用手机做了定位,要带我们直奔码头,我有个念头,只要去那里了,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也胜利了。

    但开了一会儿车,陆宇峰手机上收到一个信息,传来滴滴的声响。这引起我们仨的注意。

    我和潘子本来坐在后面,但一同往前凑,陆宇峰把手机拿起来,一边看一边跟我俩解说。

    “这是求救信号,来源是杜兴的,他说他那组人有难,希望我们能支援一下。”

    我们仨互相看看,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操蛋的信息,我们勉强逃出来,有种余力不足的感觉,但杜兴跟我们关系这么近,我们更不可能见死不救。

    陆宇峰索性直接拿了主意,他手机很特殊,还出现了杜`一`本`读`小说`ybdu兴他们的坐标位置,他一转方向盘,带我们奔向别处了。

    我和潘子各自紧紧握着枪,盯着窗外看,留意随时会出现的危险。

    这期间我也留意陆宇峰手机,我们跟杜兴的位置越来越近,我以为我们会跟他那个小组的人接头呢,也会直接面对另一波敌人。

    但陆宇峰耍滑,把面包车突然停在一个胡同里,这车几乎贴着胡同口隐藏好,只要一脚油门,就能立刻冲出去拦路。

    我明白他啥意思了,我和潘子很默契的先提前下车。

    这样等一会儿,远方出现一辆摩托,后面跟着另一辆面包车。摩托开着疯快,上面只坐着两个人,被面包车疯狂的追着。

    摩托司机顾不上别的,只能专心开车,而他身后那个人,用手枪时不时对面包车射击。

    这场面很疯狂,但我不在乎了,心里想的另外一件事,他们小组也是三个人,杜兴、囚狐和刘千手,但摩托上只有俩人,换句话说,谁死了?

    在这么一琢磨的功夫,他们离胡同口越来越近了。

    我只好压下满心的疑问,振作精神,跟潘子喊了句,“准备动手!”

    我俩都弓着身子,陆宇峰掐着时间,等摩托车刚冲过去的一刹那,他使劲给油,让面包车跟脱缰野马一样,嗖的一下往前奔。

    他也适当控制车速,让我们这辆面包车正好拦腰撞在敌方面包车上,传来咣当一声响。敌方面包车受到这么大的冲击力,冷不丁整个车都有些翘了,有一排车轮整体离地了,但没那么大惯性,它又落了回来。

    我暂不去想陆宇峰怎么样了,我和潘子举着枪飞快冲出去。

    敌方面包车里还有活人,他们想挣扎的下车,但我和潘子不可能给他们机会,用枪对着车身一顿扫射。

    这是一场残酷的杀戮,我把子弹打光时,都能看到,敌方面包车的玻璃上布满了血点。

    之后我和潘子定了定神,又急忙向我们的面包车跑去。情况没那么悲观,陆宇峰事先做了防范,他虽然头破血流的跟我差不多了,好在性命无碍。

    我叹口气。我们仨又奔着远处摩托车赶去。摩托上的两个人早就下车了,不过他们都累的不行了,坐在地上缓歇。

    我看他俩是杜兴和刘千手,杜兴后背上还缠着一个破破烂烂机械手臂。这倒不是科幻电影中的那种,要是较真的说,应该只算是一种借力的辅助设备。

    这是囚狐的东西,现在这么破烂,这说明啥,我心里很清楚。

    我并没问,怕这么一来勾起杜兴的伤感。杜兴倒是经验老道,他反倒很淡定的跟我们说起别的事,“赶紧走。”

    我们都说好,我和潘子还一人一个,把杜兴和刘千手扶起来。

    我们人多,坐不了摩托,只好跑回面包车那里。陆宇峰又试了试,发现面包车虽然被撞得挺惨,车前面都面目全非了,但还能勉强开。

    我们就凑合的坐进去,一路小心的来到码头,这期间我们都给枪上了新子弹。

    当刚看到码头时,我一喜,随后心里一冷。因为这里空荡荡的,别说人和汽艇了,要我说,连个渡江的竹筏都没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