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逃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sp; 我估计这不是啥好玩意,也想到刘千手对毒蚊杀手说的一句话,他会有个交待的。

    我隐隐觉得,这东西很可能是毒药。只是我再想救人,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扯着嗓子大喊,给杜兴提醒,让他照顾完李峰,再顾及下刘千手。

    我们艇上还有小矮人,他看到这一幕时,有些急了,哼哼呀呀的乱蹦乱跳想下艇。但现在我们都在水很深的位置上了,不可能任由他胡闹。

    陆宇峰挺狠,关键时刻下“黑手”,一大拇指把小矮人戳晕了。

    我本以为杜兴他们的艇也会赶过来呢,谁知道他们竟跟我们分道扬镳,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这让我感到不解,心说难不成他们不想逃,还有什么事没做么?

    我们艇上的三人这时各怀心思,也没兴趣聊啥,就任由司机把我们往荒凉的地方带。

    过了半个多小时,司机四下看看,这附近一定有什么标记,他把汽艇的马达停了,对我们喊了句,“下艇!”

    我们仨都愣了,因为这里下艇?岂不是要投江了?

    但司机不管那个,从一个角落里拿出一桶汽油,对着艇上浇起来,趁空还说,“你们先游,记住了,顺着鸭鲁江往里大约游两里地的样子,会出现一片树林,找到一个白杨树,你们从那儿上岸,会有其他人继续接应的。”

    我们没多问,陆宇峰水性好,索性背起小矮人,我们仨先后跳下去,当然了,为了轻装上阵,我没带着那把枪。

    在我们游出挺远的时候,司机把艇点着了,他也下了水,在我们后面跟着。

    这纯属体力活了,我们本来就身心俱疲,但在求生意识的刺激下,我们全力以赴,最终熬着赶到白杨树那里。

    我们上岸后又被司机带着往里走。这可真都是原始森林了,而且林中气温很低,外加身子湿漉,我走的那叫一个恶寒。

    最后我们跟另一个老人碰面了,这人长得挺有特点,手脚都大,还有个鹰钩鼻子,他身旁还跟着几只小貂。

    我们一起来到一个很原始的村落里,并住下来,调养起身子。

    这里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不过消息并非那么闭塞,鹰钩鼻老人每隔一段时间就扛着猎枪穿过原始森林,去延北附近溜一圈。

    我不知道他干嘛去了,反正回来时,他都会带来一些外面的消息。

    这里面就有我们想知道的,比如在我们逃跑的当天,京城就发生一个大新闻,有个高官在回家路上被两个暴徒袭击,但没生命危险。

    我猜这就是那腐败高官了,两个暴徒就该是孤狼与小莺,当时到底发生什么,我无从得知了,反正从新闻报道开看,高官没死,这俩暴徒也逃了。

    我本来挺闹心的,心说为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呢?这腐败分子怎么就没事呢?

    但没隔多久,又有新闻传过来,这次全是针对腐败高官的,说他贪污了几千万,被判死刑。

    这是好消息,当天我们仨在村里特意庆祝一番。

    我们一直没提刘千手他们,也没公开讨论孤狼和小莺怎么样了,我从个人观点出发,有这么个猜测,李峰和杜兴都该活了下来,孤狼那么一个猴精的人,也一定没死,但从李峰那晚要自杀的表现来看,小莺很可能凶多吉少了,刘千手为了他的承八零后少林方丈络没wifi,但同样也没了威胁我们生命的任务。

    许多年后,我回想着当线人的经历,或者因为时间太久了,很多事都淡忘了,只模模糊糊记得那一场场凶案的离奇,局中局变幻莫测的诡异,还有一个个凶手的血腥与变态。

    当然了,还有一个名字最让我忘不了,杨羽泽,这是孤狼的本名。

    我更时常琢磨这么一个问题,人,从出生到死亡,这一辈子庸庸碌碌的为了什么?

    有些人为了生活而挣钱,有些人为了钱而生活,每个人都有他的风花雪月,都有他的愉悦舒畅与痛苦煎熬。不管沿途风景如何,但我们最想要的,就是最终无憾的离去。

    而从我当线人的经历来看,人活着,其实可以用一句很俗的话来概括:每个人,都他娘的想好好的活着,仅此而已。

    这就是生存的意义,也是人类对生命的尊重!

    (全书完,稍后是完本感言)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