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温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楚王这次出征回来,不仅大败巴军,还把巴子也一块俘虏了回来。陈妤原本以为楚王这一次大胜而归,应当会和卿大夫们狂欢一番,她都做好楚王彻夜不归的准备了。谁知道楚王这么快就回来了!

    陈妤到宫室里头的时候,楚王和两个孩子玩的更欢,楚王有时候就像个熊孩子,他熊,两个孩子有时候也熊的让人哽咽,三熊凑一堆,还差一个就能开始开始排长城开搓了。

    楚王是拿着一支竹箸,教孩子投壶。

    投壶用的都是没有箭镞的箭矢,楚王担心孩子拿不住,让人拿来小一点的箸,给孩子扔着玩。

    投壶里有许多礼仪,杂七杂八的简直让人心中烦躁郁闷,楚王教儿子直接抓住竹箸就往铜壶里丢,不必讲究什么条条框框的礼仪。

    “那些中原人都是喜欢给自己找不痛快的,”楚王半蹲在儿子身边,给儿子纠正投掷箸的姿势,还不忘黑中原一把,“记住了中原的那些规矩都是给他们自己找不痛快的。”

    “哦。”艰和恽两个孩子都懵懵懂懂的,基本上楚王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可是,外王父也是中原人呀。”艰突然想起外祖父来,陈侯已经死了几年了,这会陵墓都已经修好埋进去了。

    “你们的外王父……”楚王听到前陈侯的名头很不高兴的撇了撇嘴,那位老丈人首尾两端的作风,楚王还记着呢。

    “好了,你们的外王父已经薨逝四五年了。”陈妤免得楚王又说出什么骂陈侯的话来,楚王对陈侯不满,只不过碍于陈侯是她的亲生父亲,不好当面说什么,但是背着她不知道说了多少坏话。

    “母亲!”恽是最亲她的,恽心中记着刚刚兄长在父亲面前说他被母亲责罚一事,立刻撒开短腿就扑到陈妤腿上,速度之快甚至连大他一岁多的艰都比不上。

    “抱!”恽拿出自己的年纪优势,张开双臂,陈妤平日对两兄弟都差不多,但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个道理古今皆通。艰端着长公子的架子不肯轻易对母亲撒娇,自然是被弟弟给占了便宜。

    陈妤弯下腰把幼子抱起来,她看向楚王,“怎么今日这么快就回来了?”

    “寡人心里有气。”对着陈妤,楚王也不藏着了,他将手里的竹箸往铜壶那里一扔,竹箸立即落入壶口,他一肚子气的坐在席上,满脸不痛快。方才对着孩子,他暂时忘记了那些事,如今妻子一问,他立刻就想起来了。

    恽立刻一副‘好怕怕’的样子抱住陈妤的脖子,死活都不撒手。

    艰一开始被楚王吓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等到他想起弟弟的时候,弟弟已经抱着母亲脖子泪汪汪了。

    ‘混账!’艰瞧着弟弟那副小可怜的样儿,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两兄弟都不知道你来我往斗了几次了,这个弟弟是个什么性子他怎么会不知道?莫说君父只是在生巴人的气,就是在砸东西,恐怕这位弟弟也不会怕成这样。

    “母亲!”艰心中酸涩,看向陈妤的目光都哀怨了许多。

    陈妤被长子看的头皮发麻,或许是前五年都不养在身边的缘故,她总是担心这孩子会心思敏感细腻,被长子那么一看,她朝着孩子招了招手,“艰,过来吧。”

    艰半点都不客气,直接跑了过去,钻到陈妤怀里去。

    楚王在那边看着,眉头直跳。楚王幼时可没有兄弟俩这么好的待遇。生下楚王之后,邓曼被立为夫人,楚王也被立为太子,他有记忆的时候,身边的不是寺人就是乳母,然后再大一点,就是太保申来教导他了。

    只有偶尔的闲暇他才能见到邓曼,而邓曼那时也很忙,她要打理武王的后寝,过问那些庶出公子公女的起居,甚至还要帮着武王打理朝政。

    当时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当年享受的母亲关爱还真的少的可怜。到了如今,邓曼年老有了孙子,一颗心都扑在长孙上了,甚至连这个儿子都比不上。

    “这两小子,倒是比寡人当年舒服多了。”楚王酸溜溜的。

    “都是你的儿子,有什么比不比的?”陈妤听到楚王这话无奈的叹口气,不知道的听到楚王这话,还以为楚王是嫉妒自己的儿子呢。

    “……”楚王扭过脸去,孩子气十足。

    都到而立之年了,楚王还这样,让陈妤简直是无话可说。

    “今日和师傅学了甚么?”陈妤抱住两个孩子问。

    “我……”

    “母亲……”

    两个孩子同时发声,然后反应过来对方都要说,立刻住了嘴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

    “……”陈妤想要扶额了。

    这是才是真的大的小的都不让人消停!

    “今日师傅教你们诗了没有?”陈妤问。

    “师傅只教了宋人傻瓜的几首,说是当年商人伐楚所作的,”恽立刻抱住陈妤的脖子答道。

    宋人是殷商的后代,当年周武王灭商之后,为了监视这些商王的后裔,便让他们做了客卿,给了封地,让四面的诸侯监视。

    说起来,楚人的祖先原本也是在商丘一代的,是在中原,只是因为不是商王血亲而受到驱逐,被迫从中原迁徙到了当时还是被三苗土著所占据的南方。

    后来哪怕楚部落酋长鬻熊协助周文王灭商,甚至把一条老命给丢了,在周武王大封诸侯的时候,也没有楚人的份,还是到了周成王才把楚人给想起来。

    好不容易封了个小小的子爵,周王摆开宴会招待诸侯,还把千里迢迢来上贡的楚子给发配出去和鲜卑人一起看火堆去了。

    “当年先祖创业不易。”陈妤想起楚国艰难的发家史,都感叹能从当初被周王呼来喝去到如今直接敢和周天子叫板,这里头真心不容易。

    “你们都要记住了,长大了不能任性妄为。”

    楚王听到那边陈妤教育儿子,放下手里的漆卮,“你们母亲说的很对,当年先祖筚路蓝缕,带领国人亲自开辟山林,才有楚国的今日,你们长大后要以国事为重,不能只顾自己,知道了?”

    “唯!”两个孩子立即答道。

    楚王看着陈妤眼里带了浓厚的笑意,方才因为国中出了勾结巴国的贵族而起的不快也渐渐散去。

    他想想这几年,发现自己和妻子虽然也吵过,但是基本上冷脸不到几日,就能和好如初。

    有这么一个心仪之人,他倒也真的生不出什么看看其他妇人的想法,他能放在男女之事上的精力就那么多,陈妤已经满满占了去,哪里还能留出多余的给其他妇人?

    “嗯,都是好孩子。”陈妤搂住两孩子一边亲了一口,两孩子见着自己都得到的一样,母亲没有偏心,都高高兴兴的。

    “母亲,听说马厩理母马生了匹小马,我想和母亲一起去看。”艰鼓起勇气和陈妤说道。

    良马是贵族必备的东西,渚宫之中也有专门养马的地方,而且里头的马都是南方不错的好马。

    “可以啊。”陈妤想了想答应了,长子平日里都不太向她提要求,如今提了这么一次,自然是要答应,免得伤了孩子的心。

    “那我呢……”恽一听立刻黑了小脸抗议。

    “好了一起去。”楚王瞧着两儿子这么争风吃醋,又新鲜又好笑,他当年可没有兄弟敢和他争母亲,父亲都是一样的,他是太子,邓曼又得宠,武王自然是对他即以厚望,其他的公子都要靠边站。

    如今他看着俩儿子闹腾的,有些想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