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章 丧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陈妤见着邓曼发病迅速凶猛,心里担心别是中风或者是脑溢血,这两样不管是哪一个死亡率都不低,别说在春秋,就是在现代也够下病危通知单了。

    艰和恽一下学就被接了过来,两孩子接过来的时候还懵懵懂懂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到到了祖母的宫室中,见着父母都在,才知道不好。

    “母亲,王母是不是身体不适?”恽首先开口问道。

    恽的年纪小,但是人却是精乖的,说话也知道不能直接问。

    陈妤和楚王面沉如水,听到孩子这么问,相望一眼,最后陈妤答道,“王母身体有些不适,所以让你们来看看。”

    恽一听就知道不好,跑到母亲身边坐下还不忘去看兄长。

    恽和祖母接触的不多,再加上邓曼喜欢艰远远超过恽,恽心中祖母的分量可有可无。比起祖母他更在乎母亲。

    两孩子最大的也有七岁了,七岁的孩子已经能懂不少事了,比如人的生死。况且楚王对两个孩子的教育都是比照着成人来。许多事两人也该懂了。

    艰听出陈妤这似乎轻飘飘的一句话后面的意思,他站在那里,咬住了下唇。

    “艰,到你母亲那里去。”楚王心中因为邓曼的事烦躁不安的很,如今长子和他一起焦躁,他看着长子不免更加心烦意燥。

    陈妤招呼儿子过来和她一起坐着,转头去安慰楚王,“这些疾医医术高明,或许夫人会很快恢复过来。”

    这话只是说出来让楚王觉得舒服罢了,病情来势汹汹,现代都不一定能够抢救的过来,何况这会?

    “龟尹去烧灼龟甲了,估计过不久就能出结果了。”楚王面上平静,心中也是忐忑难安。

    陈妤知道他让龟尹去烧灼龟甲,一个是楚人原本就有这个习惯,另外一个也是求个心安,她也不去管他,只是抱着孩子在那里坐着。

    过了一会,龟尹来向楚王告知占卜的结果。

    楚王听到寺人禀告龟尹求见,立即让龟尹进来,还不等人行礼,他就问道,“如何?”

    平日里作为上位者的矜持和冷静都少了些许。

    “回禀国君,此次龟甲显示……”龟尹面有难色,后面的话也说的吞吞吐吐,“是……凶。”

    楚王心中原本就有准备,听到龟尹这么说,也没有勃然大怒,人命都是由大司命掌管,长短是否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责怪人又有什么作用?

    龟尹站在那里脑门上冷汗直冒,他也想给楚王一个大吉的卦象,可是他烧了几次龟甲,龟甲上的裂缝走势读出来都是大凶。

    “好了,寡人知道了。”楚王颓然靠在凭几上,面上露出疲乏之意,“你下去吧。”

    龟尹听到这话如蒙大赦,赶紧的走了。

    恽瞧着龟尹逃也似的背影,拉住母亲的宽袖挡住自己的脸暗笑了几下。

    “这……”陈妤听到龟尹的话,眉头蹙起,她转头看向上座的楚王,楚王一脸疲惫的靠在漆几上。

    “还是让疾医再想想办法吧?”所谓的占卜陈妤是半点都不信的,但人还是要救。

    “……”楚王闭上双眼,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善。”

    “母亲,母亲!”艰想要去看看祖母,但是如今寝室里头正乱着,楚王不让去,他只能抓住陈妤的袖子。

    陈妤也觉得那边太乱一个孩子去不好,那么多良医在那里想办法,一个孩子去凑什么热闹?她将孩子抱在怀里,轻轻在他背上拍了几下算是安慰。

    邓曼这一昏迷就是三日三夜。那些良医们被陈妤下令驻守在宫室中,不得擅自离开。

    到了第四日,邓曼才缓缓睁开眼,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楚王和君夫人前来。

    服侍邓曼的寺人知晓武夫人这是在交代后事了,半点都不敢耽搁一溜烟的就去传话。

    楚王和陈妤听说邓曼醒来,赶紧带着孩子赶到宫室中。

    见到邓曼的时候,陈妤简直是吓了一大跳,邓曼面色红润双眼有神简直是神采奕奕,半点都看不出来是病重的人。

    她突然就想起一个词来:回光返照。

    楚王见到母亲这么有精神的样子很是高兴,下令赏赐了参与救治的良医。

    陈妤想着恐怕过了几天她还的劝着楚王消气,别迁怒这些良医才好。不然事情传出去,还有哪个良医敢来楚国,还别说有本事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几分傲气。

    就是以楚王之尊,人家也未必看在眼里。

    “母亲。”楚王看到邓曼这么有精神的样子很是高兴,他坐在床榻前,“看到母亲好起来,寡人就安心多了。”

    “不。”邓曼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她摇摇头,“老妇这是不行了。”

    楚王的笑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母亲何必说这些话呢?”

    “老妇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是得大司命钟爱了,哪里还敢多乞些寿数。”邓曼想的很开,“这月有圆缺,水有满盈,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能活到老妇这年纪的恐怕也没有几人。”

    陈妤坐在一旁听着邓曼的话,张了张口还是没说什么,邓曼自己都开看了,她又怎么好说什么?

    “母亲……”楚王扶住邓曼,邓曼看了一眼陈妤,陈妤会意,让两个孩子上前。

    艰和恽走上去跪在席上,“王母。”

    艰的眼圈已经通红了,都快哭了出来。

    “老妇恐怕这次是真的要下黄泉与先王相见,你继位十几年,大小征战数十次从无有过败绩,内政你有夫人和一众卿大夫辅佐,也没有出差错,老妇放心不下的只有一事。”

    “母亲,是何事?”楚王轻声问道。

    “太子之事。”邓曼靠在儿子身上缓缓说道,“按理,立哪位公子为嫡,是你的事,老妇不能插手。但是艰和恽年纪渐大了,再拖到大了,恐怕会有后患。”

    陈妤听到袖中的手默默收紧。

    邓曼所说的后患她能听明白,是说兄弟俩等到长大了,不管立哪一个为太子,另外一个都会心生怨恨,到时候兄弟反目么!

    陈妤作为母亲,自然是不相信自己两个儿子会自相残杀,但是她知道的那些历史,有告诉她,这些事有可能发生的。

    唐朝的唐太宗可不就是杀了自己一母同出的哥哥和弟弟才继位的么?

    陈妤看向跪着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长相肖母,有些相似的面上露出些许懵懂。

    对他们来说,还不明白所谓的太子之位意味着什么。

    她的脸色顿时惨白。

    “……”楚王蹙眉,“母亲,立太子之事不必操之过急。”他还年纪,和妻子还不知道有几个孩子,早早就将太子名分定下,要是日后证明不堪国君之位,他还能扛着孩子母亲更换太子么?

    哪怕都是一母所出,也不是这样伤妻子的心,更换太子会动摇根基。

    “不急了。”邓曼缓缓的摇摇头,生气在她身上满满的抽离。“当年你才一岁多,就被先王立为太子。”

    提起当年,邓曼的眼里多了一抹怀念。

    “母亲……”楚王看了一眼陈妤,发现陈妤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心下一阵揪紧。陈妤的意思其实和楚王也是差不多,都是看着两孩子长大之后看看到底谁更有才能,才确定下太子。

    楚国比起嫡长,更重才能。

    “母亲,此时寡人只有决断。”楚王心意已决,哪怕此时邓曼已经在强撑一口气和他说这样的事了,他还是没有改变主意。

    恽听到祖母和父亲在商谈立太子之事,他跪在那里眨了眨眼,神情格外无辜,“太子?太子是甚么?”

    “恽,不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