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0.心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跑到我家楼下,就是千里迢迢的给我送这份资料而来的,问题是,我扫了一眼目录,这才发现,匡明宇的个人资料,家庭关系,所读学校,曾经交往和关系亲密的异性资料都在上面,一目了然。

    我知道曾子默这人有点小聪明,再加上他手里不缺钱,所以想要拿到这份资料相当容易。虽然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这是摆明了侵犯他人个人*,不过话说回来,法律不也是维护有钱人的权利的吗?

    曾子默能够活的那么潇洒,和他的背景是有关系的。只是我不明白,他送这份资料的意图。

    “这什么意思啊?”我将资料合上,看着坐在地上的曾子默,问:“这是匡医生的资料。”

    曾子默瞪着我,抿了抿唇,说:“这小白脸我查过了,过去还挺干净的,人也不错。”

    “我知道匡医生人品很好,不像某些人那样,嘴里听不到一句真话,”我拐弯抹角的骂了曾子默,“但是我不明白,曾子默,他的好与坏,跟你有关系吗?”

    “当然……”曾子默昂着脑袋看着我,咱两眼神相碰时,他又低下了头,“没有关系。”

    “既然没关系,那你就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我抬起胳膊,气的直想把资料甩到曾子默的脸上,考虑到他喝了酒,便忍住了,“不过我也谢谢你的好意,没什么事,我先上去了。”

    我固执的转过脸,也顾不上脚上的伤,速度极快的朝前走。走了两步,就听到曾子默喊了我的名字。

    “陈天喜!”

    我好久没听到曾子默喊我名字了,可是这一次,听到他这么字字清晰的喊出声,我却一丁点都笑不出来。

    我加快速度朝公寓楼走,隐隐约约的听到“天喜”二字。

    上电梯的时候,我低头看着手上的资料,两滴水珠落在上面,我才知道,原来我哭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或许是因为心底的那份希望在这一刻破灭,或许是矫情的以为,曾子默查了匡明宇是因为对我的关系,或许是愤怒,气曾子默不愿说出口的缘由,恨他不努力的比我勇敢。

    很多种情绪夹杂在一块,最终,我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放声大哭。

    或许你会觉得,我和曾子默真正认识对方,不过两百来天,可是有时候,真正爱上一个人,又哪里是时间可以断定的?

    我骂曾子默是胆小鬼,其实是我,最不敢面对。

    大半夜的,被曾子默这么一闹腾,我那刚有好转的伤口,忽然又裂开了。我没告诉沈冰,也没去医院换药,只是拿着药膏一个人坐在沙发前默默的擦着,擦一次,骂一次,心理才稍微平衡点。

    门铃响了,我以为是快递,就晃悠悠的走过去,开了门才发现,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匡明宇。

    他额头上有汗,紧张的看着我,见我毫发无伤,这才呼了一口气。

    原来,他早上在医院值班,听护士长说我没去清理伤口的事儿,打我电话又一直打不通,还以为我出了事。

    匡明宇说话的时候,正喝着冰水。我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其实有些感动。

    后来我才知道,匡医生的确怕热,容易流汗。

    匡明宇喝完冰水之后,就开始给我处理伤口,沙发位置不大,我躺在右侧,他坐在左侧,他一边摆弄着消炎水,一边开口说:“把脚伸过来。”

    我很自觉的递上了右脚,匡明宇的手伸到了我的脚上,将其放在他的大腿上,下一秒,就开始上药。

    这个动作其实挺暧昧的,不过对方是医生,我也就假装淡定着。

    “看伤口的撕扯程度,你这是被仇家追杀?”匡明宇看着我的脚面,抬头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我不是交代了吗?不要乱走,不要乱动。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啊?”

    “这个……”我想医生都是这么责备患者的,就低着头没敢回嘴。

    匡明宇拿着棉签小心翼翼的上药,我的脚就放在他的大腿上,棉签触碰到伤口的时候,我心口某处,也跳个不停。

    我盯着他,再想着曾子默,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知道,你现在一个人呆在家中十分无聊,”匡明宇见我没说话,急忙安慰着,“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沈冰,或者,我让mary过来陪你?”

    “不用了,”我急忙摆手,“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这点小伤,还能应付的来。”

    “烫伤可不是小伤,”匡明宇白了我一眼,继续上药,又说:“这块地方,很可能会留疤。”

    女人都是爱美的,我一听留疤,就嘚瑟不起来了,试探的问:“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一年四季,我都得穿袜子啊?”

    匡明宇抬起头来看着我,认真的说:“身上有道疤,还只是表面,现代医术那么高明,倒不是问题。但是陈天喜,你心上的那块疤,我该怎么医治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