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3.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争吵的时候,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比如此刻,我没有告诉曾子默其实我和匡明宇,根本不是情侣。我嘲讽他,不愿低头。

    有时候我们就是这样,希望对方退一步,自己就乐呵呵的奔过去。但是自己最不愿意承受的,就是先低头的那一位。

    我把时间都用在了怄气上,却从未真真切切的想过,曾子默到底喜欢不喜欢我。

    这是我后期想到的,这会儿,我就想着怎么在曾子默心口上来一刀,让他知道疼的感觉。

    曾子默听我说了“重新开始”四个字,先是有些惊愕,然后又低下头。

    “那,他对你好吗?”

    其实这句话有两种理解意思,但是我想听到曾子默实实在在的告诉我,而不是我却猜测。

    “曾子默,你要是不想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就直说。”我兜不住火气,盯着面前的男人,说:“你要是真的想让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也直说。我这个人,没你那么多弯弯肠子,你痛快点,我也痛快点。”

    曾子默或许没有料到我会这么直接,瞪着那双桃花眼看着我,眼神里完全是不可置信:“陈天喜。”

    “你说啊。”

    曾子默被我逼的躲无可躲,他放下碗筷,认真的问:“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吧?”

    他这么一问,我当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还是那句话,我理解,不代表我不愤怒。我愤怒,也想愤怒的有点姿态。索性用着无所谓的嗓子说:“当然不行。你知道的,再大方的男人,也不期待自己的女人和前任有任何关系。”

    曾子默的肩部是颤抖的,他点了点头,良久,才说出两个字:“前任……”

    倒霉如我,又多了一位前任。

    曾子默和我这次的见面不欢而散,关门之后,我去卫生间里踹马桶。新买的马桶盖被我一脚踹下。脚疼的厉害,我才稍微冷静下来。

    这一次,我和曾子默彻底闹翻了。

    其实我也没有多想,我只是觉得,曾子默在跟我耗着,我也憋着一股气跟他耗着,咱们都耗着,就看谁低头了。

    mary婚礼在一个星期之后如期而至,我和曾子默,也是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联系,我开始上班了,可是和罗蒙的交流少之又少,鉴于对曾子默的愤怒,好几次在电梯口碰到罗蒙,我都转身离去。

    一个男人把我的生活闹得天翻地覆,我自己也觉得挺没劲的。

    mary婚礼的前一天,沈冰给我打电话,问我第二天是否有空,我就问她什么事儿,她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大截,最后告诉我,曾子默要回帝都了。

    明天的飞机。

    我一听,觉得这事儿跟我关系不大。但是心却纠在一块。电话里,我斩钉截铁的告诉沈冰,我要参加mary的婚礼。

    mary的婚礼是在银河公园举行的,室外婚礼。当天天公作美,多云天气,一点也不热。

    匡明宇一早就过来接我,我第一次看到他穿着西装革履的样子,整个一适婚男青年,一表人才的模样。

    去婚礼的路上,我一直盯着手机看。

    曾子默要回帝都这事儿,他至始至终没有告诉我。而他今天离开,也没有通知我。

    或许在他看来,我就是这么一不重要的存在。

    既然他不在乎我,当然我也不要在乎他,或许担心自己会打电话过去,我索性关了手机。

    到了婚礼现场,我去和mary打招呼,看着她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的心底,是说不出的感动。

    室外自助婚礼,自助餐搭在一小花园里。mary请来了牧师,来客坐在椅子上,见证一对新人走在红毯上。

    牧师念着贺词,mary和老公交换着戒指。白色的婚纱随风飘散,这一幕,陌生有熟悉。

    我的脑海里又一次的闪过那个场景。白婚纱,黑礼服。

    小小的教堂里,我们面对面站着。

    我闭上眼,努力的思索着这一幕到底在哪里曾经发生过,越努力思索,越想不起来。

    婚礼交响曲响起的时候,我的头部好像裂开一样。我忍着疼痛,看着台上的mary,恍惚间,看到了自己。

    而mary的老公,却是……魏勋。

    我和魏勋?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忽然间,就没了知觉。

    我做了个梦,梦到了自己和魏勋站在一小礼堂里。礼堂下,坐着好多人。有同学,有老师,还有,二叔二婶。

    我穿着白婚纱,和魏勋面对面站着,牧师站在我们两人中间,问着和mar...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