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曾子默:爱5000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日历上已翻过一半,不知不觉,已经搬到这座城市大半年,从开始的水土不服,到目前的习惯成自然,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着,唯独让我不安的,就是她的身体。

    昨天我偷偷跟在她的身后,跟了足足半小时,她居然都没有发现。她又去了那家心理咨询中心,如我所料,她又咨询了那个所谓的春梦。

    一个人占据是另外一个人的心,到底能占据多久?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是每每看到陈天喜因为那个男人苦恼时,一种不言而喻的愤怒就在我的心底蔓延。

    半年前,魏勋在礼堂里亲自拒绝了她,这种伤害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我想都是很难承受的。何况,在她看来,这个男人一直很爱他。

    老爷子常说,想要打败一个人,只要抓住他的弱点就没问题。这句话在魏勋的身上,完全得到了应证。他已经做了他的选择,事实证明,爱情也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但是这个可怜的女人,那片对她而言惨痛的记忆已经从脑海里消失,为什么,她还不肯忘记过去,忘记那个抛弃了他的男人?

    固执如她,愤怒如我。

    沈冰打电话过来时,我还在备课。一直以来期待的工作,在这里得以实现,每天和一群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呆在一起,心也没有任何负担。

    沈冰告诉我,今天她有同学聚会。我听了有些紧张,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的计划,万一有人说漏了嘴,只怕会引起她的怀疑。

    过去是我们都不想再次触碰的一个点,我宁愿选择自欺欺人,宁愿学着陈天喜,把这一切忘记。

    备课结束之后,我去vics订了包厢。当沈冰带着一大伙陌生男女过来时,我没撞见陈天喜。

    沈冰告诉我,她在家给八戒洗澡。

    说到八戒,我的心底又是一阵窝火。八戒是陈天喜和魏勋饲养的宠物,两人分手之后,魏勋是懒得再去照顾这小王八羔子。陈天喜的病情又时好时坏,所以只能丢在沈冰那儿。

    后来,王博士告诉我,让陈天喜接触接触小动物,对她的病情是有好处的,还可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培养她的责任心,我虽不待见他们两人共同喂养的小王八羔子,可一想到对他有好处,我还是同意了。

    或许是她曾经待它如同母子,八戒看到陈天喜的第一眼,就狠狠的添了她好几口。这女人虽然有时候脾气爆照了点,可对八戒,那是真好。

    我不是没有度量的人,所以也慢慢的习惯了八戒的存在。

    八戒也习惯了我,听指令,也是在我想见她的时候,成为一特好的借口。

    今天的聚会,她不来也好。言多必失,我也不想因此再生是非。招呼这帮老同学之后,我跟沈冰打了声招呼,便准备离开了。谁知她已经喝得满脸通红,并且给陈天喜打了电话。

    我去楼下饶了一圈,不久,就看到陈天喜进门。她今天的穿戴有些不同,深v,蕾丝,勾起了不少双眼睛。

    想着大学那会儿,我做梦都期待她能这幅打扮,可她一副男人婆模样,整天t恤,牛仔裤,哪有半点女人样子?

    我穿过人群,跟着她的背影上了楼,咽下口中的红酒,推开了包厢的门。

    她和其中一位老同学正在寒暄,见我进门,脸上立即露出一疑惑眼神。我琢磨着,是不是有人说错话了,遂走到她的身边,跟其他人打了招呼。

    问了几句才知道,原来,是有人把我当成她的男朋友。

    不过,这也是我要的效果。

    这半年来,咱两总是不温不火的发展,我连她的小手都没牵过,想想也挺不甘心。至于她,好像也很享受此刻同学之间给予的虚荣心,偷偷的跑到我的身边,小声的跟我道谢,并且保证支持我和沈冰。

    也难怪,她不记得的事儿,沈冰一直记得。所以在她的眼中,我和沈冰才是一对。

    为了不让这种误解越陷越深,我觉得有必要给她一个小小的提醒。

    其实我看的出来,今晚到场的她的几个老同学,特别是女人,看她的眼神,都是羡慕嫉妒恨的。一伙人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去给她灌酒。

    陈天喜的性格太直,在应酬方面还是会吃亏。我担心她喝太多,走过去,给挡了下来。

    实际上,她已经喝多了。

    我给服务生打了个招呼,又走到陈天喜面前,让她扶着沈冰先去休息。

    支走了她,我和这伙老同学也就没什么顾忌了,点了两瓶xo,兑了点饮料,大家也喝个痛快。

    我喜欢他们说“天喜她对象”“天喜她男人”之类的话,听上去特别悦耳。所以酒水方面,我全用最好的招待。

    一轮喝下来,我也有了醉意。

    我让服务生去旁边的ktv开了一豪华包厢,带着大伙儿去唱歌。因为放心不下陈天喜,唱了两句,我便返回酒吧。

    陈天喜躺过的地方,好像还带着她的清香。

    包厢外传来了声音,不用猜我也知道,一定是陈天喜来了。

    我眯着眼躺在沙发上,听着她的脚步缓缓靠近,心底那些躁动分子,不断的叫嚣着。

    “曾子默……”她喊了我的名字,好像在大学校园里,她固执的盯着我,伸着食指指着我的模样。只不过,此刻的声音,略加的温柔。

    鼻尖是她的发香,我眯着眼,一眼就看到了她胸口两团雪白再朝我打招呼,让理智见鬼去吧,我只想抱着她。

    半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不是没见过女人,可是当我真正抱着她的时候,我的心是颤抖的。

    那句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我想这一刻,认真地告诉她。

    酒精虽然占据了我的身体,但是绝没有占据我的思绪。我听着她喊我的名字,我们面对面的坐在一块,她盯着我的双眼,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那个俏皮霸道蛮横甚至处处跟我过不去的小丫头,再一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陈天喜。

    即使明早醒来你要跟我绝交,这一刻,都让我吻你。

    吻下去的时候,我的思绪还是清醒的,但是肌肤接触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已经没救了。我的手不受控制的抚摸着她的肌肤,如我想象那般,丝滑,弹性。

    兽欲席卷全身,我放肆的亲吻着她的唇,挑弄着她的舌尖,亲吻着她的耳垂,听着她在我的耳边的呻。吟。

    通过她的反应,我知道,她也是醉了。有那么一秒,我撕开了她的衣服,想要趁机征服这个女人,可是当我的身体贴着她的身体时,我又做不到了。

    我将她抱在怀中,哄着她入睡。感觉到身体里的火苗慢慢的减小之后,我才起身,去门外抽了一支烟。

    大四那年,魏勋,陈天喜,还有珊珊三个人合租了一个房子。可是珊珊告诉我,魏勋和陈天喜,是住在两间房子里。

    她思想开放,可是在男女关系里,她还是想把最珍贵的一次,留在结婚那一天。

    而我,又怎么能乘人之危呢?

    我这么一本正经,总该换来一个敬畏的眼神对嘛?可她陈天喜是什么人?醒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给了我一巴掌。

    我琢磨着她肯定是误解了我,我虽然趁机占了那么一点点便宜(相信我,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接吻是最为普通的接触了)但是不至罪该万死吧,就陈天喜那模样,我知道,她一定是想剁了我。

    如我想想中一样,陈天喜果然是极为愤怒。她不但要和我撇清关系,连那小兔崽子,都不让我遛了。

    有件事我是不想承认的,可是我心底很清楚,陈天喜之所以那么不顾一切的选择和我保持距离,不过是因为,她还想着他罢了。

    所以当她毫不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