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4.记忆里的你和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曾子默离开的第一个月里,沈冰基本上每天都来,来时给我带了些吃的,陪着八戒遛弯,然后再离开。夜幕降临的时候,她会给我打电话,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几句话,最后才挂断电话。

    开始,我是不理解她的行为的。直到一页页的翻看曾子默的日记,我就明白了她的用心良苦。

    曾子默离开的第四十天,我依然完好无缺的活着。

    很多没想明白的事儿,仿佛在这种安静的状态里,慢慢的,被理清了。

    我开始清楚了我和周围人的关系,我开始明白,谁在我的青春里留下了一段谎言,谁又是真正的为我忧伤为我难过。

    记忆里没模糊的东西也在脑子里陆陆续续的被记起。我终于想起,在a大,我的青春年华里,有谁路过,有谁留下。

    我决定去a大走一走,不提前告诉任何人。曾子默这王八蛋虽然走了,可他走之前,给我留下一大笔钱。我虽不会动这笔钱,但是有了那个数字,我的安全感也上升了不少。

    我收拾了行李,趁着沈冰前脚出门,我后脚就叫了车。

    八戒还在笼子里观望,我走过去,亲了它一口,说:“八戒,妈妈想去看看过去,这几天,你要听干妈的话,我很快就会回来。”

    八戒似懂非懂摇了摇尾巴,我将纸条放在桌上,拎着行李箱,迅速的出了门。

    我算了算车程,坐动车的话,只需要一小时。而一小时内,沈冰还在公司上班。

    其实我也明白,她之所以过来看我,不过是因为,她担心我想不开。她错了,她不知道,一个人内心的仇恨,是可以被爱化解的。

    只是曾子默这个王八蛋,当初选择了走这一条路,关键时刻跟我玩离开。他什么意思啊?觉得没脸见我?还是,他已经后悔带着我这个拖油瓶了?

    这个问题我也想了整整一个多月了,每每看到他日记里的心路历程,我都忍不住偷偷的流眼泪,我知道,他承受的,比我还多。

    买票,进站,上车,趁着我还没到那个熟悉的校园时,我还是先睡一会。

    动车比我想象中速度更快,听到列车员提示已经到站,我才拿着行李匆匆忙忙的下了车。观望四周,顺着人群出了站,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从心口冒了出来。

    对啊,这里才是我呆了四年的地方。

    凭借着记忆中的印象,我居然找打了打车的位置,跟出租车司机报了大学的名字,自己靠在窗口,激动的不行。

    彼时已是盛夏,七月。出租车师傅告诉我,学生们已经放假了,留校的,都是些考研的学生。

    我笑了笑没说话,一直盯着窗外的风景。熟悉的场景映入我的眼帘,老站台,梧桐树,以及拐角处的报亭,以及迎面而来的红色公交车。

    记忆从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公交车里,仿佛还有着当年稚气未脱的自己。

    曾子默在日记里写到:“有时候我挺不理解自己,明明看到她和他的手十指相扣,我会控制不住自己去妒忌,可是每一次,我又会跟在他们的身后,从学校,到市中心,再到那个堆满书籍图书馆,远远地看着他们两人有说有笑,一呆,就是一天。

    原来人是会变的,有时候最不屑的行为,却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出租车经过熟悉的十字路口,前面不远处,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青年公寓。

    我记得那个门,也记得那栋楼。当初搬家的时候,我和魏勋选了好久,某一天接到这栋楼宿管的电话,他告诉我们,520的情侣要搬走了。我问他搬到哪里去了,他说,小两口准备结婚。

    520这个特别门牌号,对于那个信奉爱情的自己而言,有着特别的力量。房子是三居室,我和魏勋一商量,决定合租。

    合租的小姑娘就是曾珊珊。艺术系的美女,在院活动里我们会经常碰面,弹得一手好感情,有着漂亮的美人尖。

    院里面很多人都认识她,因为她有个有名的哥哥,叫曾子默。

    那个骄傲,自大,并且自以为是的男人。

    虽然是兄妹,可这两位性格差距很大,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

    曾珊珊想要考研,她低我们一届,学习也很努力,嘴巴更是很甜,我和魏勋都很喜欢她,把最大的那个房间,让给了她。

    现在想来,我是自己给自己安装了一个原子弹啊。

    这事儿也不能怪人家曾珊珊,说起来,我们几个都有责任。

    司机师傅提醒我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