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章 也要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考试的那天,是雨天。

    现实中刚好也是下雨的天气,流流背着书包奔回家中,踢掉湿透的鞋子,登录游戏,像是从一个雨季钻进另一个雨季,那样漫长……

    靠窗的考场位置,密集的雨滴沉重地打在玻璃上,先是支离破碎,然后又汇聚到一起,雨声回荡在脑中,嗒嗒嗒嗒不肯停歇,让人焦躁,让人厌烦……流流握着笔,努力沉下心来解题,第一题,第二题,第三题……

    第一门考试很快结束,下场考试在下午两点,复习的时间很充裕。同学们聚在一起谈论着上场考试的得失对错,闷热嘈杂的教室让人窒息。流流打开后门出去透气,正好撞上隔壁出来的池海,这厮心情很好地抖着眉毛,“哟,张小叮,考得怎么样啊?”

    “哥哥考完的感觉可是相当好啊,准备好做我女朋友吧!嗯?”池海倚在墙上,得意非常。

    “队长,队长,你的小抄掉了!这里这里……”这时,隔壁班钻出个脑袋来,手里捏着几张皱皱的纸条向他挥舞,一副邀功的姿态。

    捣什么乱,别暴露我!池海粗鲁地一把按回那颗脑袋,竭力维持神色,“咳咳,总之我感觉很不错!”说着抓这那颗脑袋一起闪回了自己教室……

    真是,笨、蛋。

    流流摇摇头,一丝笑意爬上嘴角,烦闷的心情稍减。

    ……

    那场雨下下停停,天色始终不见好,下午考试的时候,满场的落笔沙沙声,耳边雨声不绝。

    “张小叮,张小叮同学在这个考场吗?”考试过半,推门进来一个短发的女老师。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流流正在解第一道阴影题,一手捏着圆规,针脚扎进纸张,尖锐的,缓慢地着点慢划……忽然间,整个夏天所有的热度都离开她的身体,“啪嗒——”金属的圆规砸在桌面上,寒意将她的意识一点点凌迟。

    五月二十九日。

    原来,她始终遗忘了一件事情。

    “张小叮同学,你妈妈刚刚打电话过来,说……”

    她忘了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座位,忘了是怎么来到了办公室。还有,她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听着这个女人滔滔不绝?

    “张小叮同学,我希望你能平复自己的心情,毕竟每个人都会……”

    她什么也听不进去,什么节哀,什么镇定,什么人生如此……为什么不反驳,她应该大声反驳,大人们那些说不完的又没用的大道理的!

    “老师,我可以走了吗?”

    女老师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为这学生异常冷静的反应。她点头答允,“当然可以,只是外面还在下雨,你要是没有伞的话,老师这里有一把……”女生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般,转身推门离去,女老师的手僵在半空中,许久才慢慢收回来,算了算了,听到这么不好的消息,这孩子的心情一定很沉重吧!

    ……

    当幸福来得太轻易,就会过于沉溺,然后忘记了总有一天会失去。

    连绵的雨丝织起一张网,将她重重包围,她穿着夏季的短袖校服,她不停地往前走,雨水早就打湿了半个身体,明暗深浅的水渍冰寒入骨,不及她心里的绝望。视线里所有的景物都是模糊的,前方和身后看不出两样,浸湿的帆布鞋和袜子黏在脚上,抬起的每一步都很沉重……

    路边打伞经过的行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这个步行的女孩,在这么大的雨中漫步,是在找虐还是装x?看样子还是个学生,不上课吗?摇头,摇头。呐呐呐,年轻人的世界我不懂。

    “张小叮!”一辆自行车停在她身边,周泽之有些气恼,“不带伞为什么不借一把,你这样会生病的!”

    气什么,流流有些好笑,这是个游戏啊,无论这个身体怎么样也好,都不要紧啊,没关系的……

    “张小叮,你奶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芷涵已经打车赶过去了,相信你奶奶不会有什么事的……”周泽之下车撑伞,灰色的格子雨伞罩过两人的头顶,隔绝了大半雨声。

    不会有什么事……

    你知道什么?奶奶她会死的,她会死的,无论她怎么赶过去也好,怎么快也好,都握不到她温热的手……

    比听到奶奶出事这个消息更残酷的,是她早就知道了结局。

    这个结局,是失去。

    如果她一早做好措施的话,如果她每天提醒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是她的错,全都是,她的错!

    “张小叮,我送你过去好不好?”周泽之有些焦切地跟在后面,“你不要这个样子,你现在在做什么?你不是最喜欢你奶奶了吗?”

    对啊,她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努力学习,为什么要千方百计讨好眼前的男人?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这些东西上?

    流流忽然停下脚步,倒把周泽之吓了一跳。他握稳雨伞,正想再劝几句,便听到她的声音。

    “周泽之,都怪你,如果你早点喜欢我该多好……”她抬起头,被雨水冲刷过的脸孔惨不忍睹,周泽之不由抖了一下,下一秒,她捞起周泽之的雪白袖子,死命地擦起那张花掉的脸……

    周泽之咬牙,无奈地看着伏在袖子上不停动的脑袋,隔了几秒,她又换了另一只袖子,周泽之抽回胳膊的时候,外套已经显示报废的凄惨模样。

    “张小叮,你跟我有仇?”

    “对啊……周泽之,我恨你,我恨你一直不喜欢我……”带着哭腔的女生伏在他的怀中,滚烫的眼泪熨帖在胸口,炙热得像一团火焰,要把他的整颗心都燃烧起来一样。他推也不是,抱也不是的定在原地,耳朵里全是女生哭泣的声音。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还是喜欢张芷涵……”

    什么意思……

    他猜的没错,那天晚上张芷涵和他告白的时候,她果然早就醒了。只是醒的真不是时候,把他原本准备拒绝的话都打断了,周泽之苦笑,“张小叮,如果你的心愿是让我喜欢上你的话,其实……你已经做到了。”

    就算不到爱的程度,至少已经让他很在乎,比如她此刻哭泣的模样,格外地让人心疼。看到张芷涵哭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心疼过。

    一个从来不哭的女生,她该是有多难过,才会掉眼泪。

    “那有什么用……太晚了,都太晚了!”

    用力推开自己的女生,那张不染脂粉的素面上,勾着嘲讽的笑。

    但他只张着嘴,不受控制地吐出一个名字来,“丁、小樟?”

    原来……是她。

    xxxxxx

    张奶奶去世了,据抢救的医生说,送来的时候老人家已经断了呼吸,一系列的急救措施,都是徒劳。

    人的生命,真是脆弱。

    昨天还冲着你喜笑颜开耍无赖的人,今天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这里,不会哭,不会笑,那么安静,那么沉默……

    “软糖,月饼,汤圆,桂花糕……”

    “奶奶,你看,我带来的都是你喜欢吃的,小叮是不是很懂事?”流流握着那双冰冷的手,努力扯开一抹笑,“是我带的太少了吗?奶奶真是个贪心鬼,那你说,要多少怎样才肯原谅我?原谅我好不好?醒过来好不好?”

    没有回答,怎么会有回答。

    “小叮。”张妈妈叹了口气,“奶奶生前最疼爱你,这些东西你保管吧!”

    递过来的篮子,是奶奶经常用的。

    过惯苦日子的老人家,向来艰苦朴素,神志不清的时候老师叨念着乡下的生活。那里有她的老头子,她的小翠公鸡,还有和她唠嗑的一群老太婆,整日下田拔草种菜,就是这样忙碌辛苦的日子,却是她一辈子最好的回忆。

    张奶奶的痴呆,是在张爷爷去世后患上的。她经常在家里喊着“旺福——旺福——”,那个土气又粗鄙的名字,不管不顾地把儿子当作那个陪她到老的男人,似乎他从来没有离开她,她还是那个老男人的婆娘,以夫为天,怀抱着别人难以理解的幸福……

    “奶奶……”在篮子里的一堆碎布和针线中,她看到一朵没有做完的小红花,细密的阵脚,是在那双粗糙的手下,一针一线地缝就。

    这朵花还没有做完,那个人却已经不在了……

    ……

    流流请了三天事假,接下来的几门考试,都没有去参加。对她来说,无论考得怎样,已经,无关紧要了……

    她重新回校上课那天,在校门口遇到别别扭扭的池海。他很想说几句关心的话,只是又怕自己不会说话惹她更加不开心,于是只好在她身边凑来凑去。

    “考试成绩出来了?”

    池海一愣,接着点点头。

    “我说过的话都算数,你考得比我高的话,现在就是我男朋友。”

    “可是你只考了一场半的试……”池海有些懵。她明明只考了一场半,总分却只比他低了2分,这样的超越,不提也罢。

    “怎么,不愿意?”话语幽幽。

    “愿意愿意。”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再顾不得什么面子,马上在女生左边站好位置,温顺地像只家犬。

    “喂,身体压低一点,我现在很困,想靠一下你的肩膀……”

    “哦哦。”

    ……

    “姐姐,你的手怎么了?”晚饭的时候,张芷涵惊呼,“怎么那么多口子?”

    “摔了而已。”云淡风轻地,她继续低头扒饭。

    “对了,爸。”流流放下筷子,“周泽之不用来给我补课了,你替我说声谢谢,谢谢他之前的照顾,以后我会自己努力的。”

    比张爸爸更吃惊的,是张芷涵。

    除了吃惊外,还有失落。虽然她上次告白成功了,但周泽之待她依旧像往常一样,没有丝毫改变,张芷涵时常怀疑那天晚上,是否只是自己做的一个美梦。周泽之不来补习的话,就等于失去了一个经常和他相处的机会……

    流流把张芷涵的失落看在眼里,扯动嘴唇,“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

    你想看见他,我却是,不想再看见他。

    “姐姐。”

    数分钟后,张芷涵推动房门进来,“为什么忽然取消补习?”这句话问得很冒失,她却迫切地问了出来。

    “因为没必要。”流流在床上翻了个身,“我本来就不需要什么补习。”

    “可是……”

    “你想说我是个笨蛋吗?”

    “怎、怎么会呢?”张芷涵缩回身子,“既然姐姐觉得没必要,那就取消补习好了,我回房看书了,拜拜!”

    真是善解人意的妹妹啊,流流看着合上的门,伸手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本日记来,粉红色的面皮,贴着亮晶晶的贴纸,无疑是原主张小叮的物品。

    翻到昨天折角的书页,流流读出声来,“周泽之怎么会知道,我并不是个笨蛋……”

    “但是为了接近他,我情愿变成一个笨蛋,讨他的嫌,惹他的骂,吸引他全部的注意。我总是那么闪亮,人群中他第一眼就能发现我的位置,只要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幸福得快要死掉……”

    张小叮,对于周泽之,原来是这种单恋吗?

    在发现这本日记前,流流就曾经怀疑过,为什么她在现实中怎么也听不懂的数学题,只要周泽之讲过一遍,她就能轻易弄明白。起初,她以为这就是学霸的力量,可是当发现,只要看过一遍的文章,就能八、九不离十地倒背出来的时候,这个结论已经不一样了……

    张小叮怎么会是个笨蛋,她只是再隐藏自己的聪明而已,所以她经常弃考,从不愿意自己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