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章 致命危情(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若梨姐,快下车。”车子行到半道的时候悄悄停了下来,驾驶座上的汉子回过头。

    “为什么?”不是要带她去见韩森吗,这是什么情况?

    “让你下车就下车,别浪费时间啦!”陈渺渺也回过头催促,“快点,快点!”

    那双清澈的眼眸里闪着惊慌,和来不及藏匿的一抹对未知的害怕。直到流流被推下车,那双眼眸还映在她的脑中,引擎声起,那辆车子驶向前方的黑暗……

    这是为什么?

    她的思绪是混乱的,身子没有在寒风中站稳,便被拉入一个宽厚的怀抱,光是嗅到他的气息就能猜到他的身份。

    “嘘——,我们先离开这里。”韩森低声说道,拉她进了旁边的车子。

    车子发动,开向另一个方向。

    车灯的光芒如水流冲刷过前方的路面,韩森的握着方向盘,专注地看向前方。

    有人说,要想不被杀,那就学会先发制人。

    先发制人……

    “你的枪,指的人不该是我。”韩森面不改色地开车。

    对准。不许颤抖!流流握住自己持枪的手,竭力维持。

    “你杀了罗铭的三叔?”她问。

    “嗯。”韩森点头。

    “为什么?”

    “为什么……从前的你可不会问这些。”韩森盯着前方,“那些理由,本来就是没用的东西。理由就像借口,不费力找就能得到。罗临,有人希望他活着,也有很多人想要他死,包括我。杀人需要多大的理由,才算顺理成章?就像现在……”

    “想要杀了我的你。”他竟笑了,“又是为了什么?”

    “我想要为那我认为不该死的人报仇!!”

    他为什么可以把人命说的这么轻易?那天晚上,罗铭难过的样子还在眼前,像他那样的人,一定还有很多很多。

    “报,仇。”韩森咀嚼着这两个字,猛地踩下刹车。

    车身猛烈一晃,她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前倾,枪差点从她手中脱出。流流奋力握紧枪柄,韩森的手伸过来,钳制住她抓枪的手,力道大得惊人。她看到自己的手腕在面前扭曲……

    流流咬牙承受着手腕的剧痛,和他对视。那是一双幽深的眸子,漂亮到危险的程度,闪着一簇簇怒火。

    “为了一个和你无关的死人,你居然想要杀我?你知不知道,我却在救你!”韩森将她整个人按倒在座椅上,双手折叠举过头顶,掌控绝对的主动权。

    他会杀了她,他会,他会……流流一开始就这么确信着,现在又说什么在救她的谎话。

    仿佛读懂她的嘲讽,韩森眼中的怒火更甚,“你知不知道,每天为了说服我自己不去杀了你,我有多痛苦!!”

    流流笑,“为什么要痛苦,你可以动手啊!”

    刚说完这句话,她的左脸颊便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口腔里的铁锈味弥漫开来。

    韩森的抬着右手,眼神阴郁,“你以为我不想吗?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吗?每个人都劝我除掉你,每个人都和我说你该死,我也一直劝我自己,那么干脆就杀了你就好了!可我就是下不了手!很可笑吗?关若梨,你凭什么说得这么轻易,为什么非要这么折磨我!!”

    折磨,他说折磨,明明每次都是你在折磨别人。

    “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一切,你就乖乖的,不好吗?”韩森俯下身,将她的身体锢进怀中,“我们还和以前一样,不好吗?”

    韩森的怀抱是炙热的,带着他的怒火,他的挣扎,他的痛苦,他的期盼。流流没有挣扎,只是叹息,“就算以前都是虚假,你还想要回到从前吗?罗铭说的不错,你不是傻子,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

    “你不是傻子,我却是傻子。身为一个卧底,居然会爱上自己的任务目标……”

    五年是不是太长。

    她化名关若梨被组织派来监视这个男人,每每逢场作戏,场场曲意逢迎,长期看着那个人,她生出了欢喜,竟忘了自己的身份。她最不应该爱的人,就是这个人。对他产生爱慕的那一刻,她就注定成为了失败的卧底。

    ……

    “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要演下去吗?关若梨,不,苏愫警官。”

    苏愫,警官。

    从罗铭的口中,她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

    原来,她一点都不无辜,她一直有着必死的理由。

    “为什么要背叛我?”“我对你不好吗?”……

    流流又一次想起游戏的第一幕,那谍中谍的戏码,韩森用枪指着她,目光森寒,杀机毕露。

    她以为是他的戏演的太逼真,其实那些话何尝不是他真正想要问的。韩森一遍遍地问着,明知道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

    从一开始,就没有他想要的答案。

    半真半假的戏码,半真半假的情感,半真半假的杀机。

    如果不是罗铭冲进来,及时打断这场戏码,韩森一定会忍不住动手吧,就像她第一次被杀时一样。

    ……

    “知道你的身份以来,我说服过自己很多次要对你下杀手,然后很快,又痛恨起有这个念头的自己,反反复复,几乎让我发疯。”

    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他明明都知道的,那是他不该动心的女人,是带毒的花朵,她会把他彻底摧毁……

    韩森的话语一字一字敲在她的心上,她何尝不是这个男人最不该爱的人,他们两个人犯了一样的错误。

    “咚——”地一声,枪从她的手里滑落,摔进车座底下。

    面上忽然有泪水下来,流流不知道,哭的人是她,还是关若梨。眼泪大颗大颗地坠落在男子的肩膀,宛如积攒了很多年很多年的悲伤和委屈,在此刻决堤。罗铭说回到这个人身边是在自寻死路,她此刻想的竟是,死就死吧……

    “听话,好吗?”

    她点头。

    韩森松开手,整理衣服,回到驾驶座启动车子,“用那个女孩拖延的时间,够我们到达目的地。”

    “……这就是你说的救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流流,眼里闪过惊诧。

    脑海中闪过离去时陈渺渺那双略带惊慌的眼眸,明显是有人以她为目标追杀他们,韩森……竟是让那个女孩给她做替死鬼。

    原文的女主,在这里竟然被当作了她的垫背,流流忽然觉得有些不适,陈渺渺不过是个喜欢上韩森的可怜少女,她推她下车的一瞬,她是不是明白自己在做的是什么……她在保护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你比她重要。”韩森只是这样说。

    xxxxxx

    韩森告诉她,想要她命的,除了刹雨会的一些长老,还有她原来组织派来的杀手。

    难怪这游戏的失败条件只是不死,好不容易男主不要她死了,又多出来这么多人补上,她想要好好活着还真是不容易……

    “你呢,不想要我的命了吗?”

    韩森合上药箱,恶趣味地弹了一下她的伤口,“你就继续逞强吧~”他交代几句,便出门去办事。

    他们现在在处在很偏僻的秘密别墅,据韩森说,知道这里的人很少,暂时很安全。她先在这呆个一阵子,他再想办法把她送到别处。

    韩森失算了,知道这里的人很少,并不代表没有人会来。

    流流刚刚躺下,就听到了开门声。

    “若梨姐,老大让我来给你送日用品和衣物!”进来的是一个带着圆圆眼睛的清秀男子,笑得人畜无害。

    “哦,放着吧!”听到是韩森的人,流流稍稍放下警惕。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