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17.唐门番外:2011年,傅家有子摩诘(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事不关己,好像那针不是扎在他的身上,而是扎在别人身上一样。

    为了一支冰淇淋,摩诘住了好几天的医院,曾瑜跟萧潇道歉,萧潇倒是很豁达:“让他受受罪也好,要不然下次不长记性。”

    听了她的话,曾瑜却是忍不住笑了:“太太,这话您有没有觉得很耳熟?”

    是很耳熟,她有时候不听他的话,或生病或身体不舒服,那个人总爱拿这句话来训她,看似冷漠无情,听在耳里又怎不是关心和心疼呢?

    摩诘生病第二日,傅寒声匆匆赶来医院,当时摩诘正在打吊瓶,身材挺拔的男人拿着有趣的玩具来见儿子,坐在床沿温柔的和他聊天说话。</p

    >

    那天,能言善辩的傅寒声竟因摩诘一句话,生生语塞。萧潇终于开始相信,造物主其实很公平,所谓一物降一物,大抵如此。

    傅寒声摸着摩诘的小黑发,称赞儿子打针不流泪,不皱眉,很勇敢。

    摩诘这时候很无奈的看着傅寒声,不甚情愿道:“爸爸,拜托你别用哄妈妈的招数来哄我,我不吃这一套。”

    傅寒声直接收手不碰他,萧潇则是站在一旁笑。

    摩诘呛声父亲,并不代表他跟傅寒声不亲,事实恰恰相反,傅寒声若是在国内,纵使再忙,也会尽可能每天挪出时间给摩诘打电话,说上几句话;傅寒声逗留美国的日子里,常常会在早晨时间段带着他慢跑,或是散步;白天带他投掷篮球,或是抱着足球在草坪上乱踢;遇到好天气,父子两人一起去晒太阳,或是躺在吊床上,摩诘趴在他怀里享受着日光浴......

    七月至八月,萧潇很忙,她所攻读的硕士为期一年半,毕业在即,她虽不注重学业和文凭,当初选报感专业,也是一时兴趣所在,但既然学了,总要有始有终。

    萧潇和傅寒声通过电话,让曾瑜带摩诘回国小住数月。傅寒声把摩诘当朋友来对待,摩诘回山水居那日,傅寒声推掉了公事,专门在机场外等他。

    车门打开,待摩诘小小的身体爬上后座,傅寒声含笑看着他,先道一声“欢迎回家”,紧接着正儿八经的问他:“我有那个荣幸,能跟你简单拥抱一下吗?”

    摩诘笑,伸手吊住父亲的脖子,使劲亲了亲父亲的脸,亲完了,应该也是害羞了,所以开始搬出萧潇打幌子:“不是我想亲你,我是代我妈妈亲你。”

    傅寒声也不拆除他,这个孩子三岁不到,虽然偶尔说话毫不客气,却是一个稳重的孩子,老太太一直说摩诘随他,但这般口是心非,却是跟他母亲一模一样。

    C市炎炎夏日,摩诘回国第二日,天气还算温和,傅寒声带着他外出会客,是高尔夫球场,摩诘坐在一旁的凉椅里喝饮料。

    贺连擎走过来,挺俊的一小孩子,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打量了一小会,越看心思越明了,这孩子跟傅寒声实在是太像了,难道是——

    “你是摩诘吧?”这些年他只知道萧潇去了国外,有关于母子行踪,傅寒声保密工作无人可及,若非贺连擎今日看到摩诘,只怕还不知道这孩子的长相。

    摩诘看了他一眼,继续无动于衷的喝饮料,他不跟陌生人说话。

    这么欠收拾的表情,还真和傅寒声如出一辙,贺连擎也不用猜了,这要不是傅寒声的儿子才怪。

    贺连擎亲切攀谈:“我是贺连擎,你可以叫我贺叔叔。”

    “我不认识你。”摩诘把饮料放在桌上。

    “没关系,我认识你妈妈。”贺连擎说着,朝四周望了一眼,不见萧潇,多少有些失落,他们这些圈里人,若说最洒脱的那个人,大抵只有萧潇一人了,说放下就放下,一走就是经年。

    “你妈妈呢?没跟你一起回国吗?”贺连擎问。

    闻言,摩诘再次瞥了贺连擎一眼,嘴唇撇了撇,贺连擎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听,他好像听到小男孩很不屑的“切”了一声。

    再去看摩诘,摩诘已抱着一瓶矿泉水,从椅子上滑下来,给他父亲傅寒声送水去了。

    他确实是不屑,也忌讳别人张嘴闭嘴就是他妈妈。这人跟那些朝母亲吹口哨的坏叔叔一样,看起来心怀叵测,不是好东西。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