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19.唐门番外:2012年,他是她无法舍弃的喜欢(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从2012年开始,傅寒声开始把大量时间花费在萧潇和摩诘身上,每个月花两个星期在国内,剩下两个星期多是陪母子两人环球旅行。

    没有目的性,他也并非每次都会亦步亦趋的跟着萧潇,纵容她的喜好,也应了当初给萧潇的承诺:放任她海阔天空。

    1月份,美国加州,那天在姑姑傅安笛家做客,午后时光,摩诘找到了一个新玩伴,宁波像个大男孩一样坐在游戏室里和摩诘玩的不亦乐乎。

    傅寒声和萧潇、宁承恩和傅安笛,夫妻四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席间提起春节过年,萧潇无意提及C市无雪,傅安笛这时候开玩笑:“这还不好办,让你先生再给你造一场雪。餐”

    多年前圣诞节,傅寒声曾在山水居为萧潇造了一场雪,此事一直被知情人津津乐道。傅安笛得知此事,颇感意外,从不知稳重老成的傅寒声竟还有浪漫时,因此不知多少次拿这事取笑傅寒声。

    加州宁宅,傅寒声听了傅安笛的话,又看了妻子一眼,只笑不语。

    他不是一个时常甜言蜜语的人,但周遭人都知道,他很重视她。前一天瞒着她准备好一切,第二天就带着她和摩诘出门。

    “去哪儿?”她总是那么后知后觉斛。

    他简单解释:“瑞士。”

    萧潇担心摩诘身体受不了:“瑞士现在很冷,如果旅行的话,还是再等等比较好。”

    “No,No,No。”他温柔的凝视着她:“去瑞士跟旅行无关,纯粹是为了看雪,看一场真正的雪。”

    萧潇在美国生活数年,也曾邂逅过好几场大雪天,但跟白雪培养出一段情缘,还是应该去有“滑雪天堂”之称的瑞士。

    他事先查过那边的天气,抵达瑞士那天,上午刚下了一场雪,沿途路上,雪花在树梢上挂了厚厚一层,摩诘穿着厚厚的冬衣,看起来圆滚滚的,很可爱,分别牵着傅寒声和萧潇的手,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走,小家伙有自黑精神,每次被父母从雪地里拔起来时,都会乐呵呵道:“怎么感觉你们是在拔萝卜?”

    阴沉天气,大片大片的雪花从空中飘落,沿途景致全都被笼罩在漫无边际的雪雾中。那是萧潇见过下得最肆意狂欢的大雪,漫天飞舞的雪花不分白天黑夜,簌簌飘落,盘旋在或白亮,或氤氲朦胧的路灯灯光下,细听会发现,原来就连雪花也可以那么掷地有声。

    摩诘正是爱玩的年纪,隔天一早起床,就闯进了父母的房间,这边刚把父亲摇醒,就见父亲脸色不悦,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摩诘已懂事的捂住了嘴。

    好在萧潇只是翻了个身,并未有苏醒的迹象。

    傅寒声把被子给萧潇盖好,刚坐起身,摩诘已把拖鞋拿了过来,傅寒声勾了唇,穿上拖鞋的同时,摸了一下儿子的头。这孩子无事献殷勤,定是打着如意小算盘。

    果然。洗手间里,傅寒声洗脸,摩诘这才敢开口说话:“爸爸,门口积雪很厚,我们一起去扫雪怎么样?万一妈妈早晨外出,路滑摔倒可怎么办?”

    摩诘很清楚,跟父亲提要求,父亲不吃软也不吃硬,唯一的软肋就是母亲,只要他有事求父亲,顺势带上母亲,十有八~九,多是能顺利过关,好比这次......

    傅寒声瞥了摩诘一眼:“穿得太薄,你是不是应该再加件衣服?”

    他从不命令摩诘,常常会用疑问或疑惑的方式同摩诘沟通,让摩诘自己去思考,去决定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

    “我马上回去换衣服。”

    小家伙跑得很快,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再说傅寒声洗漱完毕,再次走进卧室,见萧潇睡得正沉,犹豫着是否应该把她叫醒。

    清晨,萧潇睡意正浓,隐隐听到有声音在她耳边低声呢喃:“睡吧,睡醒了,我和摩诘陪你一起吃早餐。”

    萧潇起得晚,不曾亲历父子两人是如何铲雪除冰,清晨起来拉开窗帘,她所看到的,是清洁干净的路面,穿着厚厚冬衣的傅寒声正陪摩诘在路旁雪地上堆雪人。

    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十几分钟后萧潇开门出来,路上很快又铺着一层薄雪,穿着棉靴前行,脚下咯吱咯吱作响,身后隐约可见她的脚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