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21.唐门番外:2013年,婚姻在岁月里行走(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徐誉知道,所有的荣誉和财富,全都不及病困绝望时,身边能有这么一个细心照拂的人。

    唐婉浅眠,所以每夜睡得并不踏实,所以几乎是徐誉下床瞬间,她就睁开眼睛,也坐起了身,穿鞋走到他面前,怕吵醒其他病患,声音压得很低:“去洗手间吗?我扶你。”

    徐誉伸出手,唐婉握住了,扶他走到洗手间,并扶他站好:“我在外面等你,好了叫我。”

    离开时,他却抓紧了她的手,轻声叹息:“你这又是何苦呢?”

    她忽然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不知什么原因,低着头竟是两行清泪缓缓滑落,“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徐誉。”

    那些泪落入徐誉眼中,望之心酸,他伸手帮她拭去眼泪:“婉婉,我们复婚吧!”

    徐誉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经历过爱恨挂牵,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开

    始明白,昨日之事不可追,往事随风,死者已矣,生者理应解脱,珍惜越来越少的现在。

    婚后两年,夫妻生活平淡如水,凡事有商有量,他是一个好丈夫,她是一个好妻子,不曾再提起C市恩恩怨怨,更不曾再提起傅寒声和萧潇。

    家是责任,婚后徐誉旅行多是会带着唐婉,对于户外活动不再冒险,他说他要对唐婉负责。

    2012年10月,唐婉对萧潇说:“我知道,他心里最爱的那个人还是你,但没关系阿妫,此生陪他一程,我很踏实,也很心安,我和他度过的每一天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全新的贪恋。”

    最后唐婉说:“阿妫,我爱过傅寒声,如今深爱着我的丈夫,换个心情看世界,其实它对我一直都很仁慈,如果能够有缘再见傅寒声,我盼着能够和他相逢一笑,原来大家都很好。”

    回去后,唐婉会告诉徐誉,说她在唐家偶遇萧潇回国,同桌吃了午饭,简单聊了一路,很是欢欣。她没打算隐瞒,她在想夫妻之间是需要相互包容过去的,婚姻是门大学问,此刻她还在一点一点的学。

    阳光下告别,10月的风带着凉意,萧潇站在唐家门口看着唐婉开车离开,想起2007年8月和10月,她和唐婉先后出嫁,一个低调嫁给傅寒声,一个高调嫁给徐誉,再后国内国外,经年相见唐门,同是唐家女,却有着不同的人生旅途,目送远走,只盼唐婉和那个他余生安好。

    ……

    什么叫旅行?几天,半个月,一个月远走许多地方,这并不叫旅行,在萧潇的认知里,真正的旅行应该放下身心,在特定目的地住上一段时间,哪怕只是短短一星期,任何地方似乎都能感受到它的温润如玉,岁月静好,即便是充满繁华都市气息的一线大城也不例外。

    2012年年末,傅寒声说:“人生短暂,家人是否快乐很重要。”

    2013年春,博达董事长傅寒声渐渐隐居幕后,行踪不定,固定手机号码只有为数几个高层知晓,不仅如此,很多时候打过去,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关机状态。

    除了华臻、周毅,以及他的亲人,其他人想要联系到他,无疑是难上加难。

    至此,但凡是远离他们生活圈之外的人,所有有关于傅寒声和萧潇的消息全都是来源于听说。

    听说,曾有游客前去马尔代夫度婚假,穿过一条被热带植物掩盖的鹅卵石小路,然后看到了一处大凉亭,地上铺满了细细的白沙。

    有男子也不知道在地上画了什么图案,只看到带着大大遮阳帽的女子,穿着一袭长裙,气质不凡,双臂环胸站在一旁含笑看着。

    男子背对着他们,音容难辨,但女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唐家萧潇。

    后来,萧潇似是注意到有人在盯着她看,也不知道跟男子说了什么,男子站起身的时候,拍了拍手上的白沙,回头看了一眼游客,分明是傅寒声。

    那天,眼见两人离开,游客上前,还能清楚的看到,适才男子蹲在地上,竟是用白沙摆出了一颗心,一颗被长箭穿过的心。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