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章 古琴隐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乡野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山是绿的,没有喧嚣与繁杂。环境清了,心也就静了。

    谢陨已经在乡村住了五年有余。每天清晨和黄昏都坐在山头抚琴,基本没有间断过。

    谢陨师父张老多次在其他弟子面前夸赞他这个关门弟子用心专一,是所有弟子中对琴的境界领悟最高的。并劝其他弟子多向小弟子学习。

    大弟子深以为然,时不时来乡间聆听师弟高音,并称每次都有收获,每次都不同。

    二弟子出自名校高府,精通中西音乐,在随张老学习古琴时已经是国际有名的钢琴家。至于后来为什么突然学起古琴来,据三弟子说是因为西方音乐蓬勃发展,而见东方中国音乐式微,想要传承弘扬中国古典乐。但古琴从古至今都曲高和寡,难以流行,二弟子若是想要弘扬中国音乐而选古琴似乎不怎么合适,所以二弟子选择古琴的原因有待问证。不过张老及其大弟子、最小的四弟子谢陨都没有问过。只有三弟子偶然聊天时问到过,但二弟子不曾给出什么回答,三弟子自己作了判断,二弟子没有否认,三弟子于是以此为正确答案。

    三弟子是个性格宜动宜静的女孩子,初见谢陨时一度心动,最终在谢陨几百日如一日的面无表情,少言寡语下死了心,后来随二弟子去了欧洲游学,至今未归。谢陨为此松了好大一口气。

    若是问谢陨最怕什么,那肯定是和女子发生情感纠葛。六年前,谢陨大学刚毕业,和一群小伙伴跃跃欲试地想创一番事业,不想事业还没开始,人生就因为男女哪点事去了监狱,蹲了三年牢。

    三年后他不再是三年前的他了,青春的热血和激情都飘散如烟。繁华的都市在他眼中仿佛隔着一层看不见的雾。没有见任何一个曾经的朋友,他来到了乡下。遇到张老,学习古琴,是一个偶然,但似乎也是冥冥中的必然。有了古琴,谢陨整个人都有寄托和归宿。从此,他的生活便与古琴相伴,好不逍遥自得。

    早晚弹琴自怡,中途斫琴。如今,谢陨已经是古琴界有名的斫琴师了。

    作为张老的关门弟子,谢陨在古琴界是比较神秘的存在。这个神秘来自三个因素。

    一是谢陨的师兄师姐们在古琴界都十分有名,尤其二师兄早就是闻名国际的钢琴家,涉猎古琴后,可以说是高冷的古琴界中名气最大的。而这几人又常常在各种场合提到谢陨,都自称不如小师弟。一次两次,诸人只当他们谦虚,而次数多了,加上几人话语间真诚的态度,大家渐渐明白,他们说的绝非谦虚之言。因着这个原因,谢陨虽然不曾在古琴雅集中露面,但名声已经响亮了。只待什么时候本人露个脸,一展身手,分分钟证明实才后,那肯定就要落实古琴家的称号。但谢陨一直没露过脸,也没露过身手。他的古琴弹奏水平还一直是个传说。这就成了他神秘的第二个原因。

    这第三个原因就是谢陨在三年前第一次出售亲手所斫的琴,初时售价4万一把,第一批琴出手后,求琴者猛增,从此供不应求。如今谢陨所斫之琴已被炒到百万之数。就是唐代名琴九霄环佩也不过百万的价值。而谢陨一个新晋斫琴师所做之琴炒到古董的价格,可谓匪夷所思。如此一来,谢陨其人就更神秘了。尤其外人并不知道谢陨的名字,称呼的时候就说张老的关门弟子,或者独孤隐士。这个独孤隐士的名号初出于大师兄之口,后来在圈子里渐渐流行起来。

    谢陨手里有三把琴快制作完成了。都是去年初别人定制的,一把伏羲式,一把焦尾式,一把蕉叶式。

    伏羲式是大师兄的友人托做的,谢陨按照自己最初售琴的价格收了4万。焦尾式是师父张老要做了。张老比较忙,直接把任务留给了谢陨。弟子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张老很放心。

    蕉叶琴是一个富豪定制的,出价100万。据说是一个富家子想要送给心仪的女孩子的。那女孩学古文的,业余爱好是古琴。富家子为投其所好,找到了圈子里最昂贵的斫琴师百万下定。就算是这样还排了好几个月的队。

    谢陨斫琴的规制是每个月都必定要开制一到三把,每天都要打理十把以上的琴,而每把琴每个环节,谢陨都一丝不苟,像对待心爱之物一样全情投入,细细打磨。所以,谢陨的琴,懂琴的人拿到手里都是爱不释手的。套用某个古琴大师的话说,独孤隐士的琴有灵性,可当传世名琴流传下去。当时炒价百万,就有这位大师的推波助澜。

    谢陨制琴的地方是张老的农舍,农舍大约400多平的面积。房屋位于西南角,是三进三出两层楼的瓦片房,五年前,谢陨初来这里的时候,房子外貌还是粗糙的红砖,没有任何装修,屋子里面也只是刷了一层涂料,地板是水泥的,没有怎么装修。

    据暗恋过谢陨的三师姐说是因为师父他老人家说了斫琴就要在这种具有山野糙气的房子里,只有环境相合了,制出来的琴才是上品好琴。弟子们深以为然,三师姐也从最初的不甚满意到后来觉得挺好。大师兄还曾说过见惯了城里内外装修豪华的楼房,很喜欢乡下房舍朴质的风格。

    谢陨来了之后,长期安居于此,前两年,师父师兄姐们也常在,房子维持着老样子。后来谢陨一人住时偶然意兴起,在外墙上绘了水墨画。顿时没有村里人家的房子豪华的红砖糙房立刻因为被赋予了艺术而高端起来。比村里一些人家贴了瓷砖的房子还受到追捧。路过的村民总要瞅瞅墙上的画。张老来,见了欣喜道:如此甚好。然后,谢陨绘画的名声也有所传播,神秘指数再添一筹。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