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四章 沉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四百六十四章 沉湖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咳咳……”冷风瑟瑟的空旷大殿中寒风忽过,吹得她鬓角的碎发微微伏起,角落中几盏青铜灯随之而灭,天边的乌云卷荡遮住了月儿,天地间为之一暗。

    苏离兮一手提笔在白绸锦帕上快速写着,一手捂住嘴唇撕心裂肺的咳着,几滴暗红的血液从手指缝隙中渗出,两袖雪白的绸纱随着运笔而舒飘摇曳。乱红如雨,数点血滴飘落在桌案上。

    “娘娘,您吐血了?”宫女青莲畏缩地摇着她的衣袖:“您闯下弥天大祸了!怎敢血刃天子,现下朝野震惊,您这是何苦?昨夜,还欢欢喜喜的去侍寝,真叫奴婢想不通呀。”

    天大的喜事转眼就化作了一场噩梦,她们这些跟随皇贵妃的奴婢们尚且没有得意过一天,随时都会面临灭顶之灾了。沅淑殿其他的宫人都被抓走了,只留下青莲一个人看护着宸贵妃。

    苏离兮一挥衣袖,甩开青莲的纠扯,低头继续写了下去:“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一滴一滴鲜血染红了雪白的绢与黑色墨迹混合在一起,却叫人觉得寒意侵骨。

    寒夜沉沉,宫苑深深,淡月残灯,远远近近的宇殿笼在浓浓的墨色中!

    昨天还奴婢成群,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的沅淑殿,今天就变得冷清至极。殿门紧闭,外间站满了手提兵器的士兵们。他们神情肃然,身上穿戴甲衣鳞片闪动冷冷的寒光。

    洁白的缎子舒展开来,苏离兮将锦帕颤巍巍举在眼前看着,冷风簌簌直灌入轻薄的衣衫如入冰窟。

    她忆起前事种种心思起伏,低声悲切呢喃:“长相思、长相忆,如今相思之人生死不明,心碎亦不过如此,可我不得不杀……”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殿外,一个太监尖细的叫声冲刺而来。

    紧接着,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八个壮实的太监抬着宽大平稳的帝辇床缓缓而来……

    苏离兮将锦帕紧紧揣在手心,呼吸愈加沉闷,几乎喘不过气来!她心中百转千迥,瞬间转过不知多少念头。他真的没死?一时之间她不知是愤怒?是悲伤?还是欣喜?……

    辇床上明黄色的龙缎紧紧捂住他佝偻的身子,杨熠捂着胸口微微喘息着,想是异常痛苦?

    苏离兮极快的转过脸去,暗沉沉的光线里似隐有泪光闪烁?终是她失手了,终是她心软了,没有刺中要害,一时之间她心力交瘁。

    “溅婢,还不跪下!……”王皇后凌厉的眼神射过来:“来人,让这个大胆的贱婢跪下!”

    “诺!”两个太监急步上前,按住苏离兮的双肩恶狠狠压在地板上,她如云的发髻微微颤动,麻木地听任之!

    皇后扬起细长的眉毛,纤细的玉手指着骂道:“你这个蛇蝎心肠!皇上用百车辎重珠宝,将你这个宫舞伎从蛮夷之地赎回,赐你贵妃尊位,你不但不感激涕下反而恩将仇报,简直是天地不容!”

    “皇后,扶朕起来……”床辇上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殿中撼人心绪……

    王怜儿慌忙将他搀扶,柔语劝到:“陛下,这等恶毒女子直接赐死便罢,何苦亲自来见?本宫便是万死,也容不得她再伤陛下龙体丝毫!”

    跪在地上低喘息几下,苏离兮擦拭嘴角的血迹,挺直腰背微微抬眸向他望去……

    昏暗的灯烛恍惚闪动,他那冷峻的脸庞苍白憔悴毫无血色,一双冰眸乌黑幽邃如深渊般让人无法看透,他浑身透露出来的冷酷气息让人望而生畏,站在他身边就会忍不住发抖。如今的他是这般陌生?他是什么时候变成这般模样?

    他连一个无辜的小孩子都不肯放过,他还是那个人吗?

    苏离兮的小九早就死了,早在他拥有天下,叱咤风云的时候就死了!

    她不由想起,那年春暖花开时……

    她第一次见到杨熠,他穿红戴紫、举止轻浮,一把儿牡丹争艳图的折扇在胸前摇晃招摇,身姿故作潇洒倜傥,满大街调戏良家女子,一双色迷迷的眼眸处处挑逗……

    碰到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子,他便上前拦阻:小娘子,嘻嘻,你叫什么名字?

    苏离兮使劲摇摇头,同样魅惑的面容,同样黑亮的眼眸?可是,他还是他吗?

    他举动艰难,似乎伤得很重?想是昨夜被她手刃要害失血过多,这个年代御医再高明也不懂输血之术,只怕此伤已经伤及他根本!

    “朕来,只为了问你一句……”他冰凉如死水的声音传来:“究竟为何?朕为你做了那么多,依旧不能消除你心中的怨念吗?咳咳、咳咳……”

    他发过誓言,甚至用帝王的生命做赌咒,阿尔斯澜的死与他无关。现在,斯澜督督的失踪更与他无关。为什么,她就是不能相信他呢?

    夜风,撩起几丝额前碎发,苏离兮眯着双眸看向那一张熟悉的冷毅脸庞,他的眼眸神色复杂不定!

    曾几何时,他温柔多情的眼眸让她心醉不已……

    再次蓦然回想,那一年漫天飞花的梨树之下,她与他的执手相牵心心相印:君如磐石妾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现如今,世事无常,吾爱永逝……

    她的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自嘲之笑:“就算你是皇帝老儿…我只恨那一刀刺的不够深,还让你苟活于世!”前世这一句口头禅儿,她很久都没有说过了。此时当着他的面骂出来,心中真是痛快。她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为了她惨死的夫君和儿子,她真应该报仇雪恨。

    “大胆!”王皇后气愤地对她呵斥,端庄的脸庞变得狰狞几分:“苏离兮,你死到临头,犹不知悔!陛下,不处死此女何以安定后宫,何以安定群臣?当凌迟处死,让她受尽千刀万剐之刑!”

    昨夜,宸贵妃刺杀皇帝的消息,瞬间就传播到天熙朝堂上,群臣们愤然大怒,无疑于掀起了滔天巨浪,弹劾宸贵妃的奏折像雪片一般飞来,堆积成厚厚的书山。有人说她是西兹派来的奸细,有人说她祸国殃民,更有人说她是妖孽转世。

    九岁的二皇子杨升辉成为众矢之的,不可避免的受到牵连。作为妖妃罪妇之子,他脱去皇子的隆装,披头散发赤足来在紫宸殿之前,整整跪了一夜,愿代替其生母谢罪。

    郦妃娘娘率领清平乐宫的几百名宫舞伎,亦是在大殿前脱簪请罪,长跪不起。宫舞伎们齐声跪求,恳求皇帝龙恩浩荡,饶恕苏离兮一时糊涂犯下的罪孽,只将其囚禁于冷宫了度残生。

    即使皇帝没有死,也不能饶恕这个可恶的妖妃。皇帝要平息众怒,稳定朝局,就必须给世人们一个交代!

    王皇后得意的想到,皇上也护不住苏离兮了,这世上再没有人可以护住她了!

    皇后转身看向杨熠,神情万分诚恳的言道:“皇上,臣妾以一国之母的尊严,恳请皇上立刻颁布圣旨,处死妖妃苏离兮,重臣们都在殿外等候您的旨意呢!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苏氏犯下滔天大罪尚且不处置,国家律法还有什么作用?皇上以何威信统治万民,治理天下?”

    是时候逼一逼皇帝了!苏离兮死了,二皇子杨升辉的声望败坏,再与帝位无缘。就算是杨熠受不住重伤即刻驾崩了,她亦是没有任何的损失,反而还暗暗期盼着,皇太子杨旭还在呢!真到了那个时候,她王怜儿便是天熙朝独揽大权的皇太后了。

    她苦熬这么多年,终于要苦尽甘来了。将妖妃苏离兮刺杀皇帝的消息迅速散布出去,挑拨重臣们的群起愤怒与弹劾,是她迅速反应后的重重一击。

    王怜儿隐忍多年不出手,一旦出手便会致对方于死地!

    大殿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中,良久、良久……

    杨熠那一双幽深的黑眸久久盯着苏离兮,而后言道:“念在她曾为朕诞下皇子的份上,赐其全尸!”

    苏离兮呆坐在地上,眼神中含着无尽的悲切:杀他之时,他说,小九将命给了离兮,以后…再也不欠你的了…

    两清了,他们之间终于两清了……

    “吾皇圣明,吾君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