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了断尘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整整一天的时间过去了,苏皇后将自己光在房间中不出来,宫女们均都不敢去打扰她。饭菜送进来又端出来,只是稍微动了几口。有宫中的女官前来求见,苏皇后一律闭门不见!

    到了傍晚的时候,天色忽然变得阴沉起来,半空中刮起了一阵阵冷风,吹得窗户吱吱作响。

    苏离兮轻叹一声,方才将箱子中的画卷看完了。

    青莲站在门外,轻声禀告道:“皇后娘娘,适才外边来了一位僧人,给您送来一个包裹。”

    僧人?苏离兮真是郁闷之极了,她何曾认识什么和尚呀?

    她冷冰冰的言道:“我不见闲杂人等,将他赶走!”

    青莲迟疑的言道:“奴婢心里也奇怪的不得了……”

    事实上,青莲根本就不愿意进来禀告,可是那位僧人甚是清雅端正,浑身散发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气度,令人不敢直视。他那一双幽深睿智的眼眸,只是平静看了她一眼,便叫她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崇敬之心,恨不得粉身碎骨的报答对方。

    “皇后娘娘,那一位大师并不是想求见你,他将包裹放下,转身就走了!”

    “哦?”苏离兮心中升起一抹疑惑:“他可曾说了什么?”

    青莲言道:“他说,他是您旧时的一位故人,曾经承诺于您的事情一直没有兑现。现在,他将欠你的东西送过来,便了却了一桩心愿。从此以后他了无牵挂,皈依佛门,不问世事,孑然而去!”

    苏离兮的心中愈加惊疑:“将那个包裹送进来!”

    “诺!”

    青莲推门而入,将一个青布包裹放在苏离兮的面前。

    苏离兮低头,看见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包裹,用一条青色粗布缠绕着,是寻常百姓们常常使用的布料,价格十分低廉。

    她的神情严肃起来,打开包裹的手却微微颤动着,两幅画卷显露出来,她的眼圈顿时就红了,急忙展开其中的一幅观看……

    画卷中,梨花绽放的春天里,一位清雅美丽的女子翩然起舞,巧笑盼兮的眉眼,窈窕委婉的舞姿令人心动。

    《梨花落》!

    是最后两幅《梨花落》呀!……她的脸色变得煞白一片!

    蓦然间,一个温雅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回响着:离兮,君子之诺,重于泰山。我答应过你的二十四幅《梨花落》舞谱,一直都没有完成。现在,终于都画完了。

    苏离兮猛地抬头,凄声问道:“人呢?他去那了?”

    青莲被她的模样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言道:“已经走了,刚才就走了!”

    话音未落,苏离兮已经冲了出去……

    “娘娘,皇后娘娘,您要去哪里呀!”后面的宫女们吓得手足无措,纷纷跟随着她跑出去。

    苏离兮穿过内宅,穿过花苑,穿过正堂,一路飞奔着向外边跑去。路上的宫人们不敢阻挡她,她此刻的神情太过激动。

    “嘭……”的一声,苏离兮推开了大宅门,冲到了鱼鳞巷子里。

    前边的小路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紧张的四处张望着,心里不断祈祷着,默默念叨着,在哪里?你在哪里?

    她犹豫了片刻之后,又向着巷子的拐角处跑去,宫女们跟在她的身后,万分紧张的不敢出声,怕惹恼了这位脾气古怪的皇后娘娘。

    苏离兮转了几个弯儿,扶着墙壁气喘吁吁。她心中极为不甘,休息几秒又向前冲去。

    终于,在一条小巷子的尽头处,她看见了那曾经在梦中多次出现的熟悉身影……

    彼时,秋风萧瑟、枯叶纷飞……

    他身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僧袍,沉静飘逸的身影遗世独立……

    “水屹……”她哽咽着唤着!

    听到她的呼唤,那僧人的脚步停滞不前,消瘦的后背似凝重着迟疑,一身清贫的僧袍被风儿吹得飘飞,显得异常凄凉寂寥!

    苏离兮悲凄的目光,渴望地凝望着他的背影,水屹,求你回过头来,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儿。

    她等了片刻,又似乎等了很多、很多年……

    那僧人终是没有回头,一双草鞋踩着满地的落叶,翩然离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