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89.389大结局(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虞挽歌心中焦虑,时至此刻,她总算是彻底的感受到了汪直的厉害。

    当年的东厂厂公的武功就可以说是天下卓绝,只是没想到,几年不见,这汪直也不知道到底是有了怎样的经历,亦或者是有什么样的缘由,竟然能变得如此厉害,倒是难怪南昭帝对此信心满满。

    看着面前逐渐落败在下风的北棠海和北棠妖,虞挽歌心中焦急不已犬。

    可是看着这样利箭折弯的汪直,虞挽歌却实在是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能够对付得了他踺。

    看了看这片山林,虞挽歌犹疑了一下,想到了刚刚在海战上所用的办法,不错,就是火油。

    眼看着北棠妖和北棠海逐渐支撑不住,虞挽歌不再犹豫,立即让小盛子准备好几桶火油,随时待命。

    而虞挽歌则是找了一个有力的位置,可以将弓箭的力量发挥到最大,与此同时,对着北棠妖和北棠海喊道:“避开!”

    闻言,两人当即不再恋战,而是直接退出数百里之外。

    小盛子找准时机,一手将火油抛了出去,虞挽歌立即射箭,如同所设想的一样,油桶炸开,四处喷洒。

    只是同之前不同的是,汪直的身影快如鬼魅,轻而易举就避让开了,身上不过溅起了零星的油花,根本难以燃烧。

    “再来!”

    虞挽歌厉声喝道,想要借此机会为北棠妖和北棠海多争取一些喘息的时间。

    银月弯弓折射着耀眼的光芒,一只只箭尾在天空划过好看的弧度,油桶如花朵般在天空中绽放,喷洒了一地。

    只是,汪直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来回闪躲之间,巧妙而轻易的避开了这些火油,让虞挽歌的眉头越皱越紧。

    虞挽歌的动作,终于成功的将汪直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原本紧追着北棠海和北棠妖不放的大太监,忽然转过头来。

    一张像是涂了面粉一样的白色面孔,带着一种莫名的阴森和诡异,眼尾处不只是用了胭脂点缀还是因为修炼了什么邪功秘法,竟然呈现出一片粉红,和那白色的脸庞形成鲜明的对比,格外的恐怖。

    虞挽歌终于明白,为什么素来精明的南昭帝竟然会派遣汪直这个大太监来领军了。

    她本以为依照汪直的头脑定然会被自己几番设计,可是眼前这一幕,却让她想起了一句话,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

    诚然,此刻汪直就是那个绝对的强大。

    看着他那双诡异的眸子,山谷中回荡着桀桀的阴笑声,让人的毛孔都在这一刻收紧,莫名的惊恐着。

    虞挽歌尚未瞧得清楚,便瞧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忽然间由远及近,似乎朝着自己而来。

    “小心!”数道惊呼声异口同声的响起,原本推开的北棠妖和北棠海同时飞身向前冲了上来。

    虞挽歌虽然没有瞧见忽然出现的身影,却凭借着敏锐的感觉,瞬间侧身旋转着避开,同时飞落在地上。

    再定睛瞧去,却发现汪直已经出现在了她刚才所在的位置,双手成爪,指甲细长,带着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呵呵...从一开始就小瞧了你这个女娃娃,没想到,原来你竟然是虞府的传人,既然如此,倒是难怪,只可惜,不管你是妖是魔,最终也不过只能成为我手中的美味。”汪直舔了一下嘴唇,晃动着脖子,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寒。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你尚且高兴的太早!”虞挽歌冷声道。

    倒不是她真的对汪直无所顾忌,只是眼下两军交战,惨烈厮杀,每一个侍卫都是用生命在战斗,她总不能在气势上输人,影响了军心和斗志。

    “好..好..我喜欢。”汪直眯起眼睛笑道。

    虞挽歌紧紧握着手中的弓箭,默默运转起心力,不断的舒缓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进入一种平稳安宁的状态,将所有的仇恨和杀戮驱除出去,只留下一片净土,有阳光和雨露,来孕育温暖。

    平复好心境之后,她只觉得心头散发出淡淡的暖意,仿佛自己能够看到心头有一片淡淡的金色光辉,不断的旋转着,她小心翼翼的加以引导,最后,这些淡金色的光芒顺着她的心口,逐渐蔓延至她的全身,最后,在她的指尖缓缓流淌出来一条金线。

    士兵们纷纷侧目望

    去,只觉得皇后娘娘身上竟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金芒,看起来圣洁而神秘。

    北棠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起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挽挽的状况了,她的身体差的就像是一叶扁舟,只有这浩瀚的海面有着丁点的波澜,就很可能舟毁人亡。

    汪直眯着眼睛瞧着那些金色的光芒,关于虞府的传闻他多少是知道一些,如今,倒是正好瞧瞧这虞挽歌能玩出什么花样。

    手中的金色光带逐渐扩散开来,幻化成一片金色的星河将虞挽歌萦绕其中,虽然很淡很淡,可是却依然能够让许多人瞧见。

    待到感觉到差不多了,虞挽歌忽然睁开了双眸,原本一双黝黑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金光,倒是让汪直也是一愣。

    手指轻轻捏在一起,随即一朵淡淡的金色莲花出现在虞挽歌的面前。

    众人只瞧见,在两只素白的手掌中间,漂浮着一朵极为美丽的莲花。

    汪直蹙起眉头,心中似乎有些不安,长剑飞出,当即朝着虞挽歌下了杀手。

    北棠妖和北棠海一见,顿时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立即飞身上前,加以阻拦,不打算让汪直的奸计得逞。

    虞挽歌加紧着手中的动作,眼见着北棠海和北棠妖身上的血迹已经喷洒的足以灌溉百亩良田,心境不由得也有些不稳。

    手掌中的莲花甚至开始颤抖起来,却是让她更加焦急。

    又坚持了一会,虞挽歌察觉到自己快要到达极限之后,便松开了双手,重新捡起地上的银月弯弓,搭上一只箭,而那朵刚刚浮现出的莲花,恰恰就固定在了箭矢的尖端,同箭头融合为一体。

    抬起一条腿,一把撑住弓弦,双手握弓,半眯着眼睛,紧紧锁定着汪直的眉心。

    ‘嘭!’

    利箭出弦,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只见一团金光飞驰而出,带着一种犀利的锋芒。

    北棠妖和北棠海同时到转着后仰,避开汪直,汪直也察觉到这一箭的厉害,没有像是之前一般肆无忌惮的硬撼。

    飞身倒退百余步之后,这才用手中的长剑抵挡住这团飞驰而来的金光。

    随着金光越来越近,他清楚的瞧见那是一朵金色的莲花,上面有着深蓝色的莲纹,圣洁的好似要驱除世间的一切邪瘴。

    叮当一声,利箭穿过了汪直手中的长剑,汪直一把伸出手掌,似乎想要将这柄箭矢抓在手中,只是,这箭矢却着实厉害,在他的手中径直滑过,像是条泥鳅,最后竟然刺中在他的胸口。

    汪直有些不敢置信,低着头,瞧着胸口上的一片殷红,在抬头看向虞挽歌,已经彻底红了眼。

    自从他修习成这一套神功之后,可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伤的到他,没想到,这个一直不被他放在眼中的女娃娃,竟然有着如此本事,若是能够将她手中的技法弄到手,勤加修炼,只怕他便能做到真正的天下无敌了!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只箭矢上,只是让人失望的是,在一系列的阻挡之后,箭矢上的那朵莲花已经变得极淡了,在没入了汪直的体内半寸之后,便彻底消散的干净。

    虞挽歌嘴角喷出一口鲜血,死死盯着汪直。

    汪直发出不屑的大笑,一手拔出胸口的箭矢,随手轻易就将其折断,继而大步向前,朝着虞挽歌走了过来。

    见此,众人心中皆是一紧,北棠海和北棠妖同时出手,想要拦住汪直。

    只是,眼下汪直这副身躯实在是堪比少林寺的十八铜人,刀枪不入,便是虞挽歌动用了如此强大的心力,配合着银月弯弓,不过才轻伤于他。

    虞挽歌抹去嘴角的血迹,重重的喘息着,刚刚那种力道的箭她怕是再也难以射出了,也许拼出全力,大抵还能射出一箭稍微逊色的,只是那样多半会伴随着昏迷数月的危险。

    她倒是不惧怕这危险,只是如今战局叵测,汪直又无坚不摧,她决不允许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躲到一边,安然昏睡,她必须要看着事态解决,是生是死,是胜是败,她都要看到这个结果。

    此刻,汪直的眼中只有虞挽歌,虞挽歌刚刚那满身的金光彻底激起了他的兴趣,可面前的北棠海和北棠妖就像是两只不要命的苍蝇,让他心烦意乱,几乎失了所有的耐性。

    见此,汪直便收回了目光,强迫自己先解决面前这两只烦人的苍蝇,反正只要他们

    死了,虞挽歌也跑不了,他想要的早晚都会得到,不怕会长出翅膀飞了。

    想明白之后,汪直便开始对两人下起重手。

    一掌挥出,直奔北棠海的胸口,北棠海侧身想要避开,可蓦然觉得浑身就像是被一股强劲的内力吸住了一般,就连动作都开始变得迟缓。

    北棠妖眼见情况不妙,一把上去将北棠海推开,硬生生受了这一掌。

    衣襟尽碎,胸口上印着一个鲜红的血手印,北棠妖被这一掌重击的横飞出去,跪在地上蹭出老远。

    “九弟!”北棠海惊呼道,红了眼眶。

    北棠妖这一掌是代他受的,可恨的是眼看着敌人如此猖獗,他们却无能为力,只能任人宰割,第一次,北棠海的心中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

    虞挽歌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根本就不受控制,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朝着北棠妖跑了过去:“北棠妖,北棠妖你怎么样?”

    此刻,北棠妖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掉这一口气,强撑着没有昏迷过去,他一手抓着虞挽歌,可双目却依旧紧紧盯着北棠海。

    虞挽歌见他神色扭曲,也转头看去,却瞧见少了北棠妖帮衬的北棠海此刻状况更加惨烈。

    少了北棠妖在旁周,旋,素来强悍的北棠海却也避免不了成为汪直手下沙袋的命运。

    眼看着北棠海的处境越来越危险,汪直手中的那把长剑在他的身上进进出出了不知几次,虞挽歌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松开北棠妖的手就跑了上去,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带着不顾同归于尽的狠辣,凝聚出一朵金灿灿的盛世莲花,对着汪直的面门直接就轰了过去。

    汪直正欲躲开,可身中数刀的北棠海却紧紧抓着他不肯松手,逼急了的汪直抬手就是一掌,狠狠拍在了北棠海的天灵盖。

    虞挽歌瞳孔一缩,手中的莲花飞驰而出!

    几乎是同一时间,轰击在了汪直的脸上。

    汪直一声惨痛的怒吼,捂着脸和眼睛发起狂来,在原地嘶吼了许久。

    有几名士兵似乎打算趁此机会诛杀了他,却没想到才一靠近,便被汪直的掌风轰飞惨死。

    虞挽歌只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随即陷入一片漆黑,她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无数遍的告诉自己不能昏过去,一定不能昏过去。

    小盛子和张良等人趁着汪直眼睛受伤的片刻,匆忙上前将北棠海拖拽了回来。

    虞挽歌勉强睁开双眸,眼角却已经流出血来,带着几分骇人。

    “主子,主子你怎么样?”小盛子带着哭腔将虞挽歌扶起来。

    虞挽歌近乎将身上全部的力量靠在了他的身上,在他的搀扶下,走向了北棠海和北棠妖所在的位置。

    虞挽歌的一颗心紧紧的缩着,汪直那一掌正拍在北棠海的天灵盖上,固然她舍命相助,可是却终究没能改变这个事实。

    只是不知,自己那一击是否减轻了汪直的攻势,能不能为北棠海留下一条生路。

    “北棠海..北棠海你不要吓我..”虞挽歌哽咽着开口,一旁的北棠妖眼中少见的闪过一抹慌乱。

    北棠海的嘴角不断的涌出比胭脂还要浓艳的血迹,一双黑眸却始终如最初一般的明亮:“我..我怕是不行了...”

    北棠妖有些激动的一把揪起他的衣领:“你给我起来,你不许死,你不许死!北棠海,你给我起来..我不准你出事..你起来..你个混蛋...”

    那一声声霸道的威胁,却逐渐丧失了它原本的气势,而是逐渐变成了哭腔,带着一抹浓浓的哀求。

    “四哥...求你了..不要扔下我..四哥,你起来好不好...”北棠妖红着眼,一双琉璃色的眸子充了血,比玛瑙还要透彻。

    北棠海的嘴角吐出几个血泡,微微的张合着,看起来好似油尽灯枯。

    随行的大夫们匆忙的为他诊治着,查看着伤势,神龙宗和猎人的大夫也在北棠妖的咆哮下迅速上前,只是诊治过脉象之后,对视一眼,纷纷低垂着头不再做声。

    虞挽歌心中一涩,难道就没有办法了么?

    北棠海的眸子渐渐有些涣散,可奇异的是,她们却在他眼中

    看到黝黑的纯净和清明,仿佛那种深入骨血的东西,不会随着生死而消散。

    北棠妖紧紧攥着北棠海的手,将所剩无多的内力传到他的身体里,似乎只盼着能够将他从生死关头拉回来。

    北棠海想要松开他的手表示拒绝,却终究没能做到,而是嗫嚅着轻声道:“九弟,好好活着...替我照顾好挽挽,还有蝶舞。”

    话落,北棠海便再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他静静的看着这些关切的目光,这些熟悉的脸庞,他忽然间觉得感动,感动于生命的美好和绚烂,也许过于美好的东西终究不能长久,可是他却如此庆幸自己这样潇洒的走了一遭。

    看着北棠妖那张焦急的脸颊,近乎失控的咆哮,他终于明白,他从来都不是一厢情愿,其实在这个一生坎坷的弟弟心理,一直都有着他的存在,虽然在真相大白之后,他们似乎已经没有了血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