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6 番外(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北棠妖舒醒之后的第二个年头。

    某日,北棠妖正高坐金銮殿上,神色诡异不定的看着下首的百官,心中却只觉得这帮老东西说话真是酸腐,好端端的一句话非要说成高深莫测的样子,他本听出两分兴趣,可听着听着,却发现竟是个屁大点事,无聊的很。

    “啪!”的一声,北棠妖甩手就扔出了手中的一摞子奏折,吓的群臣齐齐跪在了地上堕。

    “你们是不是觉得在朕手下做事很屈才?”北棠妖眯着眼睛冷飕飕搜的开口植。

    “臣等不敢。”

    百官虽然齐齐应答,却都飞快的转动着心思,琢磨着北棠妖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要知道,想要在朝堂上混出点名堂,揣摩圣心是最重要的。

    “不敢?不敢你们还这么做!”北棠妖冷笑着开口,却让下首的众人都流出一头的冷汗。

    “臣等知罪..”百官们面面相觑,连汗也不敢擦,只是低头认罪。

    “呵。张呈佑,你倒是说说你知的什么罪?”北棠妖随口点了一人。

    此人被点的瞬间,浑身一僵,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汗珠却已经顺着脸颊滴了下来,他哪里知道知的什么罪啊?他怎么就这么倒霉,陛下点谁不好,却偏偏点着他。

    “臣...臣才疏学浅,能够做到今日的位置实乃侥幸,怎么敢称屈才。”张呈佑憋了半天,心想顺着皇帝的话说总没错。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朕识人不明,倒是让你钻了空子?”北棠妖反问道。

    张呈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猛的磕着头:“陛下恕罪啊,臣不是这个意思...臣..臣只是觉得自己才疏学浅,实在有负陛下厚爱。”

    “才疏学浅?你倒是说说你昨日的奏折上奏了什么事?”

    “臣...臣...”张呈佑吞吞吐吐了半天说不出来。

    北棠妖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就是面前跪着的这个男人,为了说明刘太傅宠妾灭妻,家宅不宁,可又怕遭人记恨,不敢直说,洋洋洒洒写了将近三千字,看的他那叫一个头晕眼花,本以为是什么大事,看到最后却发现竟然是这种事,简直没把他给气个半死。

    北棠妖正要发落他,却发现挽歌的父亲和端靖忽然脸色惨白,晕倒在地上。

    还不等他宣御医,却见小盛子满头大汗的匆匆跑了进来:“不好了,皇后娘娘昏过去了!”

    北棠妖心头一跳,不知道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可是瞧着端靖和虞国公也在此刻状况不对,心中一紧,没由来的就觉得许是虞家的事怕是不大安稳。

    北棠妖一面命太医为两人医治,另一面叫了神龙宗的大夫随着快速随着自己一道,直接去看挽挽。

    大夫诊治许久,却始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犹豫再三,最终开口道:“陛下,皇后娘娘的病情实在是有些蹊跷,娘娘原本虽然体弱,可是经过这些年的调养,在没有受什么刺激的情况下却不该有性命之忧,可是此刻,娘娘的气息却十分不稳,好似这生命时有时无一般。”

    北棠妖拧着眉头,如今后宫中只有挽挽一人,断是没人敢给她气受的,再加上虞国公和端靖同时出事,北棠妖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方才他已经遣人去问了,这会小盛子已经跑回来传递消息了:“虞青城无碍。”

    北棠妖心中基本已经确定,怕是那轮回大阵出事了。

    当年虞国公回来之后,却并未久留,一直又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他才道那轮回大阵暂且稳住了,只是却还是需要留下两个人守着,于是,他们这些虞府的长辈便每年留下两人守着,以防有什么意外。

    此刻,昆仑雪域里的一处山巅。

    四周云雾笼罩,清雪茫茫,满山都笼罩着蒙蒙的雾气,偶尔有几颗翠柏在其中若隐若现。

    原本静谧的一处山顶,此刻却迸发着一场激烈的争斗。

    一名玄色袍子的男子此刻正处在两人中间,遭受两人夹击,夹击者是两名男人,年龄较长,身手不凡,可中间那名年轻男子神色淡淡,应付起两人来却不显凌乱,除了最初有些应接不暇之外,其后倒是逐渐开始掌控起局势。

    拨开云雾,细细看去,却发现中间那名玄袍男子不是旁人,正是郝连城。

    几年的光景,倒是将他身上的

    那层诡诈褪去,游走在山川大泊之间,多了几分沉淀下来的真实和平和,近看去,虽然没有往昔那种圣洁和普度众生的气息,可是举手之间却多了几分超脱和淡然,反而比之前更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气韵。

    同他交战的两人武功虽然也不凡,不过明显两人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的顾忌着山顶上一个阴阳图案的阵盘,每每出手几次,便要回头看上一看。

    再看这阴阳图案的阵盘,四方八角的圆周之上都摆放着一些古朴之物,有玉质的杯盏,也有玉质的勺子,还有黄钟大鼎,总之处处透着一股高深,可随着几人交战之后,战火不断被打在这阵盘之上,随之有些阴阳遭到破坏,继而,这只阴阳大阵逐渐运转起来,随即转动的越来越快,倒是隐隐有山河倒转之势。

    两人眼看着大阵翻转的越来越快,周围的石块甚至都开始变得不再稳妥起来,两人心思也越来越慌乱,而随着阵法的转动,两人身上的功力更是时高时低,不大稳定,就连自己都难以掌控。

    虞府所有活着的人的性命可就在他们手上,若是这阵法在他们手中出了事,让虞家断子绝孙,那他们可就是虞府一族的罪人。

    好在,郝连城也没有步步紧逼的意思,眼见着局势愈发难以控制,便也就收了手:“如何?”

    停下来的两人对视一眼,最后看着面前的男人开口道:“郝连城,当初你利用挽歌,灭我虞府满门,如今又要做什么?”

    郝连城也不恼,只是淡淡的开口道:“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想代二位修补这阵法。”

    两人蹙起眉头,将这阵法直接交给郝连城,横竖看都不可能,要知道,当初没有郝连城,他们虞府也不会死的这么惨,如今郝连城忽然跑来说要替他们守阵修阵,怕是只要有脑子的人就都不会相信吧。

    郝连城无所谓的耸耸肩道:“若是你们不肯的话,我只好在这里继续和你们打下去,只不过如今看着你们的状态都如此不稳定,想必离阵法极远的那些人,情况更会危及吧。”

    此刻郝连城的样子,倒是有些像北棠妖,无所顾忌,却又让人抓狂。

    两人对视一眼,此刻却已经感觉到喉间腥涩,低头顺着阵法的方向看了一眼,却瞧见不少人此刻都已经陷入昏厥之中。

    郝连城此刻忽然跪在地上,言辞恳切道:“当年我被人利用,欺我年少无知,才会对虞府恨之入骨,如今幡然醒悟已晚,不过是想再尽些绵薄之力罢了。”

    两名守阵人此刻,倒是真有些被郝连城打动,眼见着阵法已经越发难以控制,当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一咬牙,只好点头同意。

    郝连城的脸上闪过一抹欣喜,点点头,走到身法旁。

    运起内力后,竟然不需要提点,便直接发出数道光芒,融入阵法之中,手法看起来极为熟练,仿佛竟似用心钻研过一般。

    两人对视一眼,除了诧异,竟是对郝连城又多了几分信任。

    此时,已经入了手的郝连城,竟然再次变了脸,抬眸看向两人带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两位前辈可以走了,两位留在这里,只会影响我守阵,若是一个差错,这后果我可耽搁不起。”

    两人脸上升起一抹薄怒,可眼看着阵法在郝连城手上,又不敢多说些什么,对视一眼之后,犹疑了片刻,便决定起身去找大哥。

    在两人看来,郝连城这一次应该没有恶意,毕竟之前的事情他们也都听说过,而且若是他想要毁了阵法,刚刚就可以做到,可是很明显,他却没有,再加上他对阵法的熟稔程度,倒是让两人下定决心先行离去。

    两人离开之后,郝连城心头一松,脸上露出一抹释怀的笑容。

    待到平静下来,郝连城重新将目光放在了面前的轮回大阵之上,眸中闪过一抹凝重。

    当年他放弃争夺天下之后,便独自游历在大山湖泊之中,沐浴在山水之中,心境倒是一点点变得沉静下来,回想往昔的点点滴滴,倒是也不再觉得这些年自己的存在毫无价值,至少曾经的很多瞬间,那些一晃而逝的美好都是真实存在的。

    他自小被养在深宫,小时候母妃虽然受宠,却不是独宠后宫,但是在他的记忆中,父皇和母妃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虽然,母妃时常会因为父皇又新宠幸了哪个妃嫔而大发脾气,可是,父皇却也从未真的彻底冷落过母妃,甚至有了新欢之后也会容忍母妃的小性子,甚至还会解释几句他的苦衷。

    毕竟当时的父皇虽然贵为帝王,却并不能真正的掌控大权,为了能够早日压住群臣,很多时候不得不依靠后宫来平衡前朝的力量,每当父皇提及这些苦楚,母妃便会觉得自己太过小家子气,很是自责起来。

    而在他的记忆里,在母妃去世之前,父皇对自己一直很慈爱,时常拿着课本考校自己先生教导的东西,也会叹息着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更多的时候,父皇会站在一颗大榕树下,静静的看着学堂里因为发现他的存在而坐的笔直的自己,亦或者,他会嘴角含笑的看着自己骑马射箭。

    在最初的印象里,父皇虽然话不多,也不足够温柔体贴,可是看着他的目光却永远都是那么的慈爱,而更多的时候,他则是能够感受到来自父皇满满的关怀和注意,不得不承认,这让他有了一个简单快乐的童年。

    也正是因为这些隐晦的快乐,才让他在后来母妃去世,外公一家尽数丧命之后萌生出难以控制的恨意。

    他眼看着父皇对自己越发的疏远,甚至无数次瞧见这个身居高位帝王的狼狈,他躲在角落,一次次期盼着,期盼着父皇可以安慰受惊难过的自己,却一次次只见到一个失意的男人,或者举着酒壶,或者愁眉不展,再无半点帝王风范。

    从这之后,他便再没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因着父皇的疏离和冷漠,也因着母妃的逝世,让原本极为受宠的他,一时间竟是尝遍了人生苦楚,短短两年的时间,世界天翻地覆。

    原本可以随遇而安,原本可以敷衍了事,原本可以不争不抢,可是直到时间的流逝,他却越发的感受到一切都变了。

    他随遇而安的时候,宫人懈怠,用鼻孔看着他,虽然面上还算是友善,可是却再也不像从前那般殷勤可爱,他敷衍了事的时候,就连先生都摇头叹气,仿佛对他已经全然放弃,再没有之前的不厌其烦的教导,他不争不抢,可是那些昔日的兄弟手足,却将没了母族庇佑的他一次次当做挡箭牌,虽然不将他放在眼里,却丝不会收回除掉他的决定。

    日子就在那天翻地覆里一日日的过着,而他也终于开始变得现实起来。

    直到后来,父皇忽然记起了他,对他开始了最为严苛的管教,轻则责骂,重则惩罚,冬日里,他手脚皲裂,却还是得咬牙训练,回答问题,一个答不上,就得矮手板。

    他最初的时候,委屈,不解,面对父皇甚至敌视。

    可是后来,父皇酒醉,却抱着他失声痛哭,他告诉他他为帝的艰辛,告诉他,他如此严苛的训练不过是希望他能够为他母妃报仇,告诉他,他需要自己的帮助。

    就是那一次,他见到他的狼狈无助,他忽然觉得心疼。

    心里再没有半点敌视,而是满满的自责。

    在那之后,他不再同他对抗,而是拼尽全力将一切做到最好,而他也如他所料一般,他再也没有责罚自己,即便是自己偶尔做错亦或者他不满意,他也不曾再责罚过自己。

    过了那两年的艰苦日子,后宫的妇人和所谓的手足,都知道,他又重获盛宠,当然,这没人会高兴。

    他不得不将自己放到最低,躲避着那些没完没了的明刀暗箭,却也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成长成熟,以免有朝一日成为刀下亡魂,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

    与此同时,他开始不断的筹谋,有计划的接近虞挽歌。

    从最初的一年偶然相见一两次,到后来的有意同行为伍,到后来的坦然相交,再到后来的刻意暧昧,他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方向走着,离最初的目标越来越近。

    一直到很多年后,他都记得,初见她时,一身如火如荼的红裙,随着她跃马翻飞,那明朗艳丽的笑容,像是冬日里的焰火,带着一种蓬勃的律动,让他逐渐枯萎荒芜的生命都明亮了起来。

    他后来一直想,当初的一切进行的那般顺利,未必就是他筹谋的多么妥当。

    而是他也成为了那画中人,他在画中有情有景,再画中流连汲取温暖,所以,其实不是他演技太好,骗过了挽歌,而是他入戏太深,骗过了自己。

    正因为动了情,有了意,所以未经人事的明媚少女,轻易被他所打动,可偏生,那时的他,却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轻易的从这场阴谋之中抽身而出。

    当日恨字当头,多年的辛苦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执念,他恨所有虞府的人,恨那些她带来的快乐。

    看着那灿若朝霞的脸庞,他忽然生出一种自己低若尘泥的卑贱,他恼怒这种怯懦,可是一直到真相大白,他才恍然明白,原来,他是真的低若尘泥,根本不需要怯懦。

    他后来,时常会想。

    如果他的一生不曾如此戏剧,他会不会像是街边的挑夫,商铺里的伙计,吆喝的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