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望京,咖啡厅。

    并没有完全竣工的大厦里,除了一楼的咖啡厅和小书店,并没有开放其他地区。咖啡厅里布置幽深,厚木桌子,盆栽植物,浓浓的咖啡香气,环境十分优美……只是新开的店,不可避免地存在适应期的僵硬感,还有从大厦深处传来的,一阵一阵的装修声音。

    砸的、钻的、凿的……与咖啡厅悠扬舒缓的音乐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这并不会让刘佳枝分心。

    她非但不会分心,甚至专注到有点紧张。

    背包压在身后,空的。里面仅有的几张纸都拿在对面的人手里,那是她几个月时间里总结的所有证据和资料。

    对面的人神色专注地看着。

    空闲的时间里,刘佳枝在心中感叹着,也算是老天开眼,看她独自工作实在太累,最后一段时间里,难得办公室里两个只会说风凉话的同事伸手帮她的忙。其中一个人与地方检察院的检察官熟识,就帮她联系了一下。

    本来检察官没有答应,可后来听说是关于平泰保险的问题,不知为何,就应了下来。

    “保险代理公司违规操作……”检察官拿着她调查的证据,刘佳枝马上说:“我有人证!您不要看只是一次简单的退保,他们敢这么做里面肯定有猫腻的。”

    “你先别激动。”检察官安抚她,“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事态有多严重,不是最初就能看出来的。”

    刘佳枝稍稍安心,“那您觉得,我拿这些东西去保监会举报,能成么?”

    检察官四十几岁,姓韩,跟刘佳枝父亲差不多大,带着眼镜,长条脸,非工作时间也是正装领带,职业原因,面相看着一直很严肃。

    他把资料放到桌子上,说:“你这些证据举报是够了。”

    刘佳枝没有马上高兴,总觉得对方话还没说完,她等着。果然,检察官又说:“不过,要真看你写这些,那这事情简直要上高法了。”他拿手又点点桌子上的纸,“这里只有几句是真正的客观事实,其他的都是你的推断。”

    刘佳枝到底年轻,被人一说脸噌地通红,兀自辩解:“我就是怕别人不当回事!实话跟您讲,去年年末的时候我举报过一次,但是没成功。我花了这么久调查,不能再不了了之了。”

    检察官看着这个涨红脸的小姑娘,神情难得和蔼。“你是个好记者啊。”

    刘佳枝被人夸,抿嘴,“也没。”

    “怎么没,你知不知道有很多人查到这些东西,先找的不是检查院,而是调查对象。”

    刘佳枝下意识地问为什么,可脑子比嘴快,一转就想明白了。

    为什么,要钱呗。

    刘佳枝皱了皱眉,“我不是为了那个的……我就是……”她想起那两个退不了保的老人,又莫名想到了那个傻傻的黑家伙,忍不住说,“我就是不想让人被骗。”

    “我知道,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

    检察官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

    “如果你再有更强力一点的证据,那就好办了。”

    刘佳枝看着他,“什么样的‘更强力’的证据?”

    “你接触过这个公司的人么?”

    一时间,刘佳枝脑子里晃过一个人影。黑发,白脸,大雨里消瘦笔直的身材。

    “嗯?”

    刘佳枝回神,啊了一声,“接……接触过几个小职员,但没什么发现。”

    “如果能拿到直接证据,那是最好的。”

    刘佳枝沉思。

    又聊了一会,检察官要离开了。临走之前他问了刘佳枝一句话。

    “看新闻联播么?”

    刘佳枝一愣,“什么?”

    检察官说:“那就是不看了,年轻人都不喜欢看新闻联播啊。”

    刘佳枝不明所以,只能干笑。

    检察官又说:“近来的国家政策你也完全没有注意了。”

    刘佳枝一脸茫然,检察官宽容地笑着,又颇为感慨地说:“只能说多行不义……你要治的,国家也要治,赶巧殊途同归了。”

    风雨欲来。

    刘佳枝哑然片刻,检察官安慰她说:“别紧张,你做你该做的就行。这个社会需要正义的人发声,这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

    人要走了,刘佳枝猛地想起什么,最后一刻追问道:“请问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公司员工内部举报的话,会不会轻判?”

    “你是说自首?”

    “……嗯。”

    检察官点头,“那当然了,法律让人悔悟,自首不轻判,那谁还自首了。”

    刘佳枝也想笑笑,但心里事太多,笑得很勉强。

    检察官离开后,刘佳枝独自一人坐了很久。

    她骗自己是在思考事情,其实大脑一片空白。

    用脑过度后的后遗症。

    一直坐到肚子咕咕叫,刘佳枝才反应过来,掏出手机。

    打给谁?

    她前几天告诉周东南,说之后会找他。她记着这件事,他还记着么?沉溺温柔乡的男人,他知道她已经搬走了么?

    刘佳枝趴在桌子上,力气耗光。她的手已经放到周东南的名字上,顿了好久,终于按下。

    周东南很快接了电话。

    “喂?”

    刘佳枝直起身,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挺想念他木木的声音。

    “周东南?”

    “嗯。”停了下,又说,“你搬走了?”

    刘佳枝笑了,“怎么,你找我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