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章 番外三(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为先生的时候,能被称为先生的就是大的那个了,心里猛地就产生了些旁的东西,玉玦站在门口有心不动,只是这女孩这么早能从山上进来,说不定是旁边哪个老先生家里人,于是侧身将人让了进来。

    “你要给他送什么东西?”玉玦三两下将自己头发绾起来没再披散着头发,给两人倒了水之后就坐下了,还是很和气的语气,脸上也未见有什么变化,这许多年,孔泽瞿是个什么人她再清楚不过了,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这是孔先生昨天晚上落下的东西,我想着他怕是丢了要不方便的,于是就送来了。”女孩盈盈说完,从随身带的纸袋子里拿出了个长条状东西,玉玦细看,赫然发现那是孔泽瞿的皮带,心里立时一个上下噗通。

    之所以知道这是孔泽瞿的皮带,是因为孔泽瞿所有衣服都是定制的,孔家老四的所有物件都有孔家老四的标志,连皮带上也有,这世上独此一件,再无第二个,这皮带当然只有一个,这种私密的东西怎么出现在旁人手里,还是个女孩子手里,不由自己各种猜测出现了,实在是送来的东西过于贴身了。

    这个时候玉玦也才发现这女孩子的长相当真是极合孔泽瞿心意的,干净古典,年轻秀雅,立时想起前些日子难得孔家亲近的几家人凑在一起吃饭时候,有几个比自己年龄稍长些的说家里男人在外面种种的事儿,当时听了且当听了,过于笃定甚至连问孔泽瞿一声都没有,现在他裤腰上的皮带怎么就被旁人拿上了。

    “孔先生要是没起床东西我先放下,就不打扰了。”那女孩看玉玦一直盯着那皮带不说话,于是这么说。

    “等等。”下意识开口,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有心想问问这皮带怎么得到的,可是觉得问出来就好像孔泽瞿真的干了什么事情一样,可是不问,心底又过不得,只开口将人留下。

    玉玦说了要留人的话,可那女孩无论如何要走了,竟是也不顾玉玦说什么径自就要出门,情急之下玉玦伸手扯了那女孩胳膊,人家自然也不愿意被扯了胳膊,两个人还纠缠起来。

    这当口,客厅门被推开,女孩口中的孔先生终于出现了。这人一出现,女孩立马不动了只转眼睛安静看孔泽瞿,玉玦也放开手看孔泽瞿,看见这人了,原本压着的脾气也上来了,一时气疯,也看孔泽瞿,见这人往进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还存了侥幸心理去撩这人腰间衣服。三两步走过去,伸手就要撩开衬衫,结果伸出去的手竟然被攥住了。

    “放开。”玉玦说。

    孔泽瞿叹气放开手,然后腰间衬衫被撩开,果然裤腰上空无一物。

    再是说不出什么,只呆呆站住了,这人是个什么人,要是他不愿意,谁能离他那么近还能得这种贴身的东西。人心当真是最莫测东西,经不住时间,也经不住什么,玉玦一瞬间竟是生出了这些,气愤伤心想问个究竟,然到底是还有旁人在,于是侧头看客厅外面。

    过于意想不到,一时失了言语,也过于冲击,只看见这人裤腰上没有皮带就周身都冷下来,等孔泽瞿将人打发出去时候玉玦连听的勇气都没有了。过于执着了一个男人,她从来没想过其他,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碰上这种场景,那女孩子孔泽瞿显见着是认识的,模糊听见是叫了名字的。

    “说说吧,你的东西旁人怎么拿来了,还这么早送到家里了。”玉玦隐约听见自己声音。

    两个月没见了,玉玦一点点都没想到一回来碰上这种事,不由自主眼泪开始往出冒,有很多年她都没哭过了。

    “什么都没有,不要乱想。”孔泽瞿说话,见玉玦闭着眼睛一脸苍白只眼泪在脸上漫流,忍不住烦躁,对于眼前这种情况简直无从解释起。

    他长年在外面,工作中总是会碰到那些个事情,他不参与,总不能止住所有人都不参与,吃饭谈事情总会有人送年轻孩子进来,哪怕喝个茶也会有年轻孩子被送进来,昨天晚上又是那样一场,谈的事情也复杂,耗得时间太长,等工作上的事情说完也已经是后半夜的事情了,主人说是没几个小时天就亮,在那里歇一会,当时真是很晚,他禁不住也喝了几杯,旁人的放浪形骸他是一概只看着,那种场景多少有些乌烟瘴气,也是头昏脑涨,想着等回山上也得费点时间,也就在人家安排的地方歇了下来。

    眯了一会听孔南生说玉玦来了电话,当即就往山上走。至于那皮带,还真是他给旁人的,只是给的自然不是年轻女孩,给的是个老世兄,那老世兄自来就是站在他这面,立场上表态时候从不含糊,只是即便上了些年龄可总也好那年轻孩子,这也不妨碍其他,说起来算不上什么。昨晚结束了那么一场,临走时候那老世兄裤腰带不见了,提溜着裤子往出走,自己看见了真是觉得那样出去很不像样,于是也就将自己皮带抽出来给了那老世兄,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旁人拿上,还送到了这里来。

    这么个跟编故事一样的事情孔泽瞿不知道说出来玉玦信不信,总之眼前人是个伤心的样子。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