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9章 套住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初升的太阳洒下第一缕阳光的时候,窦军阵中才终于敲响了鸣金铜锣,听到这撤退信号,虎牢关城墙下的窦军士卒就好象是死囚听到了****诏书一样,扔下手里已经沾满鲜血和汗水的残破飞梯,撒腿就往来路逃窜,不少窦军士卒还在撤退中面带喜色,出声庆幸,“总算是完了,总算是完了,我还以为,我等不到这场仗打完啊。”

    与被迫放弃攻城还悄悄窃喜的窦军士卒截然相反,城头上做为胜利者的隋军将士也没有任何的欢呼,刀枪兵扔下武器就直接摔坐在城头上,弓弩手强撑着用远程武器把敌人追杀至射程之外,也都纷纷一屁股坐在尸横满地的城头上,坐在被鲜血染得通红的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还有不少士兵直接倒在地上鼾声大睡过去。

    “窦建德匹夫!果然只是一介庸才!太阳已经升起,阳光对他有利,他竟然还舍得退兵!匹夫!庸才!蠢才!换了是我,我那舍得在这个时候退兵!”

    城头上只有陈丧良的表叔李客师还在挥刀大声叫嚣,但话语中已经明显没有力气,挥动横刀向敌人挑衅间,李客师还脚下一滑就要摔倒,旁边的徐世勣赶紧把他搀住时,却又因为手脚都已经软弱无力的缘故,反倒被李客师带了一起摔倒,全都摔得狼狈不堪。然而互相看了一眼对方满脸血污尘土的狼狈模样后,李客师和徐世勣又都一起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声中有欣慰,有喜悦,也有苦涩。

    在这个时候鸣金退兵,不是窦建德不知道阳光已经逐渐开始对他有利,是窦建德军已经打不下去了,一天一夜的攻城大战中,窦军先后投入各类兵种超过五万人次,蚁附攻城一十三次,士卒连死带伤已然超过万人,结果不但依然拿虎牢关的坚固城防毫无办法,还把云梯车和撞城车等大型攻城打了一个精光,作战队伍从上到下都是疲惫不堪,大小将领不断哭泣哀求窦建德尽快退兵,窦建德也不可能逼着已经辛苦了一天一夜的军队再扛着简陋飞梯去攻打城墙,所以窦建德这才无可奈何的下达了撤退命令,带着无尽的愤怒与对陈丧良的切齿痛恨率军退走。

    大战后虎牢关战场上尸山血海,洛口仓战场这边也是一个模样,尽管隋军将士在半夜时就已经攻入了城内,但是已经无路可逃的郑军王玄应部却还是不肯放弃,拿出了惊人的斗志与毅力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王玄应还断然拒绝了陈丧良的亲自出面招降,率领残兵败将退到城内高地负隅顽抗,着急抽身返回虎牢关预防万一的隋军主力不得不集中兵力围攻这股残敌,付出了相当不小的代价才在黎明时歼灭王玄应率领的近千残敌,并且生擒到了已经负伤的王玄应。

    伤痕累累的大舅子被押到陈丧良面前时,陈丧良并没有尝试招降或者安慰大舅子,也没去理会大舅子那故作镇定无畏实际上却充满恐惧的神情目光,只是命令部下把王玄应押下去治疗关押,打入囚车以备后用。部下依令而行后,看着大舅子被押走时的垂头丧气模样,陈丧良充满血丝的双眼中也露出了一些疲惫,喃喃道:“没有马上杀你,是看在雪姬的面子上,还有招降洛阳守军时你还有点用。你们父子的野心如果不是这么大,抵抗得这么顽强,该少死多少人啊?”

    成功拿下了多少还剩一些存粮的洛口仓后,东征隋军不但解决了粮草供应和军械辎重的运输问题,还一举摆脱了两线作战的被动局面,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全力应对来自窦建德的威胁,东征隋军的文武将官都应此欢欣鼓舞,都认定自军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赶走窦建德和光复洛阳城已经只是时间问题。然而陈丧良本人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放在陈丧良面前的还有一个巨大难题——如何超越李二,在虎牢关战场上重创窦建德军,还要生擒或者干掉窦建德本人?

    休整了一天时间,留下了一支军队驻守洛口仓后,疲惫不堪的陈丧良率领同样疲惫的东征主力重新回到虎牢关,李客师和殷开山等文武将官都来虎牢关西门处迎接陈丧良凯旋,见面时,陈丧良来不及夸奖表叔在守城大战中的杰出表现,马上就问道:“窦建德贼军那边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新的动静?比方说砍伐木材建造新的攻城武器?”

    “没有。”李客师摇头,介绍道:“窦贼军队昨天撤兵回营后就再没什么动作,也没再象前些天那样疯狂砍伐木材,看模样,窦贼军队也打算休整一段时间。”

    “坏了。”陈丧良一听叫苦,道:“窦贼搞不好要跑了,这下子我们的麻烦大了。”

    李客师没有参与当初陈丧良在洛阳城外召开的军事会议,并不知道陈丧良想把王世充和窦建德搂草打兔子的狂妄野心,闻言自然一楞,惊讶问道:“殿下,窦贼如果退兵撤走,我们不是马上就可以腾出手来全力攻打洛阳,这是好事一件啊?你为什么还要叫坏了呢?”

    这次轮到当初参加过洛阳会议的隋军众文武苦笑了,陈丧良却摇了摇头,说道:“进城再说吧,把军队安顿好了以后,我们再慢慢商量接下来的事。”

    李客师等将应诺,赶紧尾随陈丧良入城,陈丧良随口交代,把安置军队的事交代了给了麾下帮凶,自己则苦苦思索如何避免窦建德临阵开溜——眼下东征隋军的上上下下都是疲惫不堪,伤病交加,窦建德如果提前带着军队跑了,陈丧良这会还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

    很自然的,陈丧良首先就想到了自己最拿手的无耻诡计,也马上就想起了自己麾下唯一从窦建德那边投降过来的王伏宝,还下意识的把王伏宝叫到了面前,王伏宝闻声上前侯令时,看了看王伏宝的严肃国字脸后,再仔细一思索,陈丧良却又摇头说道:“算了,这个任务不适合你。”

    王伏宝满头雾水,不知道陈丧良搞什么鬼,陈丧良的一双贼眼却开始扫视麾下众帮凶,滴溜滴溜的乱转着心中盘算,还一度把目光停留在木兰那张益发秀气的脸蛋上,许久都没有移开,木兰被陈丧良盯得有些心虚,赶紧白了陈丧良一眼把脸扭开。不过还好,陈丧良最终还是放弃了木兰,又把目光转到了自归降后还没什么特别杰出表现的史万宝身上,又很快拿定了主意,微笑着向史万宝吩咐道:“史将军,把军队安顿好了后来见我,有差事交代给你。”

    史万宝应诺,陈丧良这才领着众人匆匆返回虎牢关城内的指挥部,上得大堂,陈丧良第一件事又是马上把孙伏伽叫到面前,向他吩咐道:“伏伽,替我给窦建德写道书信,内容是嘲笑他的攻城失败,炫耀我的成功拿下洛口仓,言语越恶毒越好,顺便问他可敢和我们约定时间决战一场,就说如果他有这个胆量,本王一定奉陪。”

    “殿下,这么做行吗?”孙伏伽担心的说道:“我们的将士都太累了,急需时间休整休息,窦建德如果约我们明天决战,那我们怎么打?”

    “没关系,反正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打不打是我们说了算,到时候再想办法回绝。”陈丧良很不要脸的挥挥手,又说道:“先把窦建德匹夫套住再说,快写吧,表叔,你去给我弄一个窦贼俘虏来,让窦贼的俘虏送信,送这道书信用杀头危险,别让我们的人去白白送死。”

    …………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