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02.白穆然和肖沐沐的苦尽甘来【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兰沛然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兰维维,继续问道:“那你知道,当年她是怎么嫁进白家的吗?”

    兰维维看着她,眼中疑惑丛丛。

    兰沛然说:“兰榕瑾当年为了嫁入白家可下了不少的血本。那个时候虽然你我都还小,但有些事是我亲眼目睹。”

    “什么事?”兰维维问。

    “我一直不敢说出去,是怕被赶出兰家。兰家给了我一切,给了我优渥的生活,我不想离开这里。”兰沛然说道犬。

    兰维维的脸色发白,手指微微颤抖,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伸出手去握住滚烫的咖啡杯。

    “那个时候,兰榕瑾和一个兰氏公司里的职员谈恋爱,已经谈了几年。但据说那个职员最后死了,你知道是怎么死的吗?”兰沛然盯着兰维维问道踺。

    兰维维不敢去看他的眼神,却问道:“怎么死的?”

    兰沛然笑了:“和兰榕瑾出游,跌落山崖。”

    兰维维一个不稳,将身前的咖啡杯打翻,咖啡留的到处都是。

    有服务生走过来,被兰维维拒绝在了几步之外。

    她自己起身,拿出纸巾将身上的咖啡擦了。

    重新坐回座位上,兰维维抬起头,问道:“是姑姑做的?”

    兰沛然笑:“还能有谁?”

    兰维维不再说话。

    兰沛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其实我并不清楚这些事情,是因为一次夜里,我起床上厕所,在她的卧室门口听到她自己说的。”

    兰沛然的确有偷听的习惯,从小就自卑的他,深怕家里的任何一个人会不喜欢他,尽量讨大人们的喜欢,所以,他会经常去偷听别人的讲话,试图从他们嘴里得到对自己的印象。

    兰榕瑾的事,他也是偷听来的。

    当时兰榕瑾还年轻,夜里回来的匆忙,整个人的脸都是白色的。

    她惊吓不轻。

    忘记了要关门的她,拿着电话就打给了自己的外公。

    他的外公曾因家庭暴力,丢了工作,整个人都是偏激的,性格扭曲。

    兰榕瑾对着电话说道:“外公,我处理掉他了,可是我很怕,警察会不会找过来,我真的怕。”

    那个时候的兰沛然也不过十一二岁,起夜的途中,脚步停在了她的门外。

    他亲耳听到她说,她是怎样趁着没人的时候将那个男人推下山崖的,她还说自己这个月的月经已经迟到了4天了,白子义刚刚对她有好感,她不能就这么放弃,所以杀了他。

    夜里安静的出奇,兰榕瑾略有颤抖的声音在夜里显得鬼魅。

    兰沛然一步步的后退,

    他怕兰榕瑾会杀了他,杀了他灭口。

    那个人前温婉的姑姑,竟然是个杀人犯。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不听兰榕瑾的话。

    只要兰榕瑾让他去做的事,无论好坏,他都会安静的去做,而且做到她满意为止。

    这些年来的日子里,兰沛然过的小心翼翼。

    兰榕瑾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他是有些怕的。

    可兰维维一天天的长大。

    兰维维单纯,漂亮,一身富家小姐的矜贵,和自己有太多距离。

    从高中时候起,兰沛然就拒绝同班的女生求爱。

    他心底里有的永远是兰维维这个妹妹。

    可他又是什么身份,兰维维的“哥哥”,又是个身份不明的孤儿,他高攀不上。

    兰沛然无法去阻止兰维维交男朋友,也会时常偷看她和男朋友在一起接吻,拥抱,甚至上床。

    他的牙根都咬酸了,理智告诉他,不能冲进去。否则等待自己的,不光是兰维维的敌意,更有可能是会被哄出家门。

    他闭着眼,咬牙忍着,忍的胃里都算了,自己跑去洗手间里呕吐。

    一天天一年年就这么长大。

    眼看着兰维维成了大姑娘,自己的自卑感就更重了。

    后来,兰榕瑾如愿的嫁给了白子义,做起了白氏的夫人,兰家也瞬间炙手可热。

    兰沛然靠自己的能力,在兰氏里站稳脚跟,又被养父一直提拔,直到做了兰氏的财政总监这个位置。

    这些年,他几乎已经放弃了要和兰维维在一起的想法。

    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他更想保住在兰氏的地位。

    女人到处都有,可兰氏集团里财政总监的位置,他不可能因一时冲动而放弃。

    他偷偷的娶了身边的助理韩青。

    韩青是个漂亮的女人,工作能力很强。

    一次酒醉后,两人发生了关系。

    韩青为人很真诚,东北姑娘,性格爽朗。

    她什么也不想要,唯独想和兰沛然在一起。

    兰沛然认了,毕竟韩青也怀孕了。

    两个人

    偷偷结婚领了证,可任谁都没想到的事,就在结婚当天,医生宣布孩子发育停止。

    韩青自从怀了这一次孕以后,再也没有怀上过,3年过去了,仍无半点动静……

    兰维维被兰榕瑾带去了白家。

    说是过去陪陪她,可兰沛然知道,事情远不会这样简单的。

    他太了解兰榕瑾的为人。

    直到白穆然答应和兰维维结婚,兰沛然才恍然。

    原来,兰榕瑾的野心竟然大到这种地步。

    兰维维风光出嫁,嫁给了白氏的白穆然,曾经轰动一时。

    兰沛然一个人在家里喝了个烂醉。

    韩青懂他的心情,并没有说太多话。

    她说:“我知道你心里有的她,可现实不能在一起,就收心过日子吧,今后的路还长着呢。”

    兰沛然起初有想过和韩青离婚的,因为她无法生育。

    可韩青这样的一番话说出来,兰沛然醉眼迷离的看了她很久。

    这个女人,虽然不及兰维维妩媚动人,不及她家世优渥,可心地是善良的,自己还要求什么呢?

    兰沛然放弃了和韩青离婚的打算。

    后来,兰榕瑾找到兰沛然。

    兰榕瑾说,兰维维和白穆然结婚以后,就没有过夫妻生活,没有夫妻生活,就不会有孩子,那么以后在白家的地位又怎么稳固呢?”

    兰沛然吃惊不小。

    可吃惊过后,心里的燃起的火苗,就难以压下去。

    他对兰榕瑾说:“姑姑希望我怎么做?”

    兰榕瑾回头看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喜欢维维,给她一个孩子,帮她,也算帮你……”

    这件事兰沛然想了很久,才告诉了韩青。

    起初,韩青一直哭,一句话也不说。

    可后来,白穆然将兰榕瑾这个人,以及她的过去对韩青说过以后,韩青的脸色白了。

    她开始不敢阻拦,比起女人间的醋意,她更希望兰沛然好好的。

    所以,这才有了之后,兰沛然和兰维维在一起的事。

    兰沛然将这一切都告诉给兰维维时,兰维维木讷的起身。

    兰沛然想要留住她,可兰维维却一路小跑的冲出了咖啡店。

    从小就被她崇拜着的姑姑,不禁是个阴险恶毒的女人,还是个杀人犯。

    她简直没法相信。

    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

    7月初。

    白穆然去看望了兰榕瑾。

    兰榕瑾以故意杀人罪和迷.奸罪被被判处死缓。

    当白穆然出现在监狱里时,兰榕瑾手脚都被扣住,正由狱警带着从里面走出来。

    会面室内,有警察站在一旁陪同,怕她会有过激的反应。

    兰榕瑾变化很大。

    虽然只有短短的半个月,可头发已经花白。

    从前保养良好的面孔上,已经没了一点光泽,是死气沉沉的暗黄色。

    她姿态依旧优雅,可步伐却已经凌乱。

    她在白穆然身前坐下,眼睛一刻不离的看着他。

    白穆然的面色平静如初,气定神闲。

    兰榕瑾笑了一脸桀骜。

    她说:“这回你报仇了,痛快了吗?”

    白穆然点头:“如果你能死,我会更痛快。”

    兰榕瑾猖狂的笑起。

    白穆然不急,等她笑完,因为她哭的日子在后头呢。

    白穆然淡淡的松了口气,说道:“我爸已经让律师诉讼,你们离婚是必然的了,白家财产你半分也别想拿到。”

    兰榕瑾笑。如今她都这样了,这辈子也出不去了,还要那些财产做什么?

    白穆然知道她在笑什么,不紧不慢的说道:“兰氏最近股票大跌,已经出现了史上最低点,你猜过了这段时间会怎样?”

    兰榕瑾的脸色乍白,定定的看着白穆然。

    白穆然说道:“其实,我本不想这么针对兰氏的,左不过我也不爱兰维维,她与谁私通,又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在意。但我不能不在意你当初做的事,我妈死的冤枉,所以,今天兰氏的陨落,全由你一手造成!”

    兰榕瑾突然激动的站起来,却又被警察给按了回去。

    她咬着牙说道:“白穆然,你母亲是活该的!她本就该死!”

    白穆然眼中有杀意,戾气很重。

    兰榕瑾继续说道:“她这一辈子从没爱过你父亲,为什么就不能安静的退出这段婚姻?非要逼我置她于死地?”

    白穆然齿冷,不说话,却看着她。

    “当年我求过她,求她离开你父亲,可她非不听,她说她为了你,也不会和你父亲离婚,为了你!”

    兰榕瑾刺红着眼,继续

    说道:“她阻拦了我的路,她就非死不可!她喜欢她的那个什么表哥,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能帮他们在一起?我在他们的饮食里下药,让他们苟合在一起,你猜怎么样?老天都助我,你母亲竟然怀孕了?哈哈哈。”

    此时的兰榕瑾笑的像个疯子,而白穆然却依旧稳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

    “起初,你父亲为了你,并没有提出要和你母亲离婚,哪怕是我骗他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可他依旧不愿意!可你母亲怀孕了,是个孽种,你让一个男人颜面何存?你父亲崩溃了,歇斯底里的打了她,我当时就站在你父亲的书房里,看着这一切,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快。”

    白穆然的拳头在桌前渐渐收紧。

    兰榕瑾仿佛在说一件得意的事,忘形的说道:“那天天气真好啊,外面你鸟语花香,你母亲疯了一样的掐着我的脖子,说是我害了她。你父亲气的走了,你说,我怎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母亲已经被逼到了尽头,就算她不死,不久后满世界都是她乱.伦的消息,她还怎么活?”

    “……”

    “对,你看到的没错,是我故意撞向桌角,导致自己流产,可我也付出了代价,我这辈子都不能生孩子了!”

    “那是你活该。”白穆然说道。

    兰榕瑾笑的一脸得意,说道:“这有什么?我兰榕瑾一辈子矜贵,不怕晚年无子侍奉终前,我有的是钱!”

    白穆然嗤笑:“你有的是钱?”

    这句话问的极其讽刺,激起了兰榕瑾的怒火。

    兰榕瑾睚眦裂目,抬起扣着手铐的双手指着他说:“你笑什么?”

    白穆然起身,平静说道:“你的那些养老的钱,可都被你那侄子兰沛然吞下去了,你出不去了,不光我知道,他也知道……”

    兰榕瑾将手铐用力的往桌子上砸,却依旧阻止不了白穆然离开。

    白穆然临走前,对着一旁的警察低声说道:“以后还凡请各位多‘照顾’她一下。”

    警察看着白穆然脸上的表情,瞬间会意,忙笑着点头:“白先生放心,我懂。”

    白穆然大步走了出去。

    而身后的兰榕瑾还在破口大骂。

    警察走上前,拽着她纤细的胳膊往里走,说道:“留着点力气吧,你的苦日子在后头呢!”

    兰榕瑾闻言,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殆尽。

    ……

    白穆然和兰维维离婚的事,在媒体上连续曝光了三天。

    记者知道的内幕并不多,扑朔迷离的像是演了一场伦理大剧。

    很多人津津乐道,看的是热闹。

    可当慕凌兮将所有的事情说给肖沐沐听时,肖沐沐的反应并没有多大。

    慕凌兮定定的看着她,说道:“沐沐,白穆然那天是真的喝多了,但醉酒以后的事,他或许也是真记不起来了,可那孩子不是白穆然的,就说明,他和兰维维之间是干净的,3年都没碰兰维维一下,白穆然怎么可能……”

    肖沐沐拿着奶瓶,给宝贝喂完了水以后,抱着他轻轻的拍着嗝,小家伙安静的很,任由着妈妈折腾,不哭不闹。

    慕凌兮叹了一口气,说道:“沐沐,你就原谅白穆然吧,这几年你过的不好,他也没少遭罪,为了躲开兰维维,他一个人去了国外,过的像个农民似的,这都是为了你……”

    肖沐沐依旧不语,逗弄着怀里的孩子。

    慕凌兮是彻底的没辙,看来这事还是改天得苏子衿来劝,她最听苏子衿的话了。

    慕凌兮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外面太阳正热,肖沐沐哄睡了孩子之后,走去客厅给来人来门。

    门铃一直在响,王姨刚好出去买菜。

    肖沐沐将门打开以后,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老人70岁上下,看肖沐沐的眼神有些怪。

    肖沐沐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只能问道:“请问,您找谁?”

    白老爷子笑了笑,说道:“我找肖沐沐。”

    肖沐沐怔了怔,让开门,并说道:“您请进,我就是肖沐沐,您是?”

    “我是白穆然的父亲……”白子义说道。

    肖沐沐愣住了,老爷子却已经信步走了进来,正站在门口往里面四处张望。

    这房子不大,小别墅,又是郊区,按说值不得太多的钱。

    以自己儿子的大手笔,老爷子已经猜到这房子一定不是儿子买给她的。

    肖沐沐反应过来以后,突然也明白了老爷子的来意。

    虽然面色不算好看,可也依旧恭敬的说道:“您请里面坐。”

    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朝着里面走去,自己坐进了沙发里。

    肖沐沐帮老爷子沏了一杯绿茶,放在他的手边,自己坐去了一侧。

    肖沐沐不抬头,也

    不发问,安静的很。

    老爷子这几天焦躁难安,不是因为别的,自己明明有了孙子,却看不到的心情,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肖沐沐想了想,终于开口问道:“今天您过来的用意是……”

    肖沐沐懂,但却不愿意主动。

    老爷子笑了笑,说道:“我想来看看我的孙子,孙女。”

    其实,肖沐沐是有些纠结的。

    可纠结过后,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毕竟老人家顶着炎热的天气蹒跚而来,她不忍心拒绝。

    肖沐沐站起身,带着白老爷子往婴儿房里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