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4.反正我已经蹉跎了10年了,也不怕再浪费个十年【8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可韩飞看自己的弟弟吃了那么多的苦,终是心里不舒服。

    碰巧,又被他抓到了慕凌兮牵涉受到贿案子里的一些把柄。

    这才有了他威胁慕景融的这件事……

    ……

    韩家门前,慕凌兮按响了门铃。

    出来开门的是个管家,管家身后韩墨很快走了出来踝。

    在看到慕凌兮这一刻,韩墨眉眼生笑。

    他问:“师姐,你怎么来了?”

    “我找你哥!”慕凌兮直言道。

    韩墨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道:“他不在啊,要不你进来坐坐?我打电话给他。”

    慕凌兮没说什么,绕过佣人跟着韩墨朝里面走。

    客厅里,慕凌兮坐在沙发前,看着韩墨那只已经废了的手臂。

    他的右手臂上的刀口伤疤如今还在,看着狰狞恐怖。

    他用左手帮慕凌兮倒了茶,目光随着慕凌兮落在了自己的右手臂上,脸色白了白。

    慕凌兮没说什么,目光平静的从他的手臂上收回。

    韩墨吩咐了佣人,给韩飞打了电话后,坐在客厅里陪着她。

    慕凌兮并没有喝韩墨倒给她的茶,

    而是她交叠着双腿,注视着他。

    韩墨看着这样的慕凌兮,笑了。

    他说:“师姐,你跟在大学里时,真没什么变化。“

    慕凌兮觉得这话是种讽刺。

    她笑了笑,回答:“怎么能没有?!起码在大学里,那些鸡鸣狗盗之流不会伸长脖子惦记着我,毕竟我身份还在那,如今,能一样吗?”

    韩墨的脸色青了,注视着慕凌兮这张依旧漂亮如初的脸,觉得她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

    慕凌兮依旧笑的清浅,她盯着韩墨,还不依不饶的问道:“师弟,你说是不是呢?”

    韩墨的脸色难看,自不用说,却也勉强自己笑了笑。

    韩墨回头对着佣人说道:“午饭准备西餐,我师姐适应了国外的生活,西餐更对她口味。”

    慕凌兮没说什么,收回目光。

    ……

    韩飞回来的时候,是在午饭前。

    在看到慕凌兮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时,他紧抿着的薄唇微微上扬了一些。

    虚伪的笑挂在脸上,只会让慕凌兮觉得恶心。

    韩飞绅士的伸出手,说道:“慕小姐,欢迎。”

    慕凌兮从沙发里起身,冷冷的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手,并没有与他握在一起。

    慕凌兮冷淡说道:“今天我来,是有话对你们说,说完我就走。”

    韩飞的脸色变了变,面上却也没有过多情绪。

    他平静的收回手,笑着说道:“慕小姐请讲。”

    慕凌兮吸了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

    她说:“我知道,我妈曾经在公司里挪用公款以及受贿的证据,在你们手里掌握着,也知道,你们无非是想逼我嫁给韩墨,来换我后半生的监禁,我说的对吗?”

    韩飞浅薄的嘴唇弯了起来,说道:“说实话,我挺喜欢慕小姐的个性。”

    慕凌兮十分暧昧的冲着他笑笑。

    韩墨回头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眉头微微蹙起。

    韩飞继续说道:“既然慕小姐心知肚明,那您不妨直说,您今天来的目的是?”

    慕凌兮眼中一抹精光划过,她笑着坐下,却是将目光放在了韩墨的身上。

    她对韩墨说:“师弟,不瞒你说,你哥曾经去过新西兰我父亲那里,我们简单见过几面,但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很欣赏韩先生的为人,如果非要我嫁进韩家,我也不是不可,甚至还有些期待。只是,我想嫁的那个人不是你,而是你哥……”

    韩墨脸上的血色褪尽了。

    他不敢相信的盯着自己的哥哥,一脸震惊。

    韩飞的脸色也变了,眉头皱起。

    慕凌兮的眉眼生笑,她继续说道:“韩飞先生也直言对我有好感,我倒是觉得,我和韩飞先生更适合,你们觉得呢?”

    韩墨再也坐不住了,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起身。

    “韩墨!”

    韩飞在身后叫住他。

    韩墨毕竟年轻,容易冲动。刺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怒道:“我说这件事为怎么一直拖,一直拖,原来,竟然是这样!哥,我对你简直太失望了!”

    韩飞张口欲言,慕凌兮已经走到他身旁。

    就在他稍不注意的时候,慕凌兮的吻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韩飞简直不敢相信,31岁的他,还从没让个女人给摆成这样。

    他一把将慕凌兮给推开,自己又退后了几步,怒视她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慕凌兮笑的一脸得意,说道:“不干什么啊,在新西兰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

    对我的!你不是说,你弟弟是个残废么?说他和我不配,只有你这样的人才适合和我在一起,我父亲也同意我们交往,否则,我今天上门来找你做什么?!”

    韩飞怒了,大声对着慕凌兮说道:“你不要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最清楚啊,韩墨就在你面前,我知道,你不想承认我与你的关系,是因为怕你弟弟一时间接受不了,我能理解的……不过,韩飞,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总不能不管吧?难道你要瞒着韩墨,直到我生下他?”

    “慕凌兮!”

    纵使韩飞再能忍,也没法在继续平静下去。

    站在一旁的韩墨,脸色已经铁青。

    可当慕凌兮将一张医院里开出的孕检报告,递到他眼前时,他还是选择信了慕凌兮。

    孕检报告是来自新西兰当地的一家医院,上面的内容很清晰。

    慕凌兮笑着看向韩墨,问:“你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叫你父亲好,还是叫你叔叔好呢?”

    韩飞从旁,一把将她手里的孕检报告夺下来,来不及看就被慕凌兮给抢了回去。

    慕凌兮三下两下撕了那张报告,冷着脸对着韩飞说道:“你不想负责任也没问题,我慕凌兮倒也不稀罕你这样薄情的男人,不过,你的嘴脸我至少该让你弟弟看清楚!”

    韩墨转身朝门口走去,一脚踢开了大门。

    韩飞没有追出去,而是一手掐腰,一手按着额头。

    他在笑,笑的一脸阴险。

    “行,算你很,我韩飞从没想过,会栽在你这个小丫头的手里,你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浪费!”

    慕凌兮笑的一脸得意。

    她骄傲的抬起头,说:“韩飞,我知道你在意这个弟弟,比什么都重要。可既然大家都被逼到了这一步,大不了破罐子破摔。我慕凌兮很快就会去投案自首,你放心,我就是死在监狱里,也不会进你韩家的大门,和你那个残废弟弟生活在一起!”

    韩飞紧咬牙关,慕凌兮却笑着转身。

    在出门口之前,她还不忘转过身来,说道:“放心,我没有怀孕,就算我肚子里真的有了骨肉,他也不会叫你爸爸,更不会叫韩墨一声叔叔,因为,他只能姓左……”

    韩飞的脸色彻底的青了……

    ……

    慕凌兮从韩家出来,一身轻松。

    她打了个电话给肖沐沐。

    她说:“沐沐,我知道你的艰难,可是,在景城里,除了你和子衿,我再也没有别的朋友,过了今天,也许……我请你有时间的时候去帮我看看我妈妈,告诉她,我过的很好,嫁了一个好男人,在国外定居……”

    “兮兮,你要干什么?”肖沐沐在电话里问道。

    慕凌兮抬头看着3月这片蔚蓝的天,对着手机说道:“我去自首……”

    “不可以!”肖沐沐在电话里喊道。

    慕凌兮不想再说什么,她信任肖沐沐,知道肖沐沐一定会帮自己的忙,去照看妈妈。

    慕凌兮将手机扔进了一个井盖半开的下水道里,大步的朝前走去。

    ……

    肖沐沐在接到慕凌兮电话的那一刻,她彻底的慌了。

    电话挂断后,她一遍遍拨打慕凌兮的手机,都显示无法接通。

    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第一时间想到了左承宴。

    对,左承宴不会不管,兮兮是冤枉的,她不该接受这样的惩罚。

    左承宴的电话号码她没有。

    怎么办?

    她想到了苏子衿。

    可苏子衿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中。

    最后,不得已,她只能拨通白穆然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白穆然接起。

    “喂?”

    手机来传来的白穆然较以往更深沉的声音。

    这一刻,肖沐沐听了想哭。

    可是,这不是哭的时候,她顾不得太多,开口就问:“白穆然,你快联系左承宴,兮兮出事了……”

    电话那头的白穆然愣了片刻,问道:“出什么事了?”

    “一句半句说不清楚,你有没有左承宴的号码,告诉给我也行,我很急……”

    白穆然倒也没耽搁,很快在手机里找到了左承宴的电话,并报给了她。

    肖沐沐用笔记下来了,不等白穆然再开口,她就匆忙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再次拨打,是打给左承宴的。

    左承宴接的很快,嗓子有些哑。

    “哪位?”左承宴问道。

    “左二哥,我是肖沐沐!”肖沐沐急着对着手机说道。

    “沐沐?你怎么了?”左承宴问道。

    肖沐沐急的脸色发白,说道:“左二哥,你快去拦着兮兮,她要去自首。”

    电话那头传

    来“咣当”一声,手机坠落的声音。

    很快,稀里哗啦的一通响后,左承宴问道:“她在哪?”

    “我不清楚……”肖沐沐无力的说。

    电话很快被挂断,肖沐沐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处。

    ……

    左承宴打不通慕凌兮的手机,只能让左擎宇联系附近的几家警局。

    活了30几年,他的心情没有像今天一样焦躁过。

    直到这一刻,他才想明白,原来慕凌兮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否则,昨晚她不会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他回来。

    她是想要在他这里得到最后一点希望。

    可是,自己却亲手把她唯一的希望给摧毁了。

    她不愿意嫁个姓韩的男人。

    左承宴不是没试图去找过韩飞。

    可即便左承宴有背景,有实力,可韩飞没有错处可抓。

    他笑着问过左承宴:“我没把柄在你手里,同是商人,慕律师都不能将我怎样,何况是你?”

    左承宴必须得承认,有些人,他用权势能压得住,但有些人,狡猾如狐,狠戾如狼,连命都可以不要,他还拿什么去压?

    而韩飞就是这样一个,为了亲弟弟,连命都可以不要,疯狂至极的人。

    左承宴的车差点与一辆白色的捷达撞在一起。

    对方见是好车,也没纠缠,左承宴将名片给了对方之后,说自己是在有急事在身,上车走人,对方却在身后叫住他。

    “左先生,请您等一下。”

    左承宴眉头紧拧,落下车窗来。

    对方笑的一脸抱歉,说道:“我认得您,您是不是慕小姐的朋友?”

    左承宴面上一惊:“你怎么知道?”

    “哦,我之前见过你和慕小姐在一起,当然,您未必认识我,我是葡萄园管家老李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