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5.护士对着兰沛然说:你是孩子爸爸吧?你看,多像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左承宴瞬间想明白了。

    他突然开口说道:“你等等我,你们两个女人不行,我陪你一起去。”

    慕凌兮早就失去了冷静,听左承宴这么一说,她赞同的点了点头。

    ……

    路上踝,

    慕凌兮拿着左承宴的手机,给苏子衿打了个电话。

    苏子衿半夜从床上爬起,话也没多说,说了一句:“我马上到。”后,就挂了电话耘。

    这一路上,慕凌兮都讷讷不安,她一直打着肖沐沐的手机,可就是没人接听。

    左承宴只顾着开车,话也不多问。

    许久以后,他才开口道:“是穆然的孩子?”

    这个节骨眼上了,慕凌兮也无意隐瞒。

    她点了点头:“是。”

    左承宴的脸色更凝重了。

    白穆然一定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否则他也不会对他说,肖沐沐又怀了林启江的孩子。

    可是,肖沐沐为什么要这样做?

    女人,有的时候,他真的看不透……

    ……

    肖沐沐住宅前,黑色的奥迪Q7刚刚停稳,慕凌兮就跳了下去。

    她按了几次门铃,见没人应后,顾不得其它,拽着一旁的栅栏,三下两下就翻了过去。

    看的左承宴一脸的恶寒。

    慕凌兮在里面开了锁,直奔小别墅的门口。

    门并没有从里面锁上。

    在慕凌兮打开门的那一刻,她和左承宴都愣住了。

    客厅里,肖沐沐半趴在地上,脸色惨白,像是失去了知觉。

    而她的身下,是一滩刺目惊心的红……

    慕凌兮几步跑过去,半扶起她,一声声的在她耳边叫着肖沐沐的名字。

    片刻之后,肖沐沐的眼睛勉强睁开。

    她的眸子中全是恐惧,她看着慕凌兮,虚弱的说:“我痛,带我去医院……”

    慕凌兮用力的点头,肖沐沐却再次晕了过去。

    左承宴从慕凌兮手里一把接过肖沐沐,将她拦腰抱起。

    对着慕凌兮说道:“去帮我开车门。”

    慕凌兮迟钝的点了下头,先冲了出去。

    ……

    医院内。

    苏子衿和左擎宇赶过来时,肖沐沐已经在手术室了。

    在走廊里等了片刻后,左擎宇走出去吸烟。而慕凌兮则坐在左承宴的身旁,脸色比谁都白。

    左承宴掏出手机,却被慕凌兮拦了下来。

    慕凌兮看着他,说:“这是沐沐的事,你想打电话给白穆然,至少要先取得她的同意。”

    左承宴闻言,最终将手机放下。

    苏子衿是有些脾气的,虽然没有发在慕凌兮身上,却也显得异常焦躁。

    慕凌兮懂她在气什么,她是在气肖沐沐,怎么能做这样草率的决定。

    她竟然瞒的这么紧,如果今天没有慕凌兮的出现,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简直不敢去想。

    三个人都沉默着,只有苏子衿守在手术室的门口,焦躁的来回走。

    有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拿着手术通知单,对着外面这几个人问:“谁是肖沐沐家属。”

    苏子衿第一个冲上前,问:“怎么了?医生。”

    医生没多看她一眼,而是快速说道:“产妇怀的是双胞胎,这事你们都知道吧?”

    苏子衿点头。

    医生抬起头,朝着左承宴看了一眼,问道:“她丈夫呢?”

    左承宴没动,慕凌兮起身,说道:“在国外,还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没法子,慕凌兮只能说谎。

    医生点了下头,对着苏子衿说道:“我跟你们说一下,双胞胎早产的概率是很高的,从目前产妇的情况来看,自己生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为了孩子以及产妇的安危,我们决定采用刨宫产,手术风险是一定会有的,所以,请你们在上面签字,我们立刻准备施行手术。”

    苏子衿是生过孩子的人,知道时间对一个早产的孕妇来说有多重要。

    她相信现在的医疗水平,片刻也不犹豫,直接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医生快速转身,手术室的门被重新关上。

    ……

    与此同时,

    兰家的客厅内,兰维维正坐在沙发里,吃着草莓。

    大肚隆起的她,已经怀孕快9个月,随时有临产的可能。

    这段时间,她会经常性的感到饿,夜里也时不时要起来找点东西来吃。

    坐在一旁的兰沛然,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肚子。

    已经后半夜了。

    兰维维的父母早就熬不住,回房去睡了。

    客厅里除了兄妹二人,再无他人。

    许久以后,

    兰沛然对着兰维维说道:“不要吃太多了,伤胃。“

    兰维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不知道我们孕妇有多饿的,当然这么说。”

    兰沛然低头笑了。

    片刻以后,他又问道:“维维,孩子出生后,你真的打算把他留在白家吗?”

    兰维维停止了吃草莓的动作,眉头紧拧。

    “你什么意思?当然是要留在白家。”兰维维说道。

    兰沛然的眼神里有些许的失望,他的嘴唇抿的很紧。

    “留在兰家有什么不好?白穆然不回来,毕竟我才是这孩子的爸爸。”兰沛然说道。

    兰维维怒道:“兰沛然,这件事除了你和我,就只有姑姑知道。当初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孩子一定要留在白家!孩子只要姓白,将来白氏的产出就有他的一份,你又能给孩子什么?!”

    兰沛然的脸色变了变,看着兰维维的眼神让人多少有些不解。

    兰沛然起身,往二楼走去。

    “沛然……”

    兰维维终于软了语气,在身后叫住了他。

    兰沛然的脚步停在楼梯前。

    兰维维步履沉重的走过去,握住了他的手。

    兰维维说:“沛然,我懂你的心情。无论孩子姓什么,可他的父亲永远都是你,他的血管里流淌的是你的血,这一点无人能改变。”

    兰沛然转过身来,看着她。

    兰维维继续说道:“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就不能再回头,姑姑在白家的日子不好过,兰家还要指望姑姑,我们的孩子如果能继承兰白两家的一切,难道你不高兴吗?目光总要长远些……”

    兰沛然沉默了片刻,这才将兰维维抱进怀里。

    他说:“我只怕我的儿子在白家会受人欺负。”

    兰维维笑了:“你想的太多了,白家宝贝着都来不及,怎么会有人欺负他,别说是你,就算我也不会让我的孩子受一点的委屈,况且,不是还有姑姑吗?”

    兰沛然终于点头。

    ……

    兰母觉得夜里口渴的厉害,起床找水喝。

    床头柜上杯子里已经空了。

    当她推开卧室门的那一刻,简直以为自己花了眼。

    兰维维正在和兰沛然接吻……

    兰母赶忙躲回到房间里,脊背靠在门板上。

    她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两个孩子在做什么?!

    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纠结了片刻后,走到床前,叫醒了兰父。

    兰父从梦中醒来,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自己的夫人,语气不好的问道:“半夜不睡觉,你推我干什么?”

    兰母急的一脸白,她说道:“老兰,出事了,出大事了……”

    ……

    手术室里的肖沐沐已经进入全身麻醉状态。

    仅存的理智,在最后一点光线中消失殆尽。

    短暂的时间里,她做个冗长的一个梦。

    梦里,白穆然穿着白色的礼服,正跪地向她求婚。

    她激动的热泪盈眶,看着他手上的钻戒,肖沐沐不敢伸手去接。

    白穆然抬头看着她,眸子中有光华闪现。

    他单膝跪地的姿态很优雅,优雅的仿佛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不敢接,他便不起。

    他说:“我白穆然混蛋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会在有生之年里遇到你,你在我眼里是纯洁的,是完整的,可我却把你毁的遍体鳞伤。沐沐,我后悔了,后悔了一次又一次,只怕你会离我越来越远,我害怕失去,害怕你不理我。“

    肖沐沐在哭,想不通为什么哭,她就是觉得委屈。

    她说:“白穆然,我怎么就能爱上你呢?直到现在我都痛恨我自己,可我越想忘了你,你越是会在我梦里出现,就好比先,我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梦,我真怕一睁眼,你又不在了……“

    白穆然亲吻着她的手背,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相信我一次,跟我走吧,我会好好待你。”

    “……”

    肖沐沐突然惊醒,肚子里空荡感,叫她瞬间有了恐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