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5.护士对着兰沛然说:你是孩子爸爸吧?你看,多像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  她猛的想起身,却发现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伸出手朝着腹部摸了摸,她尖叫:“我的孩子呢?”

    身边突然传出婴儿的啼哭声,肖沐沐这才回过神来。

    一旁的苏子衿正将其中的一个孩子抱在怀里哄着,而另一个正安静的躺在婴儿床里,睡的正香。

    苏子衿听到肖沐沐的喊声,转过身来。

    肖沐沐在看到她手里孩子的那一刻,终于喜极而泣,捂着脸呜呜痛哭。

    苏子衿理解肖沐沐的心情,将怀里的宝贝交给一旁的育儿嫂。

    她走到床边,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哭什么?你该高兴才对啊,两个小

    宝贝都很漂亮呢,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

    肖沐沐被巨大的惊喜所冲击,说不清是高兴的过了头,还是悲从中来,她一把抱住苏子衿,痛哭道:“子衿姐,我好难过……”

    苏子衿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道:“傻瓜,难过什么,我要是你,都会开心死的。”

    肖沐沐终于有了笑意。

    苏子衿分别将两个孩子递到她手边。

    肖沐沐是刨宫产,身子还不能动,她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两个小宝贝。

    其中的男孩长的和白穆然有几分相似,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还睡的香甜。

    而小女娃则刚刚能睁开眼,已经停止的哭,好奇的看着这个世界。

    肖沐沐的嘴角上扬,她有些不敢去摸。

    孩子那么小,她深怕自己会伤了他们。

    苏子衿回头将孩子交给了育儿嫂。

    育儿嫂动作娴熟的将女宝宝接过,抱去一旁拍奶嗝了。

    宝贝不再嚎哭,病房里也安静了下来。

    苏子衿坐在病床边,说道:“沐沐,钱我已经帮你垫付完了,你安心的留在这里,我家里也有专业的育儿保姆,两天以后,就会去你那里,所以,经费上你完全不必担心。”

    肖沐沐有些不好意思:“子衿姐,我不能再继续麻烦你了。”

    苏子衿笑了笑:“你不麻烦我,我才真的生气呢,你一个人竟然把这件事瞒的这么好,你可知,当我接到凌兮电话的时候,都要气的炸掉了。”

    肖沐沐不好意思的笑。

    话说到这里,苏子衿认真了起来。

    她低头看着肖沐沐,问道:“沐沐,这件事,你真的不准备让白穆然知道?”

    肖沐沐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她说:“子衿姐,事已至此,还有必要让他知道吗?他有自己的家庭,有妻子,有孩子。我们本已经是两个世界里的人,知道又如何?你了解我,我不愿再和他有牵扯……”

    苏子衿终是没多说什么,只能跟着点头。

    慕凌兮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大堆的婴儿用品。

    她气喘吁吁的说:“来不及回去收拾了,我在医院附近将这些东西买齐了,子衿,这都是按照你说的买的,都是最贵的,两个小宝贝可以放心的用。”

    苏子衿点头,而肖沐沐却满心的感动。

    有朋友如此,她肖沐沐这辈子何德何能?

    ……

    慕凌兮从医院里回来的路上,就一直不开心。

    左承宴伸出手在她的头顶上揉了揉,问道:“怎么了?自从医院里出来,你就不吭声,这不像你啊。”

    慕凌兮有些纠结,片刻后才开始说道:“你说,我怎么就没怀上呢?别说两个,一个也行啊。”

    左承宴忍不住笑。

    慕凌兮突发奇想,转过脸来说:“是不是你太老了,已经不行了啊?”

    左承宴黑了脸,沉声说道:“我老不老,你回去就知道了。”

    “……”

    慕凌兮的确知道了。

    左承宴在床事方面的贪婪,让她觉得可怕。

    她扶着酸软无力的腿,站在厨房里,帮他打着下手。

    左承宴正将紫橄榄切成细丝,用来做蔬菜色拉。

    慕凌兮一脸的郁闷,看着他手势娴熟的搅拌着色拉,突然觉得,这男人的精力怎么就这么旺盛呢?

    吃饱了午餐,熬了一晚上的慕凌兮终于躺在沙发里睡着了。

    午后的阳光照进来,落在她的微红的脸颊上。

    左承宴从厨房里出来,弯起嘴角,坐在她的身边。

    他伸出手,却不忍心打扰慕凌兮休息。

    他在感概:我左承宴活了40来年,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觉得生命里有这么一个重要的人,是件幸事呢?

    他说不清楚,只觉得人生如此,其实也是很美好的。

    轻吻落在她的额头上,慕凌兮的睫毛动了动。

    左承宴取来薄毯将她盖好。

    外面起了风。

    左承宴起身,将窗子关好,一个人去了书房。

    ……

    刚进5月,景城已经进入夏天。

    白穆然从机场里出来的时候,曾经为他服务的助理谭姝就已经快步迎上前来。

    “先生……”

    谭姝依旧高挑,工作套装加身,气质不俗。

    谭姝是白穆然母亲家的远亲,小姑娘少年时努力,曾是景城出了名的理科状元。

    毕业后,就一直跟在白穆然的身边,毕竟沾亲带故,能力也不俗。

    白穆然点了点头。

    谭姝说道:“太太是凌晨4点生产的,是个千金,很漂亮……”

    白穆然的眉头皱了皱,这次没点头,也没摇

    头,而是大步的往前走。

    白穆然本不像回来。

    可奈何白子义一遍遍打电话过去骂。

    骂他没责任人,骂他是畜生,猪狗尚且知道护崽,他白穆然连自己亲生骨肉不愿意看一眼吗?

    白穆然觉得烦了,便也回来了。

    回来之后,他并没有直接去医院,而是去左擎宇那。

    左擎宇一直在忙。

    待客室里,他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趣,也就离开了。

    左不过,医院是得去一次的。

    他倒也不怕去应一下景,坐上车后,对着谭姝说道:“走吧,去医院吧。”

    谭姝应了一声,叫前面的司机开车。

    车子直奔一家高级妇产私人医院。

    ……

    医院里,病房的门开着。

    兰维维正坐在病床上,拿着保姆递给她的鸡汤,一口一口的喝着。

    婴儿床里的小宝宝倒也还算乖,吃饱了就睡,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一下。

    兰沛然一直站在婴儿床前,低头看着里面的小宝宝,嘴角带笑。

    这样的一幕看在白穆然眼里,只觉得烦。

    兰维维抬头间,看见白穆然正站在门口。

    她赶忙放下了手中的汤碗,笑着说道:“穆然,你回来啦?”

    白穆然“嗯”了一声,提步走了进去。

    而兰沛然则转过头来,脸色微微僵硬。

    孩子睡的很香,白穆然并没有伸手要抱。

    话也不多说,几眼看过之后,便沉重脸站在一旁。

    兰榕瑾从医生办公室里回来,表情有些凝重。

    她没想到,兰维维生下的竟然是个女婴。

    女婴,有什么用?!

    若是以后,白穆然再在外面有了女人,再生下个儿子,兰维维的地位自然不保。

    白穆然现在连国都不轻易回,更不要说碰她了。

    她再会算计,兰维维也没机会再怀上他的孩子。

    这回真的是半点法子也没有了。

    兰榕瑾长长的一口气叹出,脑子里乱成一锅粥。

    当兰榕瑾回到病房时,看到白穆然也在,本阴沉着的脸,瞬间挂满了笑容。

    她笑着会白穆然说道:“穆然,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没通知我们一声,我好让司机直接去机场接你。”

    白穆然的目光还放在床里的小婴儿身上,完全无视于她,淡淡说道:“不用麻烦,谭姝去接的我。”

    兰榕瑾点了点头,朝着婴儿床走去,低头看着里面睡觉的小家伙。

    “穆然,这是你的第一个孩子,你看多漂亮。”兰榕瑾笑呵呵的说道,故意夸张的说道。

    刚出生的小孩子,哪里看得出好看呢?!

    这时有寻房的护士走进来。

    在婴儿床前停了下来,伸出手在婴儿的小肚子上摸了摸,说道:“给孩子减一层被子,孩子热了。”

    兰榕瑾闻言,赶忙照着护士的话做了。

    护士笑呵呵的看了一眼孩子,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兰沛然,说道:“你就是孩子爸爸吧?你看,这孩子长的有多像你……”

    护士的话音刚落。

    病房里的人,脸色都变了……

    ……

    ——————————————————

    PS:明天加更!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