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6.白穆然焦躁的说:收拾你的东西,滚蛋【8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病房里的人,脸色都变了……

    兰沛然脸色白了白,有些尴尬,对着护士说道:“你弄错了,我是孩子的舅舅。”

    护士小姐讶然。

    不过,她也很快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舅舅,不过,像舅舅也是正常的,有很多孩子都会长的像自己的舅舅或者姑姑的……”

    护士说完,笑呵呵的出了病房。

    而这里的一众人,脸色各异踝。

    这里除了护士,谁不知道兰沛然和兰维维并无血缘关系?!

    兰榕瑾在一旁笑着说道:“这小护士,无非就想说点吉利话,倒也算有心了。这小宝宝我怎么看都像穆然,你们看那小嘴,小鼻子,简直和穆然是一个模子里刻的,一看就是小美人胚子。”

    兰维维苍白的脸色总算好看了几分,笑着朝白穆然看去。

    白穆然倒也算平静,护士的话,他根本没往心里去。

    其实护士说的对,比起自己来,站在这里细致体贴的兰沛然更像兰维维的丈夫。

    也不怪小护士误会。

    白穆然不愿意在这里多呆。

    这次他回国,也不全是因为兰维维生产一事。

    他在国外经营的那片葡萄园,最终还是听从了红酒专家的建议。

    没想到的是,他的闲来无事,还成就了一番不大不小的事业。

    他的红酒已经销售至国内,走了高端路线。

    这次回来,如果可能,他势必要联系一些旧时的商业伙伴,看在国内有没有扩大的空间。

    他自然是很忙的。

    兰维维见他要走,忙说道:“穆然,你不就抱抱我们的女儿吗?”

    白穆然的脚步顿住,却并没有转身。

    兰维维眼中的眷恋,看在兰沛然眼中,瞬间让他变了脸。

    兰沛然笑的有些讽刺,走过来,在白穆然的肩上拍了拍,说道:“维维怀胎十月,并不容易,你该多陪陪她……”

    白穆然缓慢转身,看向兰沛然。

    他说:“这里不是有你吗?我看你照顾就不错。”

    兰沛然的脸色变了,心底里不可能不慌。

    白穆然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被他知道了些什么?

    当然,兰沛然这是多虑了。

    兰维维在白穆然的心中本不重要,他说这话,无非是真的想脱身。

    至于谁都她好,谁对她不好,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他才懒的问……

    一旁的兰榕瑾上前,对着兰沛然说道:“沛然,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毕竟维维还在月子里,怎么说你也是个男人,这样进进出出,也确实不太方便,没事,我知道你心疼妹妹,这里不是还有姑姑吗?”

    兰沛然的脸色早已经青了,却只能压制着心底里情绪,笑着点头。

    ……

    白穆然和兰沛然是一同从医院里走出来的。

    兰沛然走向自己的白色宝马,不远处站着谭姝。

    谭姝安静的走到白穆然身前,叫了一句:“先生。”

    白穆然点了点头,朝着兰沛然的方向看去。

    兰沛然也正回头看着他。

    兰沛然问:“穆然,要不要我开车送你?”

    白穆然不语,倒是一旁的谭姝说道:“谢谢兰先生,我们先生的车马上就到。”

    兰沛然勾了勾嘴角,转身上了车。

    看着兰沛然的白色宝马稳稳离去,白穆然转头看向谭姝。

    “谭姝,你也有哥哥吧?”

    谭姝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她的确有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哥哥。

    不过,谭姝的哥哥与她并不亲近。

    谭姝从小在城市里长大,而哥哥却在农村的爷爷奶奶家长大,见面的次数不多。

    后来谭姝上了大学,和白穆然的母亲又远远的沾了点亲,这才留在景城,一直留在白氏。

    所以,提到了这个哥哥,谭姝有些愣。

    “那他一定很关心你。”白穆然盯着远处白色的宝马说道。

    谭姝有些懵,却弯了弯嘴角,道:“并不像您想的那样,为了老家我父亲留下的房子,他早和我闹僵了。”

    白穆然回过头,一脸愕然。

    亲兄妹纵然如此,那么非血亲的呢?!

    ……

    白穆然走后,兰维维在病房里发着脾气。

    兰榕瑾冷着脸,看着她。

    兰维维说:“姑姑,你也看到了,白穆然竟然可以无情到这种地步,对我冷淡也就罢了,现在,连孩子他也不愿意多看一眼!”

    兰榕瑾心烦的很,不说话。

    兰维维继续说道:“经过刚才我也想通了,我在白穆然身上投入多少感情,也是浪费时间。现在孩子也生下来了,我就不信,白家连孩

    子的面也不顾,毕竟孩子是将来白家的继承人!”

    “你真以为白子义会将白氏易主?!你不过是生了个女儿而已!白穆然若想要儿子,有多少个女人愿意为他生,就只有你没机会了!”老榕瑾没好气的说道。

    兰维维顿时白了脸。

    顾不得产后虚弱,兰维维一把抓起兰榕瑾的手臂。

    一脸惊恐的说道:“姑姑,不是这样的,我才是穆然的妻子,只要我还在,别人生的孩子就都是野种,白家是不会承认的。”

    兰榕瑾将手从她那里收回,她低头冷冷的看着她,说道:“你太天真了,要不是当初姓肖的那个女人做了流产,现在没准你的地位都不保,你也不想想,你和白穆然本来感情就不好,如今又生下了个女儿,今后拿什么来保住你在白家的地位?!”

    兰维维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她白着脸色,说道:“不行,姑姑,你得帮我,这孩子的父亲即使不是白穆然,可也是沛然的,我们俩是你从小看着长大,如同你亲生一般,你不能不管我们,将来白氏是要我们兰家的孩子来继承的,这点毋容置疑。”

    兰榕瑾开始沉默不语。

    她没那么大度,更没那么无私。

    她想要白家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了,只可惜自己是个不能下蛋的鸡。

    否则轮得到她这个侄女来说这番话吗?

    兰家早已经外强中空,被那些贪得无厌的股东锈蚀的气数将尽。

    白家若肯帮,也只是一时,以她哥哥的经营手腕,陨落是早晚的事。

    兰榕瑾要的是兰氏,只要白氏被她控制在手,兰氏复兴,都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可兰维维不争气。

    她费尽心思,却也只得了个女婴,将来拿什么和白穆然争?!

    兰维维这颗棋子,恐怕也只能用到这里了,不添事就不错了。

    兰榕瑾收敛了情绪,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

    “维维,放心,来日方长,姑姑在想办法就是了,如今,身子要紧。”

    兰维维木然的点了点头,坐在床上,脸色依旧发白。

    兰榕瑾走到婴儿床前,将孩子抱起,亲吻她的小额头。

    不得不说,对于一个生不了孩子的女人来说,亲人的孩子无疑是她喜欢的不得了的,简直爱不释手。

    ……

    肖沐沐的两个宝宝已经一个月零三天。

    两个小家伙都很乖巧,不哭也不闹,吃饱了就睡觉。

    苏子衿为了不让肖沐沐太累,特意将专业的育儿保姆派了过来,额外又找了两个佣人给她。

    肖沐沐起初是拒绝的,可在月子里的一次出血后,便也不拒绝了,由着苏子衿对她发火,也由着佣人们都住进来。

    今天,肖沐沐的父母过来看她。

    老人对待孩子,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

    只是,他们略微失望是,这次来竟然没有看到林启江。

    虽说,这二老挑不出这女婿什么毛病。

    可结婚到现在,亲家几乎就没露过面。

    肖父坐在女儿身边,几番犹豫,才问出口。

    他问:“沐沐,林启江的父母是不是你喜欢你啊?怎么?这么好的一对孙子孙女,也不见他们过来看看?”

    肖沐沐知道父亲心里在想什么。

    孩子已经生下来,她也不准备再隐瞒。

    当肖沐沐将一切真相告知二老时,肖沐沐的母亲气的直哭。

    她一边埋怨肖父,一边用手捶打着他,说:“你还说穆然对我们沐沐是真心的!就是这么个真心法?如今沐沐和林启江办了一场假婚礼也就算了,可以后你让沐沐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可要怎么生活……”

    肖父沉默着,一句话也说不出,任由妻子责骂。

    肖沐沐拦住了母亲,将父亲护在身后。

    她红着眼圈,说道:“妈,路是我自己选的,你怪爸爸做什么?白穆然骗了我,可到了这个时候了,我也已经放下,无意再去恨,我这辈子不是还有两个孩子陪在身边吗?有他们,我不苦……”

    肖母坐在沙发里垂泪,哽咽着说不出话。

    肖沐沐劝了二老半个多小时后,二老的情绪才算稳定下来。

    肖父临走前将一张银行卡放在肖沐沐的手心里。

    他说:“刚刚,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钱不多,总共也不过20几万,是我和你妈这些年攒下的,毕竟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现在又不能出去工作,日常开销总要钱的……”

    肖沐沐不想要,却被肖父将银行卡按在手心里。

    肖父有些激动的说:“你不拿着,我们怎么安心?回去八成连觉都睡不着,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孩子,如何能不心疼啊!”

    肖沐沐落泪,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在手里的银行卡上,开出一朵朵绚丽晶莹的水花。

    <

    p>肖父肖母亲走了,肖沐沐看着婴儿床里的两个宝宝,心中酸涩难挡。

    ……

    肖父和肖母从肖沐沐的房子里出来,连出租车也没舍得打,奔着附近的公交站点就走过去了。

    肖父紧紧的攥着肖母的手,天气已经很热,两人走出了一身汗,脚步却半分也不停。

    “老肖……”

    肖母走的有些气喘,终于拽住了一个筋往前冲的肖父。

    肖母说道:“这件事我怎么也想不通,不行,我得找白穆然去问问!”

    肖父回过头看着她,一脸纠结。

    “你去哪里找他啊?我们想找也得找对地方不是?”肖父无力说道。

    肖母有些垂头丧气,烈日下,两位老人都为自己的女儿感到不值,却苦于没有出路。

    不过,老天对待有些人至少还是公平的、

    当二老下了第一辆公交车,准备转车的时候,没想到真的见到了白穆然。

    白穆然正站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前,和左擎宇低头说话。

    两个人正为什么事愁眉不展,左擎宇走去一旁拿出手机,打起电话来。

    白穆然低头点燃了一根烟后,朝着远处看去。

    这一看,便看到了肖父肖母。

    先认出白穆然的不是肖父,也不是肖母。

    而是一旁高中生模样的两个女学生。

    其中的一个,指着白穆然的方向,说道:“小茜,你看,那不是白穆然和左擎宇吗?昨天我还在电视里看到过他们。哇,真人比电视里帅好多哦。”

    肖母回头看向两个说话的小女孩,她随着她们的目光朝着远处的白穆然看去。

    哪知,白穆然早早就看到了他们,穿过马路正朝着街的这边走过来。

    两个小女孩激动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都以为白穆然是冲着她们过来的。

    白穆然绕过一个停在路边的路虎后,快几步走到二老面前。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在这儿?”白穆然好奇的问。

    肖父的脸色早就铁青,文化人再怎么发火,也无非是些言语攻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