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6.白穆然焦躁的说:收拾你的东西,滚蛋【8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做不出去殴打白穆然的举动。

    肖父愤怒的说:“你别叫我们叔叔阿姨,我们当不起!”

    白穆然的脸色白了白,也能理解二老此时的心情,毕竟是他有愧于肖沐沐在先。

    肖母也气红了眼圈,走到白穆然身前,抬起头看着他。

    她说:“白穆然,你有没有良心?!我女儿被你害成这样,你跟没事人一样,你这样的人,早晚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要不是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我真恨不能诅咒你千刀万剐!”

    白穆然有些木,满脸愧疚的说道:“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

    白穆然从西装外套里掏出一个支票夹,迅速的在上面写好之后,递到肖父和肖母面前、

    他说:“我知道,沐沐现在不会接受我任何东西,可这钱也算是我对你们的一点歉意,还希望二老收下。”

    肖父被气的浑身颤抖,将白穆然递过来的支票撕的粉碎,扔到了白穆然脸上。

    他怒道:“我们就是饿死,也不接受你的钱。你说的对,沐沐不会接受你一分一毫的馈赠,我们做父母的也是一样,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什么都能解决。我们沐沐的一辈子,你赔不起!”

    说完,肖父就气冲冲的拽着肖母朝远处走去。

    纸片碎落一地,白穆然低头看去。

    再抬头时,二老已经走远。

    白穆然的脑子有些发木,刺眼的阳光下,他似乎想起什么来。

    刚刚肖母似乎说过两个孩子……

    ……

    白穆然一个人回到海边别墅。

    别墅里空空荡荡,早已经没了往日里的热闹。

    这一年来,他定居在美国,这里已经很少来了。

    之前,佣人被他遣散的差不多了,无非是觉得她们整天在眼前晃,觉的烦。只留了一个打扫佣人,一个做饭佣人,外加一个管家。

    肖沐沐的房间,至今还保留着。

    那里有肖沐沐曾经穿过的衣服,裙子,内衣。一件也不曾拿走,都被佣人洗干净后,挂在衣柜里,整齐,馨香。

    那样一张艳丽奢靡的床上,勾起了白穆然对从前的回忆。

    那时的肖沐沐如同行尸走肉,被他按在床上时,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他的心在隐隐的疼。

    他设想过无数种可能。

    如果当初自己温柔对待,肖沐沐是不是会早一点接受呢?

    或者,自己给她些时间,结果会不会是另外一种呢?

    当初是自己太急了,没有给她时间缓冲。

    终归是自己的错,是自己的错……

    白穆然双手用

    力的搓了一把脸,对着门外喊道:“进来个人!”

    丁管家推门进来,对着白穆然道:“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白穆然看了她一眼,烦躁道:“原来这个房间的床单怎么不见了?”

    “先生说的是哪一套?”丁管家问道。

    白穆然清楚的记得,曾经有一套象牙白色暗地花纹的丝绸被褥,肖沐沐似乎很喜欢。

    “那套……嗯,白色,象牙白色。”白穆然说道。

    丁管家愣了一下,稍后才说道:“先生,那套早就不在了,当初被肖小姐的血给染红了大半,洗出来也不如新的了,所以,我就叫人扔掉了。”

    白穆然的脸色渐渐发青,丁管家知道,自己是闯祸了。

    白穆然从肖沐沐曾睡过的床上站起,大步的往出走。

    走到门口时,气冲冲的转过身来,指着丁管家说道:“收拾你的东西,滚蛋!”

    ……

    在白穆然工作了7年的管家,就这么白穆然赶了出去。

    让剩下的两个佣人叫苦不堪。

    虽然白穆然还算好服侍,这无论是菜色安排上,还是花瓶摆放上,都要经管家手的她们,一时间没了主心骨。

    佣人小赵,就当着他的面,摔碎了一个瓷器花瓶,吓的小脸半点血色也没了。

    白穆然只是冷冷的看着她,那只花瓶至少也要20几万,摔在他面前,他非但没有责怪小赵,反而从花瓶上踏过。

    他对着她说道:“把花瓶收拾起来,扔出去!”

    小赵照着做了,心里忐忑不安。

    先生一句话不说,是不是要在她工资里扣出花瓶费用啊?毕竟花瓶价值不菲。

    念及这些,小赵最终做了个惊人的决定。

    夜里,趁着白穆然睡着后,她偷了肖沐沐房间里的几样首饰,卷包裹走人了。

    ……

    清早,当佣人小吴站在白穆然面前,将这些告诉给他时,白穆然摔碎了手边的咖啡杯。

    一个花瓶,在他眼里算不了什么,几样首饰,再贵又能值几个钱。

    可重要的是,那曾经是肖沐沐带过的。

    肖沐沐如今已经为人妇,他能留下的除了那些回忆,便也是这些她曾经用过的东西了。

    可竟然被佣人窃取,他没办法不发火。

    小吴是侍候肖沐沐时间最长的一个佣人了,对于白穆然和肖沐沐的事,也属她了解的最多。

    小吴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铁青的白穆然,问道:“先生,要不要报警?”

    白穆然豁的起身,说道:“报,现在就报,务必让她归还肖沐沐的一切东西,若是少了一样,我也不会放过她!“

    小吴点了点头,转身去拿电话了。

    白穆然烦躁的厉害,小吴中午做的午餐他一口也吃不下,看着就饱了。

    小吴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惹白穆然不开心,委屈的偷偷落泪。

    白穆然站在角落里,看着这样的小吴,转身回了自己屋里。

    ……

    下午,白穆然给又给丁管家叫了回来。

    丁管家年过40,上有老下有小,在白穆然这里的收入是外面的好几倍,她没有不回来的道理。

    回来后,她也主动的和白穆然道了歉,并承诺自己会赔偿一套一模一样的床上用品。

    白穆然摆了摆手,道:“罢了,你买回来,也不是肖沐沐用过的,于我来说何用?”

    直到此时,丁管家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只是,她侍候了白穆然整整7年,白穆然从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少爷,变成如今对感情执念这么深的男人,真的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肖沐沐已经嫁了人了……

    丁管家站在书房良久,最后,白穆然说道:“再去外面找几个佣人回来吧,近一段时间,我可能要留在国内。”

    丁管家点头应声,转身出了门去。

    ……

    丁管家犯过一次错,就断不会犯第二次,并且工作态度更加严谨。

    给白穆然的别墅里找佣人,势必得是信得过的,知根知底,且人品要好。

    像最近发生在小赵身上的事,她决不允许发生第二次。

    家政公司的大楼里,她站在20几个人面前细心挑选。

    白穆然这人平时毛病不多,也从不苛刻下人,但这不等于,因此就可以放宽对下人的要求。

    丁管家挑了一个长相平平,衣服却很干净的女孩。

    女孩看着年轻,穿着一件半袖的T恤,虽然很旧,多次清洗早已经褪了色,可却干净的出奇。

    女孩叫崔琦,老家是四川的。

    丁管家将手上的一堆衣服拿到她面前,话也不说一句,小崔就手脚利索的叠了起来,且相当齐整。

    丁管家就喜欢有眼色,又手脚麻利的佣人。

    她开口问道:“你多大?”

    小崔脆生生的回道:“我30,属牛,是5月生人、”

    丁管家眉头蹙起,这丫头好是好,话有些多。

    崔琦见丁管家是这样,赶忙闭了嘴,说道:“对不起,我是太着急想找一份工作,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我什么活都能干的。”

    丁管家冲她笑笑:“长的挺年轻。”

    小崔弯了弯嘴角:“许是我没结婚的缘故吧。”

    听到这些,丁管家点头了。

    没结婚好,不用惦记家里老小,能专心做事。

    小崔乐呵呵的站在了丁管家的身后。

    ……

    此次一去,丁管家一共选了三个人。

    两个女的,一个男的。

    男的年纪稍大,看着沉稳,女的都在30岁上下。

    小崔跟着丁管家上了黑色的商务车,一路上好奇心使然,却也不敢多说话。

    曾经她的多嘴,让自己错失了一份好工作,如今,她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

    丁管家回头看着亲自挑选的三人,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

    崔琦都是等着两个人回答之后,自己才回答。

    这样的态度,让丁管家满意。

    丁管家最后问向崔琦:“小崔,你之前都干过什么工作?”

    小崔稳了稳情绪,答道:“我之前做过一段时间的家佣,也去过高级会所做保洁。”

    丁管家点了点头:“做过家佣,怎么又不做了呢?”

    崔琦明白,这个问题如果回答不好,这份到手的工作恐怕瞬间就会消失。

    她笑着说道:“是我老家爷爷病重,我回去要侍候他老人家,所以,就辞去了工作。”

    丁管家满意,还算孝顺。

    车子停在白穆然的海景别墅前。

    这样的建筑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从前,小崔其实做过不少工作,可除了兰家,她就没进过这么气派的别墅,心底里不禁又几分雀跃。、

    丁管家带着她们往里走,说道:“我这个人对佣人的要求很严格,首先,多做事,少说话,尤其是议论主人的话,我只要听到一次,就会立刻开除,绝不姑息。其次,你们的简历,我都留有备案,若是在别墅内发生失窃或者其他违法行为,我一定会送交司法机关处理,绝不袒护。最后一条是关于你们的工资和奖金问题。我们白先生不差钱,从别墅的规模上,我猜你们就应该看得出,但这不等于,他就会花高价聘用一个没用的人,只要你们事无巨细,放心,每个月拿到一两万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一两万?!

    崔琦简直以为自己的听错了。

    当初,她在兰家的时候,一个月也不过6000块,那都已经是她们村里出来的那几个姑娘里收入最多的了。

    一两万,想着都觉得开心。

    丁管家交待了每个人的工作后,又将她们带去了自己的房间。

    小崔被分到和小吴一个房间。

    她自然没话说,毕竟小吴看着面善,应该挺好相处的。

    小崔将行李箱放下,转头朝着小吴看去。

    她笑着问道:“吴姐姐,请问,我们平日里该怎么称呼先生?我不知道他的年龄,是该叫老爷还是什么?”

    小吴亲切的笑着回答道:“我们先生可没那么老,不过也才34岁,我们就叫他先生,当然,你也可以叫他白先生,他这个人很好相处。”

    “哦,那先生平时有没有什么忌讳或者喜好呢?”崔琦问道。

    小吴心里颇为高兴,看了这个崔琦是个八面玲珑的,既然知道这么问,应该是会有眼色的。

    小吴答道:“我们先生平时没什么特别的爱好,饮食住行上也从不挑剔。不过,你需要注意一点。那就是二楼靠近书房的那个房间,除了打扫,轻易不要乱动,无比都保持原样,先生不许人乱碰……”

    崔琦笑着点头,清脆说道:“谢谢姐姐,我记住了。”

    小吴点头浅笑着往出走。

    走到门口,又被崔琦给叫住。

    崔琦问:“吴姐姐,我们先生叫什么名字啊?”

    小吴,回过头,道:“白穆然……”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