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9章 山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咬牙切齿的味道。

    叶秋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你没走?你没走怎么不负责?”

    李雍再看她一眼,面上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似是挣扎了好半天,才别过脸道,“当时,你拿根簪子,戳中我的穴道,把我弄晕了……等我醒来,你已不见了。”

    叶秋愕然。

    这事是她,她她她始乱终弃在先?

    不过想想也对啊,一个女孩,莫名其妙跟个陌生男人成了好事,自然是想逃的。那时候在慌乱之中,想也不想的先把这男人放倒,也算是很合理的吧?

    叶秋突然想起陶管家曾经告诉过她,当年她是那晚事后,跑回陶世杰的房间,似是找东西,才被陶家人抓到的。

    叶秋后来猜,多半是她那原身想回去找那根被陶家强行抢去,她爹留给她的那根可以提银子的桃木簪。

    而陶世杰对此事也应该不是完全不知情,或者说,他也是半推半就应下这件事的。

    当时,秦奕故意施压,可是逼他去当兵。后来又给他安排了专管养马的去处,如果他没有付出,怎么可能这么照顾他?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李雍?

    秦奕以为跟自己春风一度的是叶秋,陶世杰和陶世荣两兄弟都以为叶秋是被当年那征兵的统领糟蹋了。

    因为那一年,秦奕并没有表露身份,只是统领的一个亲兵而已,他们兄弟肯定都不会留意。

    所以后来,陶家老太太和陶宗名虽然不知他们两兄弟在背后干的好事,却在当兵的人都走后,先是容忍了叶秋几个月。

    不是他们好心,是怕那统领觉得新鲜,回头再找上门来要人。

    谁知人家一去不回头,他们眼见叶秋肚子渐大,怕有朝一日事情败露,便想把叶秋沉塘。将此事消弥得干干净净再说。

    再然后的事,叶秋就都知道了。

    只是想想这样狗血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她还是有些疑问,“那你,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既然男人当时也是神智不清,谁知会不会认错人?

    可李雍再瞟她一眼,却道。“当日。你虽扎了我一下,可我也咬了你一口。”

    要不他一个男人,就这么跟女人睡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被人把自己打晕跑掉了,他丢不丢人的?

    啊?叶秋茫然张大嘴巴,她被咬哪儿了?

    “你左后肩。有个牙印。在潞州那回,我看到了。”

    男人这么一说。叶秋终于脸红红的想起来了。

    那次是她被秦奕抓走,给沈轻尘下了迷药。她以为自己跟男人第一次成其好事,没想到男人还用来检查印记了。

    咳咳,叶村长清咳两声。努力把脸上的热意压下去,“那你,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来找我?”

    她还想努力做出盛气凌人的样子。无奈这事情怎么听自己都有些理亏,实在理不直。气也壮不起来。

    李雍又瞟她一眼,“我不是说了吗?有很多人想置我于死地,当日先皇还在,他知道我来了此地,派了暗卫想来杀了我。秦彦家的事,其实是他故意泄露给我的,就是想逼得我出手。我那时一面要躲开追杀,一面又要赶回京城,便有时间,又哪里敢来找你?等我赶回京城,看到秦彦一家,还是堂堂的王爷王妃,都死得那样凄惨,我就更不敢来找你了……”

    他垂着头,没有继续说下去,可叶秋却能够理解了。

    亲眼看着同样身为皇族的亲人被置于死地,本就在刀尖上打滚的李雍怎敢连累旁人?

    如果换作叶秋,她想,自己就算是良心再不安,也不敢去打扰别人安宁的。

    相比起来,虽说让一个女子失了名节是很惨。但比起让她失了性命,似乎又没那么要紧了。

    叶秋再看他那样垂头不语的样子一眼,心中最后那几分怒气也终于消散了,“你后来再出现,是来找我的吧?”

    这回男人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那时候,先皇故去,他也渐渐掌控住兵权了。第一个生起的念头就是回八角镇,找找当年的那个女孩。所以才特意找了个借口,让何渊跑到这里来买棉花。

    谁知先皇的暗卫贼心不死,仍在追杀他。只谁知道阴差阳错,却是让李雍误打误撞,遇见了小地瓜。

    在来到八角镇,听说了叶秋当年的事情后,李雍就怀疑地瓜是自己儿子。或者说,他很希望,地瓜就是他的儿子。

    虽然因为当年他是暗中行事,叶秋没有见过他,他却远远见过她几眼,对这个美丽聪慧又果决的女孩有着很好的印象。

    但是随后,在他短暂失忆又清醒过来之后,他却犹豫了。

    因为先皇的暗卫就象看不见的影子,天知道会什么时候冲出来给她们母子来上致命的一刀。李雍是人又不是神,怎么可能随时随地保护着她们?

    所以他不敢承认,更加不能承认。

    试想想,薛适得知叶秋是他将娶之人时,都苦心算计着把她绑架,如若让人知道地瓜是他的长子,那些人会怎么算计他?

    他那么一个小孩子,要如何自保?

    是以,要不是这回地震,弄得差点天人永隔,李雍都不会这么突然的说出来。

    他原打算着,是等到成亲那日,再悄悄告诉叶秋,让她心里先有个数,再缓缓告诉地瓜,总之自己一家人心里知道就行了,没必要说给全世界听。

    叶秋默了默,基本能明白他的苦心。

    细想想,自相识之后,除了对外宣扬,给地瓜一个名分,李雍真的已经做到了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一切。

    他所有的钱财都交给了孩子的母亲,他最重要的兵符放在了仙人村,他还几次充当地瓜的老师。

    只是叶秋心疼儿子,才让他学武不成,改成学文。

    其实话说回来,他这样不认儿子,对他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可他宁肯自己一人受苦。也不愿意让她们跟着担惊受怕。

    这其中必然有他对地瓜的愧疚,宁肯不当这个爹,也要保护好她们母子的一片真心。

    毕竟,在这个时代,长子,是不一样的。

    就象薛适,要不是把薛少卿押在颜修之那儿。估计颜修之怎么也不敢未经李雍同意。就放他过来帮忙。

    可是!

    叶秋忽地紧张起来,如今李雍已经承认了地瓜的身份。若是有心人来打听,难保此事不被泄露出去。那到时可怎么办?

    只是她的疑问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听到轰天一声巨响,然后便是坐在屋里,她也能听到轰隆隆的巨大水声。

    这是怎么了?湖漫了?

    叶秋脸色大变的起身就往屋外跑。李雍也迅速跟了出来,甚至不顾自己背上本应该被换的药。

    还没到堰塞湖那里。朱孝天就哭着往叶秋家的方向跑来,“村长,村长你快去看看吧!叔爷,叔爷被大水冲走了!”

    什么?叶秋的脚步略顿了顿之后。迅速加快了。

    可心神晃动到底让她脚下不稳的摔了个踉跄,要不是李雍及时从后面赶上来拉住了她,这一跤摔下去。可不会轻。

    受了惊吓的叶秋反倒镇定下来,告诉自己不能乱。才深吸了口气,拽着男人一起跑。有他带着,到底稳当些。

    等他们赶到湖边,就见一条白练如银河般,波涛汹涌的往已经贯通的水渠灌去!

    而朱德全呆呆的跪在那里,双目赤红,几乎跟庙里的泥胎菩萨一般。他的嘴张着,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湖边聚集着许多的村民还有士兵,都似是被染上了一层悲色,默默无语。

    “到底怎么了,说话!”

    叶秋的语气是少有的凌厉,小伍捂着脸蹲在地上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然后老狄,用力的抹了一把脸,走上前来,“我来说吧!”

    他吸了吸鼻子,才说出话来,“因为有了村长你给的火药,我们今儿刚刚把水渠下面挖通了。本商量着要怎么来炸这渠口最艰难的一段,可谁知那边。”

    他伸手一指瀑布,叶秋才惊觉那边最大的一股水流,象是被人用力撕开一般,竟是陡然壮大了一倍不止!

    “然后大伙儿就都明白,那边的山头已经被冲软了,这炸渠口之事便不能再等了。”

    老狄想努力完整的说下去,可到底眼泪也涌了上来。

    反倒是红着眼睛的连爷爷走上前来,把话接了下去,“大伙儿都不必这么着。老村长他能这么做,心里高兴着呢。秋儿,你也别难过,总是要个人下去点那火药的。这种事,交给我们老头子最好不过了。就算今儿不去,我们还有几年好活?大伙儿真别难过了。”

    叶秋身形猛地一晃,“你是说,长富叔,就这么跳下去了?”

    一句话,把连爷爷也问得老泪纵横起来。

    可不就是这样?

    眼看大水哗啦啦的往上涨,很快就要决堤,朱长富二话没说拿着个火折子就跳了下去,只大吼了一声“散开!”就点着了事先埋好的火药。

    这个渠口一直没动,是因为他们之前都商量过好久了。无论从旁边怎么点,都不能保证中间的火药能完全炸开,如果中间的火药炸不开,会很快被汹涌的水流打湿弄熄,那么没有约束的水流将从水渠两边冲下去,他们辛辛苦苦挖好的水渠还有什么用?

    可如果想要爆破出最合适的效果,非得有人下去不可。但若是这样下去了,谁还能有命在?所以他们商量了许久,都商量不出个好办法来。

    直到形势紧急,朱长富就这么毅然决然的跳下去了。甚至,他都没来及跟任何人交待一句话。

    又或者,他是想跟儿子嘱咐几句话的。要不然,在他点火的一瞬间,不会格外看了朱德全一眼。

    朱德全清楚的记得,也永远不会忘记他爹那短短的,仿佛包含了一生的眼神。

    可他到底什么都没说,就这么点着了火。

    然后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人就给冲了下去。

    这样大的水流,连尸骨都找不到了吧?

    “爹呀!”

    终于,朱德全嘶吼着,叫出他一直想说的话。没有更多,就是一声爹,已经满含着无数的千言万语。

    听到这声爹的人,都哭了。

    捂着脸扭过头,没人忍心再来看这一幕。

    可大家却赫然看见,对面的崖壁,随着朱德全那声迟来的爹,轰然崩塌了一半。河水象万马奔腾般,前仆后继的涌进来!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不是朱长富及时跳下去,果断的炸开一道口子,这会子整个堰塞湖就要漫了。到时别说山底下,仙人村整个山头可能都得被大水削平!

    那时候,就算他们愿意不要命的往下跳,也来不及了。

    众人心有余悸的面面相觑,刚刚朱长富那一跃,其实是救了他们所有人。

    ※

    某猪:经亲妈鉴定,香茅精油似乎有点驱蚊的能力。她买了一瓶单方的,滴了几滴在装了水的小瓶子里稀释,然后抹腿上,一晚上只被叮了2个包。这种精油的味道似乎也还可以接受,很象防蚊贴。

    某马:经鉴定,亲妈是后妈。活该被咬!

    某猪:喂,文还没完结,不许这么说亲妈,要不给你发盒饭。

    某马:她本来就是后妈!凭什么是村长把营长打晕了?这不科学!

    某猪:得瑟,我们村长就是这么v587!(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