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0章 回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快去找人哪!”也不知叶秋哪来的力气,竟是猛地一把将朱德全提了起来,赤红着双眼瞪着他吼,“哭有用吗?谁说你爹死了?你要当孝子,也得先有人让你披麻带孝才行吧?滚,给我滚下山去找人!”

    “村……”连爷爷想劝几句,可李雍也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留一半的人手在山上巩固堤防,剩下的人下山去找!”

    都没有努力过,怎么就能说没有希望?

    就算朱长富死了,可也要把他的尸体找回来吧?光是坐在这里哭,顶个屁用?

    所有的人,再次自发的行动了起来。

    薛适站在原地,看着人们很快收起了伤感,收起了眼泪,重新忙碌起来。一时之间,竟是万千感慨,堵在心间。

    他自小出身不凡,长大也是一帆风顺,虽然自诩于一直了解民生疾苦,但从未真正的走到这些普通人当中,看他们是怎样的生活。

    就算这回来了仙人村,他也是指导的多,实际做的事情少。在他看来,这些没有开智的愚民,根本不需要跟他们说什么,他只需把自己想的,那些正确的事情吩咐下去,让他们照做好了。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乡亲们在劳动中表现出的小智慧,却是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开了眼。

    而刚刚朱长富为了救大伙儿,奋不顾身的跳下去炸开了水渠,这才头一回真正把薛适的心触动到了。

    可说句不怕人骂的话,就算被触动到了,但在薛适看来,朱长富这样年纪的老人。本就跟连爷爷说的一样,活不了几年,何不在死前替大家做件善事?

    直到此刻,看着叶秋把大家的精神唤了回来。看着这些百姓擦干眼泪,就开始有条不紊的各行其职,他深深的被触动了。

    让他开始正视这些平素在他这样的贵族眼里,如同蝼蚁一样的人。看着他们。也不再是为了那些什么军国大计。也不是为了收拢人心,他只是本能的感受到了这些普通百姓身上那些不一样的东西。

    朴素,踏实。本分……或许还有其他许多,薛适一时也说不上来,但他能感受到一股力量。

    那股他从前只在书本上读到,自以为了解。却从未真正触碰过的力量——

    民力。

    薛适脑子有点乱,心也似被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压着。迫使他就在那里站着,看着,思索着。

    有人好心过来问他要不要休息,他也只是摇摇头。然后继续站在那里。

    直到有个村民忍无可忍走过来,“嘿!你若没事,能不能换个地方站着?堵在这里多碍事啊。咱们大伙都还忙着呢。”

    生平第一次被平民嫌弃的薛大人,似是人生又被打开了一道新大门。越发思索得起劲了。

    可仙人村上上下下没人有工夫理他,尤其是村长。在把山上的事情交给李雍之后,她亲自带着小地瓜,和朱德全一起下山了。

    她得顺着水渠,找人去!

    朱长富不仅是朱德全的亲爹,也几乎是她半个爹了。老人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是不能把他找回来,叶秋觉得,她这辈子都没脸再见朱方氏了。

    可朱方氏远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坚强,更加通情达理。

    在叶秋下山,告知她老伴的噩耗后,朱方氏只红了红眼眶,甚至还努力的望着叶秋笑了笑,说,“老头子走得不冤。这是为了整个镇子上的人走的,可不比躺在家里炕上走的强?”

    可她那颤抖的嘴唇,还有哽咽的声线是怎么也控制不住的,鲁小凤当即抱着外祖母就哭了。

    而一镇子的人,在听说此事之后,也都哭了。

    只要是家里还能抽得出人手的,全都加入到找寻大军里来了。沿着叶公渠,一寸寸的捞。

    叶秋身子不便,便带儿子去到龙王庙,让地瓜给叶清的牌位磕了几个头。她在一旁双手合十,默默祝祷,若是老爹在天有灵,就让他们把朱长富找回来吧。哪怕是尸首,也得让这个善良的老人入土为安啊!

    半个月后,当大家翻遍了八角镇山下的沟沟渠渠,却始终没有找到人影,连叶秋也快绝望了。

    朱方氏已经差人去通知了女儿女婿,又去看好了棺材,打算回仙人村后给老伴立个衣冠冢。

    而朱德全不肯放弃。

    他心中的内疚日日夜夜折磨着他,让他没一刻安宁。如果早知如此,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跟他爹置气置到连一声爹也不肯叫。

    就算这个爹曾经做过错事,对不起他,可是朱长富已经在努力的改了。

    想想自己从小到大,犯过多少错,为什么爹能原谅他,他却不能原谅他爹一回呢?

    再看看大伯那房,就算当年朱德贵逃过了兵役,可又落着什么好?不也一样的战死沙场了吗?反倒是他,在无数次的刀光剑影中幸运的活了下来。

    若是反过来说,这难道不是老天看他受了委屈,所以给他的回报?

    可要是这样说起来,朱德全越发觉得自己不是个人,对不起他爹了。

    所以这些天,他似是自我惩罚一般,每天天不亮就出去寻人,不忙到深更半夜绝对不会回来。饭也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整个人望着就迅速的消瘦下去,看着人心里更加添了一层堵。

    朱方氏劝了他几回,都没多大用处,只得求到叶秋这儿来了。

    “你快给想想办法吧。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办法。回头别他爹没找着,还把他的身子给糟蹋坏了。”

    叶秋也是犯难,想了想,等到这天晚上朱德全又弄到深更半夜回来的时候,让鲁小凤去给他端了碗宵夜。

    朱德全自然会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都说了不用等我。”

    鲁小凤先是笑,说她年轻,熬夜也没事。

    可等到朱德全吃一口那面条,吃出味道不对了,“这是,你姥姥做的吧?”

    鲁小凤故意闪烁其词,只等朱德全再三追问才道。“舅舅你每天晚上多晚回来。姥姥就要等多久。早上你要什么时候出门,她就提前起来预备早饭了。还怕你知道,不许人说。”

    这些话。虽是叶秋教的,但也大半是实情了。

    朱德全沉默良久,等到次日,他终于正点出门了一回。晚上也至多找到一更天,就赶回来了。

    朱方氏松了口气。可朱长富迟迟没有消息,也让老人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这日本想跟叶秋说,不必再找了。地震后需要建房修路的事情不知多少,哪好意思让这么多人都为了她家老伴一人之事耽误下来?

    可到了前厅。却听说村长有客。

    朱方氏就想着回头再来,但不经意间从敞开的窗户里瞅了一眼,却只觉得那个客人似乎有些眼熟。

    这谁呀?

    厅中的叶秋看着来人。也愣了半天,才忽地想起。“你,你是……陶七?”

    当年陶家杂货铺的大掌柜,在叶秋卖棉花时还刁难过她,最后全家被陶家赶出八角镇,但叶秋却给人家留了一线生机的陶七笑吟吟的作了个揖,“难得叶姑娘你还记得我,哦,现在应该说是叶村长了。”

    数年不见,就算是曾经有过龌龊的人,瞧着也有了几分岁月香火情。

    看他有礼,叶秋也客气的回了一句,“都是乡亲们抬举。只你看着过着也挺不错,怎么,这是打算回来了?”

    陶七确实混得还不错,虽说衣裳比不上当年在陶家当大掌柜时风光,但眉眼中的自信却是多了几分。也少了那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整个人看起来就顺眼多了。

    听叶秋这么问,他笑着摇了摇头,“我已在我岳母处重又安了家,这回地动,我们那边虽也受了些涉及,但比这边强多了。是以我才有余力回来,帮帮那些受灾的乡亲。”

    哦,叶秋听得点头,危难关头肯出手,都是值得表扬和肯定的。

    “你这样很好。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张口。我这里别的没有,银子还可以出一些。”

    叶村长确实不差钱,差的是人手。

    可陶七却听得连连摆手,“叶村长你在这里做的事,我都听乡亲们说了。如今大伙儿有你给指的财路,纵是一时有些难处,自己克服克服也就是了。哪好意思还往你这里伸手?”

    他又是一笑,这才说出重点,“我这回来,其实是来报信的。”

    什么信?

    “你们村的老村长是不是给大水冲走了?”

    什么?

    叶秋的眼珠子一下子瞪了起来,“你拣到了?”

    就算只有一具尸首,现在对他们来说,也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朱方氏在窗外听着,已经按捺不住的冲了进来,“陶七啊,你要是能把我家老汉找着,让我们收了他的尸首。这一辈子,我们全家都感激你!”

    她说着,眼泪都下来了,作势要给陶七磕头。

    陶七赶紧把她拦着,“嗳嗳嗳,婶子万万不可如此,真是折煞我了!”

    他赶紧把最重要的话说了出来,“前些天,我岳父从河边捞了个老汉出来,只是人晕了过去,一直没醒。直到昨儿我娘过去瞧见,说恍惚好象你们仙人村的老村长。然后赶紧打发人来给我报信,我这就赶着来了。”

    “什么?”朱方氏一下子跳了起来,声音猛地拔高了八度不止,紧紧抓着陶七的手,眼泪也不流了,声音也不哽咽了,眼睛瞪得老大,“你说我们家老汉,他,他还活着?”

    陶七一笑,“如果真是朱老村长,就确实活着。”

    朱方氏二话不说,扯着他就往外走,“快快快,你快带我去看看!”

    叶秋也是高兴坏了,不过她到底多了几分理智,一迭声的吩咐道,“快让人套车,再让人赶紧去找虎子哥回来!”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鲁小凤牵着地瓜,从门外跑了出来,同样激动得两眼放光。

    小地瓜甚至高兴得直拍手,傻乎乎在那儿嚷,“阿爷没死,阿爷长命百岁!”

    叶秋笑了,是真的开心。

    连日来压在心头的阴霾一下子散开。重又阳光灿烂起来。就连地震带来的种种烦难。种种困苦似乎也消失不见了。

    只要人还在,比什么都好。

    当朱德全随后闻讯赶到陶七家时,朱长富已经醒了。

    说来真是运气。他当日点着火药之后,就被那巨大的声浪,直接震晕了过去。不过这样一来,却也让他避免了被水呛到。只顺流直下,给大水冲下山来。

    叶秋她们原想着。水流既是通渠的,便一直沿着水渠找,却不料朱长富却从一条岔开的小河道冲到了几十里外的河里,刚好给芦苇杆子挂到。这才幸运的被陶七他岳父捞了回来。

    只是朱长富之前一直昏迷,他们也不知是哪家的老汉。只能尽做人的本份,请了大夫来救治。要不是陶七他娘上门偶然认出来。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把人送回来。

    不过不管怎样,人能救回来就是最好的事了。朱方氏和叶秋脸上。都有欢喜的哭过的泪痕,不过明显已经收拾好了情绪,正说说笑笑着和陶七他娘,还有岳母一起挽着手,说要去给朱长富做莜面窝窝。

    这不仅是朱德全最爱吃的面食,也是他爹最爱吃的。只是当父母的,永远不会在孩子面前表露自己爱吃什么,也只有遭逢这样的大难又不死,才难得的提一回要求。

    朱德全看着他爹还憔悴着却慈爱的笑容,扑通就跪下了。

    “爹,从前是我混帐,是我不好。爹——”他哭得说不出话来,就跟个小孩儿似的。

    忽地头上一暖,是老爹的大手落在了他的头上。感受着这久违的暖意,朱德全哭得更加难以自抑了。

    这半个月,可以说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十五天。就算是当年在离国当暗探,有一回在冰天雪地的羊圈里潜伏了整整三个月,也没有这十五天来得熬人。

    子欲养而亲不在。他总算知道这是怎样的痛苦了。

    而没有了爹娘,就算他心中再有怨气,这世上又有谁会真正在乎,由着他任性发脾气?

    幸好,他还有机会。老天把他爹又还给了他,朱德全还能在爹娘面前做个小孩。

    痛哭了半晌,他才伏在他爹怀里,哽咽着说,“爹,往后,我一定好好孝敬你们。等您老身子养好了,就跟娘搬到山下来住……等我娶了妻,要多生几个孩儿,给你们养着……您老手最巧,到时你还得给你孙子孙女儿编蚱蜢,做弹弓……他们要是淘气,您也得打他们屁股……”

    “好,好。”朱长富宽容的应着,不住抚着儿子的头。

    叶秋在厨房帮了会儿忙,就被赶出来了。此刻站在门口,眼含热泪的看着这对父子重修旧好的场面,不住的吸鼻子。

    可有个不识相的小家伙忽地从她身后冒出头来,“阿爷不是被震聋了么?舅舅在说什么,他都听不到的吧?”

    囧。

    孩子什么的,果然都是破坏气氛的小能力!

    朱德全浑身一震,忽地转过头来,“你说什么?爹听不见了?”

    叶秋苦笑。

    朱长富能从爆破中全身而退,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了。但他的耳朵却给彻底震聋了,大夫说,这样的损伤几乎不可能恢复。不过好在朱长富都这么大年纪了,听不听得到也实在影响不太大。

    可朱德全一听,又哭开了。虽说没影响,那不也是生活不便么?

    反倒是朱方氏,端着热气腾腾的莜面窝窝进来,见儿子哭个不停,有些不耐烦了,“行啦行啦,你老子还没死呢。别跟个娘们似的,哭个没完没了。我说老头子,往后咱们跟你说话,你注意点口型啊,回头让裙子教教你。别仗着听不见,就不把我的话搁在心上。都一把年纪了,往后就老实在家呆着吧!这么危险的事,只许你干这一回,二回可再不能这样了。”

    被老伴这么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