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林景颜靠着墙壁开始干呕。

    恶心的感觉慢慢升腾起来,眼前的林深已经完全从她记忆里蜕变成一个恶魔。

    因为最糟糕的是,真的有几秒钟,她无法否认林深的话。

    这场感情来的太过突如其来,林景颜不得不承认,她是被林然的深情所打动,逐渐沉迷,但在林然捅破窗户纸之前,尽管他那么优秀,她也从未对他有过非分之想。和林然在一起之后,她被那些甜蜜与和谐麻痹了神经,以为这样下去就可以幸福,不,或许原本真的可以幸福,只要没遇上这重重的劫难……

    几个月的感情到底能有多深厚,经得起一场一场的磨砺?

    如果不是她和林然都是不肯轻易言弃的人,只怕早就已经缴械投降。

    谁都不肯认输,不肯先放手,哪怕已经精疲力尽,也还要死死抓住,维持着幸福的表象,内里却已经千疮百孔。

    林然累得睡到在方向盘上,而她则无趣到到处找事情做。

    诚然,她喜欢画画,但那又何尝不是因为,只有在绘画中,她可以暂时遗忘所有的不愉快。

    两个人各自忙碌着,只肯表现出好的一面,从不曾展现出自己疲惫无力的地方。

    那一面,便像流血的伤口,永远腐坏着,不曾结痂,不曾愈合。

    买好机票准备去面试的时候,她真的松了一口气,但不敢告诉林然,林然恐怕也知道,只是不肯说出口,维持着微妙的平衡,直到现在……

    迫切的希望婚姻能改善这个局面,能给疲惫的人加上一把安心锁。

    但等他们结婚了以后,一切就都真的会好起来吗?

    她无法给出肯定的答复。

    ***

    接通电话后,她沉默了一会,林然的声音断断续续从那边传来。

    “景颜,我这边信号不太好……有什么事么?”

    “……我累了。”

    突兀地三个字回响在听筒里,意味决绝。

    一瞬沉默,林然笑了笑,像是没听懂她的话:“那就好好睡一会吧,等我回……”

    “我大概等不了你了。”林景颜浅浅吸了口气,把话说明白:“我是说,林然……我们分开吧。”

    这次他没法继续装傻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我父亲又来找你了吗?”

    不愧是林深的儿子,和他父亲一样敏锐。

    林景颜又有些泛恶心,她努力将之压制下去,最后说了声:“再见。”

    抽出sim卡放在桌上,她抬手写了一串数字,拉着箱子,转身出门。

    终于,轮到她做了一回逃兵。

    和当年她所唾弃的季铭一样,做了相同的事情,她当然可以找借口说也是为了林然好,他并不是真的喜欢抛头露面,和林深和好他还可以继续做他的大少爷,去继续学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用不着这么辛苦,但事实上……她并不觉得自己是为林然好,她只是自私而已。

    抗争的代价太过沉重,到了,她付不起的地步。

    ***

    林然疯了一样赶回来时,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

    她并没有带走多少东西,却像从林然的心脏里整块挖走了什么,鲜血淋漓。

    电话打不通,留言没人回。

    手机突然响了,林然慌忙地接通。

    “林先生您好,林小姐的电话我们打不通,所以只有打扰您了。请问你们定做的婚纱什么时候来取呢?”

    他哑着嗓子回答:“……麻烦告诉我一下地址,我会去取的。”

    挂线,他终于看到了林景颜丢在桌子上的sim卡,也看到了那串数字。

    捡起sim卡,林然盯着那串数字看了一会,忽然明白那是什么。

    并不是什么临别的留言暗码,而是……去年他们存在银行保险柜里那份合同的密码,钥匙在他手里,随时可以取出来。

    一年为期,而今已至。

    无他,唯别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