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nbsp;林景颜的一幅画被作为拍卖品寄售,她本人也受到了邀约,这自然是商周操作的结果,她也乐得配合。

    从柜子里翻出许久不穿的礼服裙子,对着镜子试穿,曾经这条黑色的鱼尾裙她必须要配浓妆也显得不违和,现在穿却恰恰好,不用刻意,气质也会沉稳。

    她到的有些迟,递完请柬进场后,一眼就看见站在中间的林然。

    四年过去,他比之前还要显眼,人群中,一眼就能发现。

    他换了一套西装,端着酒杯,随意的和人交谈,清俊干净的脸上挂着从容不迫的清浅笑容,时不时微微一笑,周围的人也会跟着会心一笑……林景颜记得林然一直不太喜欢应酬,大学时她拽他出去,他总是躲在角落里甚少交谈……但,倘若真的要做,他也能做得很好。

    成长……

    那个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少年似乎正在一分一毫的从他身上褪去痕迹。

    林景颜找了个角落隐没行迹,好在林然似乎也并没有发现她。

    她的画在中间,仅仅作为两个贵重商品之间的调剂过度,毕竟她也并不是成名已久的知名画家,影响力有限,画的起步价也有限。

    画的名字叫做《向阳》,明媚鲜艳,阳光与盛开的花卉。

    拍卖师简单介绍之后,就有人开始往上加价,画的价格在拍卖品中并不算高昂,还是有不少人愿意一试,只是往上加的价格都不算高,林景颜大概预测了一下最终可能的成交价格,就听见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报出的价格,比她预计的足足高出三四倍。

    宴会上寂静了一会。

    有人又加额,这次他报出的价格直接高出十倍。

    一锤定音。

    绝对是高出商品价值本身不少的价格,拍卖师的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林景颜坐在座位上,又一次觉得难过。

    林然没有带女伴来,这四年来,也没有传过有女朋友或是未婚妻。

    他从席中走出去办手续,背脊挺的笔直,唇角稍稍勾着,却并不像在笑。

    林景颜想要离开,刚走到门口,就碰到要走回座位的林然。

    通道口,林然笑了笑,并不太意外:“我……买了你的画,你多少给我签个名吧。”

    林景颜动了动唇,道:“那画上有我的印鉴。”

    “但我还是更喜欢手写。”

    林景颜:“……有笔么?”

    用找工作人员借来的油性马克笔在画的背面龙飞凤舞签上自己的名字,林景颜抬头将画和笔递还给林然。

    林然接过,低头看了一会,说了句:“谢谢。”

    比上一次显得还要疏远。

    林景颜想问他为什么要花这样的高价买她的画,但这样的话注定不适合问出口。

    “你先生呢,他不接你回去?”

    “他……有事,我自己可以回去。”

    林然将画收好,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她婉拒。

    林然不为所动,语气温和的摆出理由:“这个时间这里不好叫车,你穿着礼服也不方便走,还是让我送你吧。”他站起来,“走吧。”

    晚宴的会场确实有些远,从她住的地方打车过来就要一个小时左右。

    林然走到车边,先从后备箱里拿了一个包裹好的东西塞给林景颜:“这个送给你了。”

    林景颜:“我……”

    他笑笑:“只是个礼物而已,上车再拆吧。”

    林然的车开得很快,也很稳。

    车窗外的光一幕一幕从他面无表情的侧脸闪过,像锋利雪亮的刀一片片削过。

    林景颜起初以为是她的画,拆开一看才发现,正是之前他们在展览馆里看到的那副《别离》,深色调辉映着夜色,看得人心口一片凄惶荒芜。

    她将画放在腿上,说:“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不是原画,只是……拓版而已,不贵。”

    林景颜还是拒绝。

    林然嘴角的那一弯弧度让人觉得格外心疼。

    车飞快行驶,通路边就是江面,晚风习习,带着几许潮湿的味道。

    “你知道……”林然说,依然是温和的声音,“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林景颜转头看他,不言。

    林然视线直视前方,笑,平静叙述:“我想把车开进江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