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43章 比京城更像京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有生以来,凤羿第一次生出骂人的冲动。然而终究是一国之君,做不出那样粗俗的举动,便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上,“你们好歹也是做长辈的,不想着呵护晚辈也就罢了,居然拿了这种东西来要挟朕,换取利益,你们难道就不会脸红吗?”

    “我们好歹是一个爹所生的亲兄弟,四哥这个做兄长的可曾呵护过我?”凤康反唇相讥,“拿了装有倒刺的软鞭抽在我身上的时候,怎不见四哥脸红?”

    凤羿被他堵得哑口无言,只觉心里升起一阵阵的无力感。把眼睛闭了又闭,压抑着怒气问道:“九弟和九弟妹到底想干什么?”

    “我现在说了,四哥也不会明白。四哥只要知道,我们没有反叛之心就可以了。”

    其实凤康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他只是单纯地相信叶知秋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他好,为孩子好,这就够了。

    凤羿很想怒吼一句,“你们这已经是反叛了!”

    话到嘴边又止住了,便是他指责凤康反叛,也没有人会相信。那可是连皇位都能毫不犹豫让出来的人,反叛图个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将满腔的怒火压下去,“五百万两太多了,五十年也太过了。这样吧,我出一百万两银子,许你们十年的自主航海权。

    我放你回清阳府,你让九弟妹交出萝卜军的兵符,还有喻儿的……卖身契!”

    最后三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凤康懒得跟他讨价还价,“这话四哥去跟知秋说吧。她若同意,我便没意见。她若不同意,我在宫里多住些日子也无妨,相信四哥总不会缺吃少穿地亏待了我。”

    “九弟。”凤羿重重地吐出这两个字,“九弟莫非连这点子事情都做不得主,非要由着她一个女人胡闹下去吗?”

    “我们家谁做主,那是我们事,就不劳四哥操心了。”凤康淡然地道。

    凤羿激将不成,只得改变策略,“又是丧事又是登基大典。国库里已经没有多少银子了。一下子拿出五百万两,朕实在为难。万一遇上天灾人祸,那百姓……”

    “四哥不必跟我哭穷,国库没有那么多银子。私库还没有吗?”凤康不客气地打断他。“再说赎回喻儿的卖身契。属于你的家事,没有动用国库的道理,四哥何必拿百姓说事?

    我刚才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我不懂做买卖的事,四哥想讨价还价去找我们家知秋好了。”

    说完也不等他回话,便转身向外走去。

    凤羿一把抓起案上的黄玉笔洗,狠了狠心,还是没舍得扔出去。

    很早之前,他就下了决心,若将来当了皇帝,一定要吸取凤帝的教训,早早立下太子。免得皇子们各个都觉得自己有希望,整日里忙着拉拢朝臣,培养势力,吃尽明争暗斗的苦头。

    喻儿既占了嫡又占了长,品性资质也是最好的,是再合适不过的太子人选。

    要继承皇位的人,身上绝不能有任何让人诟病的地方。

    喻儿的卖身契是一定要拿回来的,这也注定了他要损失一大笔银子。这笔洗虽然不好干什么,可也是个值钱物件,能省则省吧。

    因涉及到未来太子的隐私,不好再让叶思远跑这一趟。衡量一番,便派了如今在宫中做女官的莫愁,带上一个名叫黄统的文官,一道去跟叶知秋谈判。

    莫愁伶牙俐齿,黄统也是能言善辩,然而任他们说得口干舌燥,叶知秋就一句话,“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撕破脸,看一看到了最后,是谁会背上‘背信弃义’的骂名!”

    莫愁和黄统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油盐不进的人,无计可施,只得灰溜溜回宫复命。

    凤羿不死心,又先后派出两拨人。

    一拨极尽威吓之能,扬言她不交出兵符,就派兵将这两万人马一网打尽;一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体谅羽帝的难处,将银子的数目和航海权的年限都降一降。

    来回几次,一日便过去了,谈判暂停。

    转过天来,凤羿仍旧心有不甘,打发郑皇后亲自出城,与叶知秋会面。

    双方一碰头,郑皇后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

    叶知秋起初不为所动,听她哭了一个多时辰,终于不耐烦了,“航海权五十年不能变,银子我可以少要一点儿,四百五十万,不能再少了。”

    郑皇后也哭累了,再没有跟她周旋的力气,回宫跟凤羿复了命,又哑着嗓子劝道:“皇上,臣妾瞧出来了,雪亲王夫妻两个都难缠得紧,留在京城迟早是个祸害。

    您就当破财免灾,放了他们走吧。

    您刚登基,有多少国家大事等着您处理呢,何必为了那样两个人浪费时间和精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