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章 正文完-个志印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管怎么腹诽宫九,太平王世子在旁人面前伪装得体,从没表现出他的阴暗面,连他的家人都尽数欺瞒。陆小凤自进宫以后,就再也没遇见对方,更没机会摊牌了。

    转眼已到了八月十五中秋,丹桂飘香,月圆如镜。

    当今天子朱见深广邀皇亲国戚和大臣们吃月饼赏桂花,共饮加了仙丹的桂花美酒。这酒是朱见深特地准备的,加足了仙丹灵气,不但酒香醇美,又有固本培元的功效,普通人喝了能延年益寿,习武之人喝起来体会尤为明显,修真者更是如此,功力和修为都会增加。宫九只漫不经心喝了一口,就停不下来了。

    陆小凤也想要喝酒。他站在帝王身边频频吸气,嗅到的酒香早就把肚中的馋虫勾起来了。不过知道今天日子特殊,这个无酒不欢的酒鬼,居然恪尽职守待在朱见深身边,真的滴酒不沾。

    陆小凤垂涎的眼神早已将他出卖。朱见深总有一种对方会随时扑上来抢酒喝的感觉。他端起酒杯惬意小酌了一口,传音入密道:“你不必如此,难道不相信‘红领巾’的本事?”

    区区一个宫九,他还不放在眼中。陆小凤关心则乱,明知道他要对付宫九轻而易举,却半点都不敢放松警惕。也许正因为如此至真至诚待人,陆小凤才能朋友遍天下吧?

    歌舞升平,君臣同乐,朱见深与在场诸君频频劝酒。不但太平王和南平郡王喝高了,连宫九也放浪形骸,没了平日的守礼。觥筹交错间,他突然起身离开宴桌,举起酒杯往天子去了。

    南平郡王猛然一惊,酒吓醒了大半,视线在宫九与天子间来回转动。宫九心怀不轨,曾在他意图谋反时找上门合作。他和清清为了给先人复仇,才要对当今天子不利,对方却是觊觎皇位。

    解开误会后,南平郡王就歇了谋反的心思。他曾暗示当今天子宫九恐有不妥,不久朱见深下诏筹备中秋宴会,广邀皇亲国戚进京入宫。若说这两者之间没关系,南平郡王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这到底是一场鸿门宴,还是天子借宴请之名敲打对方?南平郡王猜不透当今天子的想法,天威难测,他已经越来越看不透对方在想什么,却知道宫九来者不善。

    宫九还未走到天子跟前,就被陆小凤拦住。

    “世子留步。”陆小凤礼貌道。他目光凝视对方,清澈的眼眸中倒影着宫九明亮异常的双眼和泛着酡红的脸颊。

    陆小凤说:“世子你醉了。”这话有劝诫,更有警告的意味。

    “世子再往前面走,就要惊扰到皇上了。”

    故意加重了“皇上”两字的读音,陆小凤对这个称呼的用语笃定而坚决。

    宫九的视线一直追随天子周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如今被人拦下来,他才注意到拦他的人是谁。他昂起脖子,嘴角轻勾出了不悦和轻蔑:“陆小凤,你是本公子举荐给皇上,看来你混得如鱼得水呀!”

    “多谢世子举荐。”陆小凤微笑道。明知道对方举荐方式带有挑唆他与天子关系的意图,这一刻他却真心实意感谢对方,若不是对方,他根本进不了宫,见不到朱鸿。

    陆小凤传音入密道:“陆小凤虽心怀感激,不过世子既然知道南王世子埋骨他乡,为什么要隐瞒在下,依旧让我进宫错把珍珠当鱼目,险些误会真龙天子?”

    宫九的表情起了变化,阴沉了下来,不见被揭穿后的狼狈,传音入密道:“光凭只字片语如何让人取信?看来连陆小凤你也被对方收买,甘心做他的走狗了!不过你既然知道这些,难道是见到了他?”

    不等说罢,宫九视线急切的在天子周身探察:“是他来找你,还是你找到了他?他现在在哪里!””

    陆小凤的脑子一瞬间卡壳,对方关心的重点错了吧?不过这也间接证明,宫九的确曾收到过那张短笺,却隐瞒不告诉他的事实。

    从对方的话中不难推测,就像他连蒙带猜出自己至交好友的各种身份,对方也通过蜘丝马迹猜到或者推敲出,宫中供奉和红领巾是一个人,毕竟天底下武功那么强大的人屈指可数。不过宫九却根本想不到,他要找的人,就是当今天子朱见深。

    陆小凤紧抿嘴唇,传音入密道:“他就在宫中,你伤不了皇上,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世子不要一错再错,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

    听到“受伤”两字,宫九阴毒眼神中透出热切,陆小凤暗叫不好,对方撇开他,望向天子的目光灼灼生辉,生猛的好似看猎物。“你说得对。有他在,他不会让我对天子不利,不过这不是正好?”宫九舔了舔嘴唇微笑。

    这番话让陆小凤意识到,对方将利弊都算好了,这不是一时冲动的谋反,而是有计划的预谋。只是陆小凤看不到获胜的希望,不是宫九弱小,而是他要推翻的人太强大。他很疑惑宫九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看不透?难道这就是当局者迷?亦或是宫九本身就是个疯子?

    陆小凤心中顿时提高了警惕,他知道那些人在最后会爆发出怎样的疯狂!好在宫九没打算在中秋宴上动手,将酒杯向前一推,朗声对天子致礼道:“臣弟敬陛下一杯酒,祝我大明江山社稷永葆基业,万里山河红似锦。祝皇上龙体安康!”

    明知道这话在暗示什么,又在试探着什么。朱见深稳坐上位,微笑道:“世子吉言,这杯酒当喝。为了大明江山,朕与你将此酒一口干掉。来人满上!”

    红领巾,可不就是红似锦?

    朱见深踏上修真之路,会如宫九祝福的一般龙体安康,甚至比所有人都要长生。

    宫人为两位杯中斟满酒,朱见深举杯邀对方同醉,他饮尽杯中酒,将酒杯倒转示意,杯中已无酒。宫九同样仰头饮酒,只觉得杯中酒源源不绝入喉,竟像没有个尽头。

    意识到对方肯定使了什么玄妙手段,宫九不惊反喜,若没神通依仗,当今天子如何与他斗?宫九心脏怦怦跳动,无可抑制升起嗜血的欲.望,大口大口灌着酒。

    这酒对他的修为大补,宫九敞开肚皮,不担心对方当众对他下毒。喝到小腹微涨,杯中酒水枯竭了,他才作罢,其实才过去区区几息时间。

    宫九的功力大涨,同样笑看对方,将空酒杯倒转,只是这笑容渗人的慌。

    天子用这样的宝贝随意招待人,在宫九眼中是极度强势的示威。他感到自己真气增长,笑容中不由增添了一丝挑衅。这酒切切实实让他得了好处,对方太过自信,就不怕养虎为患吗?

    朱见深完全没受影响,似是没见到宫九眼中的热切和嗜血,落落大方道:“此酒有益修为,朕听闻世子随江湖隐士习得真传,今日可多饮一些。这酒酿造不宜,也只有宫中少量留存。”

    “谢陛下好意!”宫九放肆打量对方,大胆道,“臣弟随人习得一身武艺傍身,也听闻皇上与江湖隐士世家有亲,身边有大内供奉高手护驾,臣弟见猎心喜,还请皇上为我引荐高人,一较高下。”

    这话火药味十足,可惜在场恐怕只有极少人听出,旁人都当作是酒后无状的玩闹。

    朱见深敛目,微笑道:“今日紫禁之巅有江湖两大高手对决,世子不妨去见识一番,暂避光辉成全一番佳话。”

    宫九坚持道:“不知道皇上身边的大内供奉,现在何在?”

    这话太过放肆,太平王出声圆场道:“犬子不胜酒力,让陛下见笑了!竖子还不回来?”

    宫九纹丝未动,让身为其父的太平王很没有面子,南平郡王却被结结实实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他是在场为数不多的知情.人。

    深怕宫九当众干出弑君的举动,南平郡王摇摇晃晃举起酒杯,故作醉状掩饰道:“这酒真好,我见世侄刚才没忍住喝了不少,哈哈哈——不过老夫呀,还得敬你们全家!多年不见,老伙计,来来,我们一起干了!”

    清清县主上前搀扶住南平郡王,娇嗔道:“干爹,您慢点喝。您今天也喝了不少了!”她接触对方的双手冰冷一片,手心溢出冷汗。人不能做坏事,否则就算改过自新,也要担心知情.人哪天会突然捅出去。

    他们曾经犯下的可是杀头大罪!清清县主怕东窗事发牵连到他们,唯有帮腔圆场,心中实则恨透了对方。

    长辈亲友们殷殷呼唤,宫九若再不识趣就不像话了,陆小凤嘴角含笑,做了个请的手势送宫九离开,劝说道:“世子,王爷还在等你。”

    宫九没急着回应,却去看身处上位的当今天子。

    朱见深从容挥袖道:“世子不必顾及朕,你们自行饮酒赏月,多热闹热闹,朕见了也高兴。”

    宫九听了这孤家寡人寂寥之语,嘴角几不可闻一勾,转头大步流星回席了。

    这个中秋宴的小插曲,明白的人自然知道其中波涛汹涌,不明白的依旧不明白,只是将来回忆起来,对照太平王世子的下场,才恍然发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众人喝了个尽兴,主悦宾欢,等到宴席散去,夜幕深沉,便是众多江湖人关注的紫禁之巅决战了。

    天子生活规律,散席后就回寝宫歇息,并未因为两大绝世高手的决斗破例。

    出于安全考虑,他的臣子们也不希望天子去现场,亲眼看这场绝世之战中,两大高手是怎么踩在太和殿的琉璃瓦上,刀剑无眼剑光肆意的。

    身为这座宫殿的主人,旁人替他想想都觉得心疼,好在五十万两一张的门票早就弥补了损失。而且完全可以让这场决战的存活者卖身偿还修理费。约战紫禁之巅,不是想约就能约,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汪厂公就曾在场地租用费上,与皇上进行探讨,得出了惊人的结论。

    天子去休息,陆小凤却不能放松,汪厂公信不过对方,自然亲力亲为,监视所有人的动静,包括陆小凤和他的朋友们,宫九更是重中之重。

    中秋宴后,太平王世子并没出宫,而是带着一身酒气,去了太和殿观战。

    汪厂公暗中留意对方许久,不见有异动,难道对方还没开始行动?太和殿周围布下了上千名弓箭手,只等着他一声号令就可以将妄动者射成刺猬,就算对方侥幸不死,对上养精蓄锐,将精力调整到最佳状态的他,也将有一番恶战。

    奇怪,真是奇怪!汪厂公察觉到宫九身上有什么不妥,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他无声无息接近对方,等到了对方面前,突然脸色大变。

    是酒气!宫九身上的酒气,虽有桂花酒的香味,却不是御赐美酒。糟糕,此人是替身!

    想明白这点,汪厂公丢下对方,直奔乾清宫而去——

    天子寝室中,朱见深早已睡下。不过今日有人不想要他安生。宫九用替身在外面吸引注意,自己悄然潜入天子寝室,拨开龙床前的碧纱帐,透过月光仔细打量龙榻上年轻的天子。

    当今天子正值青年,是个很英挺的年轻人,目若朗星,气宇不凡,虽说长相和南王世子别无二致,却有着对方所不及的尊贵之气。宫九从第一眼看到对方,就知道自己的情报似乎出错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南王世子演技精湛,在皇位上坐的时间长了,养出这身气度也不是不可能。

    宫九并不关心皇位上坐的人谁,他关心的自己要在这皇位上坐一坐,就必须将皇位上的人赶下台,戮之,方可以绝后患。

    这是他师父的教导,现在吴明死了,宫九将这当作人生目标继续做下去,因为对于一个可以轻易得到一切,什么挑战都难不倒的人,人生实在太无趣了,无趣到只有感到痛楚时,他才能体会到自己是活着的。

    宫九天生体质特殊,恢复能力极快,这次顿悟后,更发现一般人已经伤不了他。这段日子,宫九脑海中时常浮现那人的身影。找到那个人,对天子下手。正好契合他一直以来的计划。

    以前他总是自豪结识绝世高人吴明,现在却疯狂嫉妒当今天子身边有更好的,那日闯宫惊鸿一面,他发觉自己更加想要杀掉天子,取而代之。

    宫九伸手去摇醒天子,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