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章 正文完-个志印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子,只是他还没碰到对方,当今天子就睁开双眼,清澈明亮的眸子倒影着他的人影。

    “太平王世子,为何在朕的寝宫里?”朱见深没有高呼刺客,而是用看透一切的了然目光,凝视对方道。

    宫九缩回手,像是指尖被对方身上的气场烫了一下。他退到了碧纱帐外,明明武功已经超凡入圣,却不知道为何在对方清澈的目光注视下,产生了畏惧之心。

    宫九定了定神道:“皇上与南王世子的长相,真是别无二致。臣弟很疑惑,如果他在这里,宫人们认得出来吗?”

    朱见深淡笑道:“南王世子也有此想法,所以自作自受,被他的属下丢在了乱葬岗——害人终害己。太平王世子要引以为鉴,才能活得长久,不然纵使有通天的本领,要是老天不高兴,一个天降异景……就什么也没有了。”

    “你……你——”宫九脸色瞬间煞白,那日海岛在他面前沉没的场景,到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难道那不是他神功大成遭受的天谴警告,而是对方……

    朱见深微笑起身,步步逼近道:“世子,朕已经给过你很多机会了。你为何要深夜闯入朕的寝宫?你到底想要对朕做什么?”

    皇宫守卫森严,特别是今日的乾清宫,可不是能够随便溜达进来的。殿外没了动静,想必是对方动手了。他寝室的四面暗门里,还有四位高手护驾,不过朱见深嫌他们出来只能当炮灰,就让他们“睡”了一会儿。

    宫九受不了朱见深的逼问,突然拔剑向对方刺了过去,电光石火之时,几道人影突然冲入乾清宫。

    “住手!”一袭红衣斥道。无数牛毛细针直向宫九扎去。宫九一个转身,闪至朱见深身后,伸手一推,竟然要以天子之躯为自己挡针,将其推入针海中。

    眼看真龙天子要被捅成马蜂窝,危急时刻一道剑光闪过,将群针卷入剑气中搅得粉碎。西门吹雪出手了。

    宫九伸手推了个空,明明自己已在朱见深背后,却发现瞬间眼前只剩下铺面而来的剑气,天子不知所踪。

    他心中骇然,见到剑光下意识一闪。等躲过这一剑,他才想起自己完全有能力硬接下这招。

    “西门吹雪!”宫九恶狠狠道,他目光从来人身上一一扫过。本该在紫禁之巅决战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东厂汪直,新晋贴身侍卫陆小凤,还有在侍卫备选名单上本该观战的楚留香和花无缺,连魏子云都到场了。只有苏少英带着其他大内高手,还留在太和殿维持秩序未出现。

    “太平王世子!行刺皇上是杀头的大罪!”汪厂公冷冰冰道,凤眼溢满杀气。

    陆小凤吁了口气,刚才见到宫九刺杀皇上的那一幕,他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现在喉咙还在发涩。他瞪着对方道:“世子为何执迷不悟?”

    其他人迅速将宫九围了起来。

    “你们误我大事!”宫九气恼道。那人还没被逼得现身出手,管闲事的人倒出来不少。他左右四顾,见当今天子站在离他不远处,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只觉得烦躁,更想要杀之后快!

    即使差点命悬一线,当今天子依旧从容淡漠,好似一切都在掌控中。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出闹剧,而他宫九是演出这一场闹剧的丑角,正在卖力表演。

    朱见深来到汪厂宫身边,看着宫九失望道:“世子,朕有何做得不对的地方?让你竟要杀朕?”

    宫九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一下,他瞄了眼拈着绣花针的汪厂公,眼中生出热切奇异的神采。哪怕见多识广的提督东厂,也被这热切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不过宫九只短短瞥过他手中的绣花针,就再次手中宝剑一抖,飞速将当今天子袭去。

    这次不用旁人出手,风驰电掣间,一道响亮的破空声震伤了所有人的耳膜。谁也没看清是怎么出手的,宫九已经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搐。

    他的衣衫尽碎,点点血迹洒满地面。整个人萎靡蜷缩在地。即便是这样,他倔强抬起的脸居然在笑。他直勾勾的盯着天子,眉开眼笑,唇边喜悦的笑容,竟不像是在看前一刻欲杀之后快的人,而是最亲的人。

    “是你!”宫九大笑起来,笑容牵动了伤口,疼得他颤抖不已,却依然笑容畅快无比。

    “是我。”朱见深道。他自然垂下的手指,握着一根鞭子。黄金色的鞭身铺了一层均匀的鳞片,有异光流动,鞭子底端更是镶嵌有棱有角的金锥子,使得整根鞭子有龙蛇之势,不似凡物,一看就知道抽人很疼。

    这是朱见深为对方炼制的法宝,对修真者来说,普通鞭子抽在身上,已经不会有痛彻心扉的感觉了。

    宫九倒在地上,痴迷地看着当今圣上手中的鞭子,眼神立马变的柔软。他目光从鞭子,渐渐转到了天子身上。牵动了伤口却兴.奋地哆嗦道:“抽我!”

    朱见深抬手轻轻一甩,鞭子划破空气势头强劲,众人竟隐隐听到了龙吟,

    宫九再次惨叫,血肉飞溅倒了回去,他颤抖道:“是你!果真是你!难怪我找不到你,原来我找的大内供奉就是你,朱见深!”

    事到如今,宫九终于认出鞭打他,让他念念不忘的人,正是对方。本以为那人与天子有关,他胁迫天子性命,那人必定会现身,没想到他要找的人,正是当今天子。

    “不错。”朱见深一口承认道,“朱供奉是我易容行走江湖的身份之一。”

    在他身旁不远处,楚留香听了这话身子一震,连叶孤城也投来瞩目的视线,只是这目光比想要刺杀皇上的宫九还要杀气腾腾。

    “抽我,快抽我!”宫九催促道。自从武功大进,有多久没体验到这种感觉了?他激.动的已经顾不上其他。

    朱见深再次挥鞭,不过和前两次不同。黄金鞭身没有落在宫九的身上,而是像一条有意识的灵蛇,灵巧缠绕住宫九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甩到了墙上。

    宫九被鞭子一卷,撞击到墙面上,就在巨大的冲击下晕了过去,倒在墙角不动了。

    “太平王世子已伏法。你们各自回去吧。”朱见深环顾四周淡淡道,“朕会将他拘禁在京城,让他用下半生,为今天的冒失赎罪。”

    叶孤城冷冷道,“打败我,毁我剑的人是你?”

    “是我!”朱见深承认道。

    “天子之剑……”叶孤城迟疑道,“果然厉害。”

    朱见深早已忘记自己在对方面前的自夸,叶孤城却记得清清楚楚。天子手中无剑,却能平天下,安万民,运筹于帷幄之中。只是天子本身,不光有天子之剑,更是只凭两根手指就夹断他利器的人。

    叶孤城动容道:“可你还记得,你曾说过,会为我寻一把更好的剑?”

    “记得。”朱见深微笑。他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把剑,此剑的剑柄和剑鞘都覆着一层血红,就如同红领巾的颜色,还没出鞘已感到血染的风采和锋芒。

    “好剑!”叶孤城的眼神变了,此剑还未出鞘就能感到巨大的煞气。

    朱见深虽要赠剑,却不忘告诫道:“此剑名焚寂,非心智坚定者不可控,用来与西门吹雪比武,胜之不武,所以我本不想现在给你。”

    叶孤城双手接剑,气场瞬变道:“若用此剑与你比武呢?”

    “大胆!”汪厂公训斥道,“叶孤城,想要对皇上动手,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朱见深安抚道:“无妨,朕的确曾说过,若想与朕再战,可到紫禁城找朕。不过要添点彩头,不然岂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要与朕比试了?”

    叶孤城冷冷道:“叶某但请一战!”

    朱见深笑道:“不问我彩头是什么?”

    叶孤城沉声道:“无非是我的命。对天子动剑,赢了也是杀头重罪,输了同样没命。我既然来了,这条命就是你的!”

    “这对你不是一桩好买卖,你可要想清楚。”朱见深摇摇头道,“我不会要你的命,不如赢了我让你走,输了就跟陆小凤一样,留下来给我当侍卫,怎么样?”

    叶孤城道:“悉听尊便!”

    西门吹雪出声道:“如此合算的买卖,也算我一份。”

    朱见深挑眉道:“你也要与我比试?”

    西门吹雪道:“我七岁学剑,七年有成,至今未遇敌手。叶孤城与我决战,却将你视为他的对手。那么你也是我的对手。”

    “也算我一份!”楚留香温柔一笑道,“为了省五十万两,我已经在预选名单上,怎么样都会进宫。”

    陆小凤摸了摸修剪漂亮的胡须,犹豫道:“那么……也算我一份吧,反正我都已经进宫当上侍卫了。”

    花满楼笑容温和,他并没有掺和进来,不过从犯同罪,他不帮忙又不阻止,就算不出声,也已经表明了看热闹的态度。

    “好,很有趣!”朱见深见他们如此,非但不生气,反而笑道,“原来赶来救驾是其次,兴师问罪才是主要目的!在场诸位都与朕关系匪浅,你们嘴上不说,却怪朕没有对你们表明身份。”

    魏子云扭过头去,作为一个朝廷官员,他本该站在皇上这边。却为什么觉得皇上做的事实在太可恶,套麻袋打上一回都不为过?他扭头的方向,正好看到汪厂公,为什么他觉得对方虽然极力保护皇上,看皇上的眼神却充满了挣扎?

    “那么也算我一份吧。”汪厂公挣扎了一会儿开口道,凤眼闪过坚毅的光,“我很想知道,皇上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朱见深敛目微笑道,“不过你们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一起上吧!打完朕还可以再睡个回笼觉。”

    一瞬间朱见深身上涌现的压迫力,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的强大。这让人窒息的气势,引动了西门吹雪与叶孤城的战意,也让其他人意识到如果不一起出手,他们真的会败!

    空气中充满了肃杀之意,叶孤城手中御赐的剑已经出鞘,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叶孤城使出了最强一招,手中的剑化作飞虹。

    剑神西门吹雪也动了。他已达到“无剑”的境界,人剑合一。只要他出手,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

    汪厂公所练葵花宝典,也是天下最厉害的武功之一,曾经他以为天子武功不错,却没想到对方瞒得严实,已经背着他做了那么多惊天大事,却半点口风都不露。

    与此此同时,陆小凤和楚留香也动了。

    一招,也只有一招。就像当初朱见深一招打败叶孤城,这次同样是一招,他将所有人对他使出的惊鸿招式,都化作虚无。

    “你们败了。”朱见深淡淡道,“明天去找魏子云报道。”

    魏子云:“……”

    朱见深见众人陷入沉思,对他武功高到这程度百思不得其解。好心为他们解惑道:“非战之罪。你们修武,我却修真。对江湖人来说,先天已是终结。对我来说先天只是开始,终要破碎虚空,成就永生。”

    “破碎虚空……”众人呢喃。

    朱见深道:“道家有云:动以化精、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还虚合道、位证真仙……”

    轰!天地灵气鼓荡.一道雷霆降下。

    朱见深表情肃穆,这场景和他当年突破何其相似,他口中念道:“以武入道,结内丹,修元婴……”

    轰!又一道巨雷响起。

    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资质最高,武力在雷电间瞬间攀升,剑气直冲云霄。居然双双顿悟,突破武功屏障。

    “再战一次可否?”

    【-正文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